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2章 透支他的健康

    俞桑婉被问住了,竟是心虚不已,“爸……”

    傅宪林皱眉,“赫连霜是怎么欺负你的?赫连肆又究竟是谁?他们真的当人都是傻子吗?”

    “爸!”

    俞桑婉拉住父亲,“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看着阿肆这样不管啊!现在乱成这样,阿肆需要你!”

    “桃桃。”傅宪林拍拍女儿的手,“不要这么心软……心慈手软并不能给你带来任何好处!他们现在连小馒头都抢走了,赫连家欺人太甚!”

    说着,松开女儿转身往卧室走。

    “爸!”

    俞桑婉急忙跟进去,试图说服父亲。

    但看着傅宪林直接进了衣帽间,地上摆着收拾好的行李箱。

    “爸?”俞桑婉傻眼,“你这是?”

    傅宪林蹙眉,“若是没有猜错,赫连肆马上会找上门来……我是不会出手的,我要离开一阵子。”

    “爸!”俞桑婉没法理解,“究竟是有什么事?这些年,你不是一直为赫连家做事做的好好的吗?”

    “哼。”傅宪林冷哼,“是啊,我如此安分,不是要他们这样欺负人的!”

    傅宪林态度坚决,根本听不进去任何劝告。

    “管家!”

    傅宪林出了房门,吩咐管家过来将行李搬到了楼下。

    “爸。”俞桑婉急的眼睛都红了,“你不要这样,就当是为了我,行吗?我不能看着阿肆出事……他,他是谨轩啊!”

    “桃桃!”傅宪林蹙眉摇头,“这个男人,你真的觉得比阿生可靠吗?他失去自我五年,放任你们母子不闻不问!到了现在,他还是深受困扰……即使我曾经对他有过青睐,那么,过了这五年,也全部没有了!”

    “……”俞桑婉惊愕,竟是无可反驳。

    “桃桃。”

    傅宪林拍拍女儿的肩膀,“好好照顾阿生,过了这阵子,爸爸会回来。”

    “爸!”俞桑婉着急却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父亲离开了。

    ……

    医院里,俞桑婉魂不守舍。

    乐正生多了解她,即使她什么都不说,也察觉到不对劲了。

    “这两天,出什么事了吗?”乐正生出声问她。

    俞桑婉竟然出神,以至于没有听见。

    “哎……”乐正生摇头叹息,“婉婉,赫连肆,还好吗?”

    “呃?”俞桑婉一听到赫连肆的名字,立即回过了神。

    乐正生眼底一暗,果然……赫连肆对她终究是不一样的。

    “我住在这里,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婉婉,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俞桑婉秀眉紧蹙,犹豫了半天,才终于开口,“阿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阿肆很不好,我爸爸又不肯帮忙。”

    “噢。”乐正生听她把事情说明,点了点头,“是这样……赫连肆的确是遇上大麻烦了。”

    但是他同样不明白,“为什么师父不愿意帮忙?他一向最疼爱你,为了你也不行?”

    “不……”俞桑婉痛苦的摇头,“我求过爸爸了,他不肯。”

    “这……”

    乐正生皱眉,思考了许久。

    他掀开了被子,要下床。

    “阿生?”俞桑婉忙扶住他,“你要什么?上洗手间吗?”

    “不是。”乐正生摇摇头,“你去帮我收拾东西,我跟你回家。”

    “啊?”俞桑婉诧异,“这个时候回家做什么?”

    乐正生虚弱的笑笑,因为疾病,他的脸色苍白如纸,近似透明。“就是这个时候,我们才要回家……你忘了,我是谁的学生?”

    “……”俞桑婉猛地一怔,呆呆的看着他。

    是……乐正生……傅宪林大师唯一的学生!

    乐正生笑了,拍拍她的手催她,“快去收拾东西,难道要我自己动手吗?”

    “阿生。”俞桑婉鼻子一酸,拼命忍住眼泪,“这不行的……你的身体……不行的。”

    “我的身体,我清楚。”乐正生笑了,“傻丫头,金融海啸已经来了。除了师父,大概也只有我有办法了……我这么做,不光是为了赫连肆,也是为了自己。”

    “嗯?”俞桑婉不明所以。

    乐正生抬起手,在她眼角轻轻滑过,“我不想看到你愁眉苦脸、不想看到你流眼泪,乖……快去收拾东西。”

    “可是……”俞桑婉还是摇头,她过不了良心这一关!

    这个时候,让乐正生操劳……那就是在透支他的健康啊!

    乐正生微微一笑,“你放心,我会为了你保重,我虽然是在帮赫连肆,但是我一点把你还给他的念头都没有……我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这样,你放心了吗?我要留着这条命,娶你!”sriq

    “……”俞桑婉头一低,眼泪掉下来。“嗯。”

    俞桑婉收拾了东西,又去医生那里详细询问了情况,记了很多注意事项,这才带着乐正生离开了医院,回到了傅家。

    傅宪林一走,一屋子都是女人,乐正生回来倒是添了不少人气。

    乐正生开玩笑,“幸好我回来了,不然只有你们三个女人,真是不让人踏实。”

    裴珮杏格爽朗,上前去勾住乐正生的脖颈,夸赞道,“乐正少爷,你好样的!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没有放弃!这一次,我站你!”

    “呵呵。”乐正生浅笑,“谢谢,婉婉已经答应嫁给我了。”

    时间紧迫,他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婉婉,我们去书房吧?”

    “好。”

    俞桑婉扶着他上了楼,因为乐正生身体不好,俞桑婉将椅子换成了沙发,好让他忙的时候舒服点。

    “阿生,可以吗?”

    乐正生已经开开了电脑,精神正集中着,“嗯,可以。”

    看着他聚精会神的样子,俞桑婉心里一片酸涩……欠乐正生的,这辈子还能还的清吗?

    因为这情况,观潮是不能去了,她必须在家里照顾乐正生。

    第二天一早,俞桑婉就向观潮请了假。

    清晨,天微明。

    赫连肆一夜没合眼,赶早去见俞桑婉。

    他站在新闻部,扫视了一圈,“俞记者呢?”

    “俞记者请假了,请的长假。”

    赫连肆挑眉,“不舒服?”

    “不,是事假。”

    赫连肆疑惑,事假……这个时候,婉婉能请什么事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