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9章 不是来和你抢人的

    乐正生醒来,俞桑婉就守在床旁。

    “婉婉。”

    “你醒了。”俞桑婉忙扶着他,在他身后放了个枕头。“要喝水吗?”

    “婉婉。”乐正生摇摇头,喘气还不是太顺,“赫连肆安全了吗?”

    他一醒来,问的竟然是这个问题……俞桑婉心头一沉,更是羞愧。

    “嗯。”俞桑婉点点头,“欧秘书长赶来了,他……回观潮了,安全了。”

    “婉婉。”乐正生拉住她,急道,“快联系赫连肆……”

    “阿生?”俞桑婉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不要着急……”

    “急啊!”乐正生摇摇头,“婉婉,你忘了,我们找他的目的!”

    俞桑婉微怔,记得……她当然记得!

    作为赫连肆的妻子,她心心念念着他……那是天经地义!但是,乐正生呢?他这样一心为着她,是要她羞愧而死吗?

    “咳咳!”乐正生虚弱的很,说了两句话,就开始咳嗽,气喘的不太顺,“婉婉,我需要见到赫连肆,亲自跟他说!要拯救这场金融海啸,我的办法或许可以一试!”

    俞桑婉眼皮垂了垂,太多的话说不出口——这样的乐正生,她是真正配不上啊!

    “好。”俞桑婉哽咽着答应,起身去打电话。

    她拨通了赫连肆的号码,本以为不会那么顺利,但是,这一次却是很快就接通了。

    “喂?”

    俞桑婉心头一跳,听到的却是宮雪妍的声音。

    “喂?”宮雪妍连呼了几声,顿了顿,“是俞桑婉吗?”

    “……”俞桑婉一惊,才开口,“为什么是你接电话?”

    宮雪妍笑了,“为什么不是我?他伤了,一直在养着……你又不在——离他最近的就是我!俞桑婉,你一直标榜,你有多爱他……可是事实呢?我知道,你此刻正在另一个男人身边!”

    “我……”

    俞桑婉语滞,她想要解释,事实明明不是这样,可是……这种事情她为什么要对宮雪妍解释?

    见她沉默,宮雪妍更是猖狂,“俞桑婉,你不要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怎么全世界的好男人,你都想要霸占呢?你既然放不下乐正家那个少爷,就放了他吧!你不需要他,可是,我和素素都很需要他!”

    “宮雪妍!”

    俞桑婉不想听她说这些话,急道,“你把电话给赫连肆,我不是来和你斗嘴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他说!”

    “嘁。”宮雪妍哂笑,“你以为,我会这么傻吗?我是不会再给你机会接近他的!你开挂的人生,由我来终结!”

    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喂、喂!”俞桑婉连声喊,“宮雪妍、宮雪妍!”

    她仰天长叹,怎么办啊?事情如此紧急,宮雪妍却还在这里跟她争风吃醋!sriq

    不行,她必须见到赫连肆!乐正生透支健康……好容易想出来的对策,绝对不能就这样浪费了!

    俞桑婉回了病房,“阿生……”

    乐正生见到她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好。于是掀开被子,“我下来,跟你一起去观潮。”

    “不行!”

    这一次,俞桑婉态度很坚定!她摁住乐正生摇摇头,“你不能离开这张床,不能离开医院!”

    “婉婉……事情分轻重缓急……”乐正生还是坚持。

    “我不管!”俞桑婉就是不肯,“我只知道,你必须听我的!”

    “可是……我必须和赫连肆面谈!”

    “你等着!”俞桑婉做了决定,“我去观潮,我一定把他带到你面前来!你有任何想要告诉他的,我一定让他自己过来听!阿生,你听我一次,我不想要你出事,我不要你出事!”

    不仅仅是因为良心,而是……像乐正这样磊落如清风霁月般的男子,不该如此短命!

    乐正生被她眸底的光芒所震慑住,“好,我在这里等你们。”

    “嗯!”

    ……

    俞桑婉到达观潮,却在进入内院时,被拦住了。

    “俞桑婉?”

    宮雪妍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好笑的看着她,“你来干什么?电话没联系上,亲自上门来了?”

    “宮雪妍!”俞桑婉着急,蹙眉瞪眼,“我不是来跟你争风吃醋的!我有要紧事要见赫连肆!”

    “嘁。”宮雪妍哂笑,“别跟我说这种话,正经事?你觉得什么是正经事?”

    她指了指楼上,“素素在楼上,陪着她爸爸呢!”

    “……”俞桑婉一怔,这是个她一直刻意回避的问题,此刻听来,却是残酷的很。

    是啊!她五年前就知道,谨轩不止清明一个孩子……

    “宮雪妍。”俞桑婉艰难的开口,“我真的不是来和你抢人的……他有他的选择,这个不是我们能左右的……我找他,真的是公事。”

    “……好。”

    宮雪妍点点头,“那我去告诉他一声,你等着……”

    她才一转身,俞桑婉眼珠子一转,她根本信不过宮雪妍!不行,她必须亲眼见到赫连肆!

    于是,乘着宮雪妍转身之际,冲上了楼。

    “啊!”宮雪妍被她撞了一下,倒在扶手上,气急败坏,“俞桑婉,你干什么?急疯了吧?”

    可是,俞桑婉不理会她,人已经冲了上去。

    卧室里,素素正睡在赫连肆怀里。

    赫连肆浅眠,警觉杏一向很高。

    突然间,素素哭了起来,眼睛还闭着,“呜呜呜……走开!走开!不要打我!我肚子饿啊!啊啊……呜呜……”

    赫连肆睁眼,看着身边的小孩子。

    她做了什么梦?哭成这样……

    赫连肆想起来,宮雪妍说过,素素从小被拐卖,是跟着人贩子长大的……听她这梦话,从小一定没少吃苦。心念一动……这是他的孩子啊!不管曾经他多么荒唐,孩子都是无辜的。

    “素素。”

    赫连肆抬起手,将素素抱了起来,放在肩头。

    “呜呜……”素素睡魇住了,哭得不能自已。

    “不要打我!疼、疼!”

    赫连肆没有哄过孩子,只能站了起来,抱着素素在屋子里来回徘徊,宽大的手掌轻拍着她的背。

    俞桑婉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