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4章 如此深情

    “咳咳。”

    书房里,传来乐正生的咳嗽声。

    俞桑婉焦急又担忧,却是无计可施。“阿生,你休息一下吧?”

    “不行。”乐正生头没抬,“婉婉,你去边上坐着,正是关键的时候……我现在停不下来,停下来就会前功尽弃!”

    “……”

    俞桑婉沉默,只能走开、不打扰他,但是却是坐立不安。手心一直紧紧攥着,汗水从未干过……

    夜深了,俞桑婉上前去劝乐正生,“阿生,休息吧!不管情况怎么紧要,你的身体不能……”

    “婉婉!”

    乐正生猛地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喜悦,“我找到突破口了!”

    “是吗?”俞桑婉一喜,忘了要说的话,“真的吗?太好了!”

    “嗯!”乐正生点着头,“不过现在,我需要见赫连肆!”

    “嗯?”俞桑婉讶然,“可是,他……”

    乐正生蹙眉,“他是去找师父了吧?那不要耽搁,我们追过去!”

    “好!”

    俞桑婉几乎是下意识的答应了,但是答应之后又有顾虑,“阿生,你的身体……能吃得消吗?要不我去吧!你交待给我就好。”

    “婉婉。”乐正生握住她的手,“有些事,你不懂,我跟你没法说清楚……就算是赫连肆,也需要完全信任我!所以,还是我去!如果能见到师父,得到他的支持就最好了!”

    俞桑婉沉默着,不说话。

    “怎么了?”乐正生拧眉,“别站着发呆啊?正事要紧!快去备车,我们马上出发。”

    俞桑婉艰涩的点头,“好。”

    ……

    坐在车上,天都还没亮。

    乐正生累坏了,靠着就睡着了。俞桑婉拿过毛毯替他盖好。

    ‘咚’,乐正生脑袋一歪,靠在了她肩上。

    俞桑婉半个身子僵住,不敢再动。

    “婉婉。”乐正生喊了她的名字。

    “嗯。”俞桑婉以为他要什么,“阿生?”

    可是,肩膀上的人传来平稳的呼吸声,是真的睡着了……俞桑婉捂住嘴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乐正生睡着了?他做了什么梦?梦里面,都在喊她的名字吗?

    如此深情,何以辜负!

    ——

    路上,车子出了点问题。

    赫连肆站在路边,等着他们收拾。

    “总统,喝水。”陈柯走过来,递给他一瓶水。

    “嗯。”赫连肆接过,头一次正视他这位代言人。“听说,你是孤儿?”

    陈柯心头一凛,“算是吧!”

    “算是?”赫连肆不解,“什么意思?”

    陈柯勾唇,笑意虚浮,“我原本是有家人的……但是,不明白为什么,我被他们抛弃了!”

    赫连肆蹙眉,“难道你和你的家人,关系不好?”

    “并不是,恰恰相反。”陈柯想起往事,也不能理解,“我是家里的小儿子,父母、兄长,对我都很好……”

    “那……”赫连肆不明白,“何来抛弃一说?”

    “不知道。”陈柯拧眉,眸光藏着伤痛,“我最敬爱的大哥,我敬重他比父亲更甚……可是,他早就忘了我了!”

    “……”

    赫连肆闻言,沉默了很长时间。久到,陈柯以为他不会再说话了。

    “我想。”赫连肆却又开口了,“也许你有误会。”

    “什么误会?”陈柯明显带着赌气的口吻,“总统先生,您对我们家的事情不了解,我的本家……也是个豪门望族!他们如果还记得我,我不会流浪到今天!”

    “嗯。”

    赫连肆沉吟,“听你的意思,我能感觉到,你对你的大哥还是有感情的……”

    “……”陈柯握拳,半晌没有说话,他想反驳,可是却没有。

    赫连肆接着说,“我的确不了解你的家事……但是,你的大哥既然有能耐让你如此敬重,你这样聪明的人……会是被他的虚情假意所蒙骗吗?”

    陈柯眸光一敛,似乎想到了什么。

    “呵。”赫连肆浅笑,“你既然知道家在哪儿,为什么不回家?或许,你的大哥……等着你回家,等了很多年。”

    “……”陈柯惊愕,呆呆的问到,“会吗?”

    “这个,你不应该问我。”赫连肆摇摇头,“我只是这么一说,你自己的事情,当然要自己判断。”

    欧冠声在前方招手,“总统,好了……可以上车了。”

    赫连肆微一颔首,“走吧!”

    陈柯手上拿着水,盯着赫连肆的背影……心绪复杂难平!

    “总统,请上车。”欧冠声将车门打开。

    “等等。”陈柯突然拦住欧冠声。

    “干嘛?”欧冠声不解。

    陈柯蹙眉,“我坐这辆,欧秘书长坐后面吧!”

    “……”欧冠声不明白,“为什么?”

    陈柯解释道,“我虽然是记者,可是身手比欧秘书长要好……跟着总统更好。”

    欧冠声一滞,“那好吧!麻烦陈记者了。”

    “谢谢。”

    车门关上,车子摇摇晃晃开始行驶。

    赫连肆支着额头,淡淡说了句,“傅先生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离开?而且,去的地方也不是什么休闲的好场所……总是感觉怪怪的。”

    闻言,陈柯喉结滚了滚……口中一阵干燥!

    他不安的移动着双手,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将会发生什么!

    真的要这么做吗?

    他现在很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和赫连肆说那些话?如果不说,现在是不是就不会犹豫?

    ——或许,你的大哥……等着你回家,等了很多年。

    这句话,一直在陈柯脑子里翻滚!

    “嗯。”赫连肆支着额头,眼皮越来越沉。

    “总统、总统?”陈柯抬手拍了拍赫连肆的肩膀,他睡着了——刚才,他给他的水里,是放了东西的!

    怎么办?前面就要到了……那些人就要动手了!

    这样的赫连肆,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能力!这是他的兄长啊……从小最敬重的人!如果因为一时的错误,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他这辈子还能好好活着吗?

    过去的十几年,他已经像个废人了!

    大哥……

    陈柯内心陷入挣扎,就要到地方了……他究竟该怎么选择?sriq

    蓦地,陈柯双手攥紧,搭在了赫连肆肩膀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