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3章 何必当初

    没见到俞桑婉,赫连肆直接去了傅家。

    原本,他也是要去拜访傅宪林的。

    出了这么大的事,傅宪林作为首席专家却告病……既是如此,赫连肆唯有登门拜访。

    ……

    楼上书房,俞桑婉正在给乐正生洗漱。

    昨夜一整夜,乐正生都待在书房里,当然是为了节省时间。

    “阿生,泡脚。”俞桑婉打了水来,蹲在乐正生面前,足浴盆里是放了药的。

    另外把早餐递到他手上,“先吃着。”

    乐正生轻声应了,“嗯。”

    想想又问,“婉婉,你这样是因为我在帮赫连肆吗?”

    “?”俞桑婉蓦地的抬头,“你说什么呢?我之前不是这么照顾你的吗?你这样说,我不高兴了。”

    “不要。”乐正生扯扯嘴角,“我就是随口问问,开玩笑的。”

    ……

    门外,管家早就被眼前这情况给怔住了,“总……总统先生。”

    “嗯。”赫连肆微一颔首,往楼上看了看,“傅先生可还好?”

    “这……这……”管家支吾着。

    赫连肆蹙眉,“你们大小姐呢?”

    “在、在楼上。”管家吞了吞口水,“我上去通报一下……”

    赫连肆拦住他,“不用,我自己上去,在哪间?”

    “应、应该在书房。”

    ……

    “来。”俞桑婉拿起毛巾,“好了,擦擦脚。”

    乐正生放下碗碟,“婉婉,我想上个洗手间。”

    “好,我扶你。”俞桑婉站了起来,因为没有休息好,加上原本就贫血,这一下起的太猛了,身子一摇晃,“嗯……”

    “婉婉!”

    乐正生急忙伸手揽在她腰间,俞桑婉扶额靠在他身上,脸色不太好看。

    乐正生蹙眉,责备到,“总是让我注意身体,你自己呢?就可以胡来吗?”

    “没事。”俞桑婉笑笑,“我就是起的太猛了,走,去洗手间……”

    两个人一转身,正好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赫连肆。

    俞桑婉心虚,猛地推开乐正生,“阿肆。”

    赫连肆面上无波,一丝表情都没有。

    而这边,乐正生眸光一暗……他始终明白的,他怎么可能比的过赫连肆?

    赫连肆淡淡扫了他们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过身离开。

    “阿肆!”俞桑婉一紧张,迈开步子要追出去。

    可是,想了想身后的乐正生,又回过头,“阿生?”

    “去吧!”乐正生勾唇,朝她挥挥手,“我没事,你去跟他解释清楚,我们刚才确实没有什么。”

    俞桑婉眉头紧锁,终究还是追出去了!

    “阿肆!”

    俞桑婉追出去,赫连肆已经到了院子里。听到她追过来,他蓦地的停下,转身面对她,“你要跟我说什么?”

    “我……”俞桑婉顿住。

    赫连肆闭了闭眼,显然是很焦躁。“你追出来,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我现在听你说!说啊!”

    千言万语,堵在喉头……俞桑婉却不知道要怎么说。难道要告诉他,乐正生是在帮他?她这么照顾他,也有这个原因?赫连肆这样骄傲的人,真的能接受吗?

    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会不会更激怒他?

    “我,是在照顾他。”俞桑婉斟酌半天,只说出这句话。

    “哈!”赫连肆哂笑,“照顾?需要那样抱在一起吗?”

    “……”俞桑婉垂眸,不想争辩。误会了吗?误会也好,就让他一直误会下去好了!

    这次乐正生舍命帮了他,无论成功不成功……俞桑婉都没有理由再辜负他了!

    她的心里,不是不苦的。俞桑婉喉头发硬,“对,不是误会……我们确实,抱在一起。”sriq

    “你……”

    赫连肆惊愕,瞬间扬起了手。

    俞桑婉认命的闭上眼,他要打她……打吧!她不会躲,她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变成了这样!明明不是她的错……可是,到了最后,所有的人都在为难她!

    “啊!”

    赫连肆低吼一声,收回了拳头。

    浓眉紧蹙,压抑着说道,“即使如此,我还是舍不得打你!俞桑婉,听着……我不再宠着你、不再让着你!不是全部,我不要!”

    说完,猝然转身。

    俞桑婉呆愣在原地,想起很多年前,赫连肆还是谨轩,他也是这样说……不是全部,他不要!

    “谨轩……”俞桑婉抬起手,捂住嘴巴。她害怕自己哭出声,或是叫住他!

    “谨轩,我是爱你的……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所以,对不起——”

    ……

    回到楼上书房,洗手间传来‘嘭’的一声!

    “阿生!”俞桑婉一惊,赶紧冲了进去。

    只见乐正生虚弱的倒在地上,抚着额头,另一只胳膊费力的支撑着地板。

    “阿生!”俞桑婉慌忙过去,蹲在他面前。

    乐正生朝她笑了笑,“对不起啊!又给你添麻烦……”

    “不要这么说。”俞桑婉很难过,要不是因为她,乐正现在也不用这么受罪。

    俞桑婉把乐正生扶了出去,“快坐下休息一会儿。”

    “他呢?”乐正生问到。

    俞桑婉蹙眉,“他来找我爸,我爸不在……应该是去找他了。”

    “嗯。”乐正生蹙眉,“不清楚师父是怎样想的,我们能做多少是多少吧!”

    “……好。”俞桑婉努力挤出个笑容,“一会儿护士过来,你的治疗还是要照旧。”

    乐正生点点头,“放心,我懂。”

    楼下,医生和护士来了。

    俞桑婉看着他们给乐正生输上液,乐正生一只手打着针,另一只手还在飞速敲着键盘……她心里不忍,别过脸去。

    口袋里手机在震动,是欧冠声发来的信息。

    ——俞记者,能告诉傅先生的下落吗?他对总统很重要。

    俞桑婉皱眉,虽然知道父亲不会帮忙,还是把地址给了他们。

    ……

    这边,欧冠声得到了消息,和陈柯说了,“现在就赶过去。”

    后面座椅上,赫连肆闭目靠着,眉宇间愁云散不去。

    欧冠声不由感叹,“这一向,真是烦心事太多!我看着都累。”

    陈柯勾唇,“但是,在这个位子上,不是就应该如此吗?”

    “哎……”欧冠声摇头,“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我看着,总统从来不快乐。”

    不快乐?陈柯挑眉……是吗?那何必当初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