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6章 没时间了

    大雨一直下,现场已经被封锁,俞桑婉站在雨地里,一步也不肯离开。

    她这会儿,压根没法顾及其他。

    乐正生站在她身后,替她撑着伞。雨水太大,很大一部分都落在了他身上。但是,他浑然未觉,只是担心着她……

    欧冠声终于过来了,俞桑婉慌忙跑上去,“欧秘书长,怎么样?找到了吗?”

    “没有。”欧冠声疲惫的摇摇头,“不过也算是好消息……至少,证明人没有于大火里。现在的问题,就是要寻找下落……”

    他浓眉紧蹙,“但是,总统和陈柯的电话,都联络不上。”

    听着这些话,俞桑婉的心在一点点往下沉。

    “还不能大肆张扬……”欧冠声皱眉摇头,“现在封锁消息还来不及。”

    俞桑婉急了,“就是在这一块不见的……他们不会走很远,我们都能帮着找的——”

    “……”欧冠声愣住,看了看她身后的乐正生,张了张嘴。

    乐正生拧眉,朝他摇摇头,欧冠声最终什么话都没说。

    俞桑婉急道,“事不宜迟,欧秘书长快划分一下区域吧!”

    “……好。”

    ……

    直到出发,俞桑婉才看到跟在自己身后的乐正生,神情一愣,“阿生,你不要一起。”

    乐正生摇头,浅笑,“不要阻止我,跟着你,我才放心……我虽然病着,但是比你还要管用些。再说,如果第一时间见到赫连肆,我还有事情要和他商量。”

    俞桑婉微怔,想起他们赶来的目的,为难的点点头,“那你多穿点衣服,不要只顾着我。”

    “好。”

    真正寻找起来,路并不好走。

    大雨中,空气里都是一股烧焦的味道。

    路很难走,乐正生牵着俞桑婉的手,“事情一连串发生,总觉得有人在对付赫连肆。”

    “嗯?”俞桑婉抬眸,“是这样吗?为什么啊?”

    乐正生抿唇,“你不觉得,事发的太突然了吗?好像一条连锁反应……原本好好的事情,一下子就全部崩了——”

    俞桑婉拧眉,“那……会是谁要对付他呢?他一直勤政、公众形象也很好。”

    “呃……”乐正生突然停住了,皱着眉不说话。

    “阿生?”俞桑婉察觉到他不对劲,“你怎么了?”

    乐正生缓了缓,摇摇头,“没事……刚才有一点晕。”

    即使他这么说,俞桑婉还是不放心,抬起手来摸向他的额头——乐正生偏了下脑袋,没有躲过。

    “啊!”俞桑婉惊愕,这才发现他的额头是滚烫的一片,“阿生!”

    果然,他还是病了!连日来,他这么操劳,又赶路、加上大雨。

    见她这样,乐正生握住她的手,“没事……一点低烧而已。”

    俞桑婉心里难受,嗓子眼堵得慌,感觉自己太自私了……这种左右为难的境地,一直伴随着她。

    她想了想,还是不能这么为难乐正,“阿生,我们还是找个医院……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你必须退烧,不然情况会很糟糕。”

    “可是……”乐正生拧眉,“时间很紧迫,不知道期间会发生什么意外。”

    “别可是了……”俞桑婉挽起他的胳膊,“如果找到阿肆,你却倒下了……我永远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乐正生体力不支,也实在是支撑不住了,被俞桑婉拖着上了公路。

    “阿生……走!”俞桑婉搀扶着乐正生,能感觉到他的重量慢慢往自己身上靠。

    内心越发焦急,得快点让乐正退烧啊!

    ……

    大雨瓢泼,俞桑婉扶着乐正生进了当地一家医院。

    “医生……”俞桑婉艰难的扶着乐正生在诊室坐下,“病人在发烧!”

    于此同时,抢救室里,陈柯正背着赫连肆冲进去。

    “医生!救命啊!”

    俞桑婉一回头,看到了被搬到抢救床上的赫连肆。

    “阿肆!”俞桑婉一凛,疾步冲了过去,“阿肆!”

    她看看陈柯,“这是怎么回事?”

    “这……”陈柯满头大汗,身上汗水、雨水、血水交缠在一起,他艰难的吞了吞口水,“总统伤的很重……我,尽力了……可是,还是没有护好。”

    “他到底怎么了?”俞桑婉眼眶有些红,冲医生喊道,“你们都别站着啊!快救人啊!”

    嘈佑的急症室,一时间闹闹哄哄……

    输液室里,乐正生在输液,俞桑婉守在抢救室门口,两头都很担心。

    她在门外,给欧冠声打了电话,“欧秘书长,我现在给你发定位……你们快赶过来……”

    由于地方偏僻,定位并不能很精准,俞桑婉只希望欧冠声能尽快赶过来。sriq

    赫连肆被转进了病房,麻醉药没有过……他还没有醒过来。

    俞桑婉看看陈柯,他伤的也不轻,“陈柯,你的伤也要处理,阿肆现在没事……我看着,你快去!”

    “好。”陈柯往病床上看了一眼,不太放心的离开了,“我很快回来!”

    病房里安静下来,乐正生躺在沙发上输液,俞桑婉坐在床头陪着赫连肆。

    没过两分钟,房间座机突然响了。俞桑婉心头一跳,慌忙接起,“喂……”

    “俞记者!”是陈柯打来的,声音很焦急,“快!带着赫连肆快走!”

    “怎么了?”俞桑婉不明所以,“出了什么事啊?”

    “不要问了!让你带着他快走,听我的!”

    “喂、喂……”

    俞桑婉还想问什么,那一头陈柯已经挂断了。

    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但她心头突突直跳,看向床上的人……她要怎么带他走啊?赫连肆没有醒,她难道要背着他?

    “婉婉,我来。”

    乐正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手上的针已经拔了,样子还是很虚弱……脸色像一张白纸。

    “阿生。”俞桑婉一看到他,眼眶就湿了。

    乐正生笑笑,“快扶他起来!没有时间了……我来背他。”

    “……”俞桑婉哽咽,但也知道这个时候别无选择,只能掀开被子,扶着昏迷的赫连肆趴到了乐正生背上。

    乐正生深呼吸,将赫连肆背了起来,“婉婉,去开门,走后门走!”

    “噢,好。”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