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0章 这个该死的称呼

    赫连霜进来时,赫连肆刚好去楼上收一份文件。

    文件内容……是他和小馒头的亲子鉴定结果。

    想要知道他是不是陆谨轩,这是最直接的方式。

    整个检查过程,是不具名的。赫连肆只看到报告上最后的一行字,99.9%符合……系亲生父子关系!

    和看到素素的鉴定报告不一样的是,赫连肆勾唇,心底蔓延开一丝喜悦。

    ——他的孩子,果然是他的孩子!这让他连日来阴霾的情绪里,终于拨开乌云见日了!

    “小馒头……”

    想到孩子一天没吃东西,赫连肆顿时一阵焦躁,收好文件,出了书房下楼。

    楼下,赫连霜正在哄着小馒头。

    “清明乖,不可以不吃东西啊!尝一口,很好吃的……”

    小馒头噘嘴,“不要!不尝!”

    赫连肆盯着小馒头,这个小家伙……五官真是像极了他,只是这杏格,肯定不是随他。他走过去,从赫连霜手中接过碗,淡淡说道,“我来。”

    “阿肆?”赫连霜惊愕,“你还会哄孩子?”

    赫连肆看了赫连霜一眼,“有些事,不会也要做。因为,必须。”

    “……”赫连霜一怔,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却是心虚起来。

    赫连肆此刻心头依旧是很多疑问,但是眼下最重要的是让他的孩子吃饭。

    “小馒头……你不吃?”赫连肆端着碗,要拿走的架势,“那我就让下人拿走了——这是你妈妈做的,手艺不错,让给管家叔叔吃了。”

    “嗯?”小馒头眼珠子一瞪,那种懵懂的样子,又和俞桑婉是一模一样。

    赫连肆看的心上软软的,却还是端着,“拿走了啊!你要是不吃,那就继续闹吧……但是,不会再有人哄你!”

    说着,站了起来,朝围在身边的管家和下人挥手,“都下去,不要妨碍小少爷哭闹。”

    小馒头一愣一愣的,他这么闹为的是见到妈妈……可是,怎么不管用了?

    “呜呜……”小馒头委屈的一瘪嘴,这一次是真的伤心了。

    赫连肆看在眼里,却不肯纵容他……男孩子,这样养可不行!

    小馒头从沙发上跳下来,上前去抱住赫连肆的腿,抬头眼巴巴的看着他,“你说,是我妈妈做的饭……我妈妈来看我了吗?”

    “嗯。”赫连肆点点头,“我看着你妈妈亲手做的,这一点管家叔叔也可以作证。”

    “是是是。”管家连连点头。

    小馒头噘嘴,“那我妈妈,为什么不留下来陪我吃?”

    “清明。”赫连肆弯下腰,摸摸小家伙的脑袋,“家里发生了很多事,你知道吗?”

    “……嗯。”小馒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你不愿意留在这里,想要去妈妈身边,对不对?”赫连肆又问。

    这一次,小馒头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嗯!”

    赫连肆叹息,语重心长,“但是,你这样哭闹,是达不到目的的……你是男子汉,有一天你会长大,难道一有达不到目的的时候,就用哭闹这一招吗?”

    小馒头愣住,神色懵懂。

    赫连肆低下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男子汉,要有男子汉的方式——比如,让自己变得强大!让所有人都只能听你的,哭闹……那是女人和脆弱者的专利!你要这样吗?”

    小馒头被说的一愣一愣的,他从小到大被宠惯了,哪里有人告诉他这样的道理?

    但是,他不要做弱者!

    小馒头鼓着腮帮子,“那我要怎么做?”

    赫连肆拍拍他的肩膀,“去吃饭,然后利用你现在拥有的一切,让自己变得强大!要知道,并不是谁都能成为观潮的小少爷。”

    “那我妈妈……”小馒头嘟嘴,还是有顾虑。

    赫连肆蹙眉,“你是男子汉,妈妈是女人……你这样不吃饭、一直哭闹,你妈妈要怎么放心?男人生来,是要保护女人的,而不是让女人担心!”

    听了这一番话,小馒头似乎懂了很多。

    他抬起小手,擦了擦眼泪,“嗯!我知道了,谢谢叔叔,我现在就吃饭。”

    “很好。”

    赫连肆欣慰的扬唇,看着管家将他带去了餐厅。

    只是,叔叔?这个该死的称呼!

    一旁,赫连霜讪讪的笑笑,“阿肆,你没养过孩子,倒是对孩子有一套。”

    “……”赫连肆睨了她一眼,那眼神太过复杂,藏着太多的深意。

    赫连霜心虚,“阿肆,怎么了?”

    赫连肆想,赫连霜应该是知道的吧?她是母亲啊!怎么会连自己的儿子都弄错?但是,她这样冷静的面对着他……究竟是怎样的心境,才能够做到?

    在事情尚未清楚前,他不想打草惊蛇,引起任何骚动。

    赫连肆摇摇头,“没什么。”

    ……

    俞桑婉回到家里,时间已经不早了。

    楼上书房里,却还亮着灯光。俞桑婉蹙眉,父亲还没有休息……他也渐渐上了年纪,一直这样操劳身体能吃得消吗?

    担心父亲,俞桑婉想去看看。

    走到门口,就看到父亲出来了,和他一起的,还有一段时间没见的秦少驹。

    再次见到他,俞桑婉还是皱了眉,“秦先生。”

    秦少驹哂笑,“看来傅小姐很不喜欢我,那我就先告辞了。傅先生,告辞。”

    “哎,慢走。”

    傅宪林把人送到楼下,俞桑婉终于没忍住,“爸,你和这个秦少驹,为什么一直有来往?”

    “怎么了?”傅宪林不明白,“秦家是圣都大家,我们有来往很正常啊。”

    “可是……”俞桑婉秀眉微蹙,“这个秦少驹,总感觉是心术不正的人。”

    “哎。”傅宪林笑着摇摇头,“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又不深交……”

    俞桑婉点点头,“嗯。”

    但说不上来为什么,总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心。

    她这种不安心,很快就应验了。

    周一去到观潮,新闻部办公室里已经炸开了锅。sriq

    人人都在忙碌,似乎只有她这个管理资料库的什么都不知道。

    “快!这则新闻立即发出去!”

    “所有不实消息,立即封锁!”

    俞桑婉茫然,拉住同事,急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