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9章 用孩子威胁她

    俞桑婉接到电话赶到观潮,急的不行。

    管家在门口拦着她,“俞记者,您不能进去。”

    “嗯?”俞桑婉不明白,“为什么?”

    他们给她打电话,不就是因为小馒头不肯吃饭吗?现在她来了,他们却又拦着不让她进去?

    “这……”管家也不明白,为难道,“总统吩咐的。”

    俞桑婉错愕,一抬头,看到赫连肆站在阶梯上,正冷色看着她。她嘴巴动了动,“……”

    却听赫连肆淡淡道,“跟我来。”

    他转身往里走,俞桑婉摸不着头脑,安静的跟在他身后。

    赫连肆没有带她去见小馒头,而是带到了偏厅。

    偏厅的好处是,它不是正厅——却能清楚的知道正厅里正发生的事情。

    一进去,俞桑婉就听见小馒头哭闹的声音,“走开、走开!我不要你们喂,我不要吃这些东西!”

    “小少爷……您一天没吃了,肚子不饿吗?”

    小馒头大哭,“我要饿死掉了!你们快把我妈妈找来!”

    俞桑婉听了这话,心都要碎掉了。她腾地一下站起来,就要冲过去,“清明!”

    可是,手上一紧,却是被赫连肆扼住了。

    “……”俞桑婉惊愕,“阿肆?”

    赫连肆勾唇,“心疼吗?”

    俞桑婉不明白,“清明是我的孩子!”这种问题还用问吗?

    “心疼孩子。”赫连肆眸色冷硬,“就不要和那个乐正生结婚!”

    “你……”俞桑婉被呛住,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赫连肆蹙眉反问,“难道这不明显?”

    俞桑婉想到了,可是,她真的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

    赫连肆明说了,“想要见孩子、想要照顾他,很简单……和那个乐正生断干净!否则……”

    他停顿了一下,看着俞桑婉。

    俞桑婉明白了,“你现在,是用孩子在威胁我?”

    赫连肆供认不讳,“是。”

    “你!”俞桑婉双手攥紧,气的脸色都变了,“你怎么能这么做?他才五岁!”

    “觉得我狠心?”赫连肆挑眉。

    “是!”俞桑婉想要挣脱他,奈何力气实在不够,“阿肆,你不要这样……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原因,当然,我也不是怪你!很多无奈的事情,隔在我们之间……”

    她想要说服他,“你不要这样,你让我见见小馒头,给他做顿饭!”

    赫连肆敛眉,态度不容商量。

    “可以,你分手……我会让你天天给他做饭!”

    “……”俞桑婉语滞,头一次,她觉得赫连肆是这样蛮不讲理。

    正厅里,有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接着便是小馒头在大哭,“哇哇……你们硬塞给我,我不要!我要妈妈……呕……”

    小家伙哭得太厉害了,直接吐了起来。

    “小少爷!”

    下面人一阵慌乱,正厅里乱糟糟的一团。

    “清明!”俞桑婉担心的不得了,拔腿要冲过去,可是有赫连肆在,她根本没法得逞。

    “你好狠的心啊!看着儿子这样哭,你还是不能答应和那个男人分开?对你来说,那个男人比儿子还要重要吗?”赫连肆在她耳边冷声质问。

    俞桑婉抬头看他,眸光隐忍。

    “阿肆,你不让我见……好歹让我给他做顿饭!”

    看着她眼泪噙在眼眶里,赫连肆斟酌许久,点点头,“好,做饭……不许见孩子。”

    ……

    厨房里,俞桑婉给小馒头做了些他平时爱吃的菜。

    管家从她手里接过,“俞记者,我送过去。”

    俞桑婉眼巴巴的看着赫连肆,“不能让我看一眼吗?一眼就好。”

    “和那个人分开。”赫连肆冷冷的,没有第二句话。

    “……”俞桑婉无话可说,她心疼小馒头,可是没法在这个时候抛下乐正!

    见她这样,赫连肆面色更沉,一抬手吩咐管家,“送走吧!”

    “是。”

    赫连肆跟着也站了起来。“你可以走了。”

    “阿肆!”俞桑婉攥紧双手,“你今天这样做,你冷静吗?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

    赫连肆微微侧过身子,勾唇淡笑,“不会。倒是你,为了个男人、不管儿子……你不会后悔吗?”

    说完,长臂一挥,径直转了出去。

    俞桑婉站在原地,身子僵硬、面色苍白。

    ……

    内院路上,赫连霜正匆匆赶来。

    听说小孙子一天不肯吃东西,她也是急的不行。

    “你们这些下人,请你们回来是干什么吃的?连个孩子都照顾不好!”

    她一边走,一边数落着下人。

    突然,她停下了脚步。

    借着门口的路灯,赫连霜看见门廊下站着的人——一个是欧冠声,另一个……是谁?

    她不知道他是谁,只是这张脸……

    赫连霜心跳突然加快,疾步走过去。

    欧冠声看到她了,忙推了把陈柯,“大小姐。”

    陈柯微怔,随即勾唇,“大小姐。”

    “……”赫连霜惊愕,盯着陈柯那张脸,“你、你……”

    陈柯扬眉,“大小姐,属下是总统的新晋发言人,您看着眼生吧?属下陈柯,耳东陈,单名一个柯字。”

    “陈柯……”赫连霜重复着这个名字,不断摇着头,“你父母是谁?”

    陈柯笑了,“属下是孤儿,无父、无母,一个人长大!”

    “……”赫连霜愈发心虚,无父无母——

    这个年轻人,怎么会长的那么像昱轩?当年,昱轩出事,已经十二岁……十二岁的少年,依然是个小大人了!而这个陈柯,活脱脱就是成年版的陆昱轩!

    “你……”赫连霜双手微微颤抖,“你认识我?”

    陈柯淡笑,“大小姐说笑了,您是尊贵的赫连大小姐,属下自然认识。”

    赫连霜摸不透,到底是人有相似巧合,还是陆昱轩真的回来了?

    心里想着事情,脚下步子一晃,竟然差点摔倒。

    “小心!”陈柯适时伸手扶了她一把,“大小姐,注意安全……这里虽然是平地,但是地板打了蜡,还是要小心的好,否则摔倒了……还是会伤着的。”

    赫连霜猛地抬头看他,这话……是真的关心,还是意有所指?sriq

    她越想,越是觉得可怕。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