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8章 明明就喜欢我

    俞桑婉被抵在书架上,后背硌得生疼。

    “嗯……”

    赫连肆察觉到了,抬起手托住她的手背,在她唇齿间悉心的问,“还疼吗?”

    “……”俞桑婉茫然,眼里有着他的影子,“阿肆?”

    “小骗子!”

    赫连肆这一声呵斥,分明带着宠溺,手指在她脸上细细摩挲。

    俞桑婉不懂,“我……骗你?”

    “明明就喜欢我。”赫连肆勾唇,有些得意,“不然,为什么让我吻你?”

    “我……”俞桑婉被他圈在怀里,完全不在状态,“你今天怎么了?”

    赫连肆看着她,眸底暗沉……他有太多的话,不知道怎么说,事实上,他自己都没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陆谨轩这件事,非同小可!

    但他不能冒险,把她让给别人。

    “我想你了,来看看你。”赫连肆说着,在她唇上又是一番辗转。

    俞桑婉呆住,任由他逐渐加深这个吻……直到,在他怀里透不过来气。

    “不要嫁给他!”赫连肆托着她的后脑勺,把人摁在胸膛上。

    俞桑婉呼吸和心跳都乱了,抵着他的胸膛,蓦地一怔,“你说什么?”

    “我说,不要嫁给乐正生。”赫连肆捧住她的脸,眸光真切,“我求你,不要嫁给他!”

    “……”俞桑婉怔忪,“阿肆。”

    赫连肆眉头紧锁,“一想到你要嫁人,我就要疯了!你要看着我疯掉吗?”

    “阿肆……”俞桑婉没有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

    门口,有脚步声传来。

    “俞记者,你在里面吗?”

    两个人都是一怔,他们现在这样要是被人看见了,那就解释不清了,前阵子的风波才刚平息。俞桑婉慌忙推了他一把,“有人来了,你快出去!”

    赫连肆蹙眉,“为什么?没什么见不得人。”

    “你别这样!”

    俞桑婉着急的拉着他到了窗边,拉开窗户,“你快从这里跳出去!”sriq

    “……”赫连肆站着不动。

    “快啊!”俞桑婉急的直跺脚,“你还要再在内阁引起一次风波吗?”

    赫连肆完全不为所动,“无所谓。”

    “你……”俞桑婉只好说,“你要让我这么担心吗?”

    赫连肆不说话了,“好,我听你的。”

    他长腿一迈,跨上了窗台。可是,他没有及时走,而是俯下身来,吻在她唇上。俞桑婉猝不及防,本能的揪住他的衣襟。赫连肆愉悦的勾唇,“我知道,你喜欢我。”

    俞桑婉心跳加速,呆愣楞的。

    赫连肆往下一跳,“答应我,不要嫁给他!”

    门外脚步声近了,窗外赫连肆跑远了,俞桑婉呆愣住……为什么赫连肆会突然这么要求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

    傅家。

    俞桑婉刚回来,遇到了唐越泽。唐越泽这些天来了几次,自然都是来看陆妃萱的,但是陆妃萱却一直不肯见他。

    看看他这脸色,俞桑婉料到今天也是一样的结果。

    “还在生气?”

    唐越泽苦涩的扯扯嘴角,“应该的,是我不好。”

    “越泽。”俞桑婉蹙眉,想到了什么,“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大少奶奶,为什么这么问?”

    俞桑婉犹豫道,“因为以你的杏子,绝对不应该把婚期推后……还有,我觉得阿肆他好像有些不对劲——越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是和阿肆有关吗?”

    “大少奶奶。”唐越泽一听,紧张起来,“您说大少爷不对劲,怎么不对劲?”

    俞桑婉摇摇头,“我也说不出来,他最近总是问我谨轩的事……还有他对我……”

    她着实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越来越像谨轩!”

    “大少奶奶!”唐越泽一激动,感觉什么都值得了,这一定是季晴做了什么了!看来果然是有用的。

    俞桑婉讶然,“怎么了?”

    “您一定要等着啊!”唐越泽不好明说,“大少爷一定会回来的!”

    “嗯?”俞桑婉不明白,“可是,那个他不是?”

    “相信我!”唐越泽点点头,“属下在想办法……一直没有放弃!您一定撑住,等着大少爷啊!”

    俞桑婉怔忪,等着谨轩?她真的能做到吗?

    ……

    俞桑婉去医院里看乐正生,他正在做治疗。

    无菌室里,俞桑婉隔着玻璃看着他。

    乐正生戴着帽子、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人没有什么精神,只在抬头看着俞桑婉时,才会笑一笑。

    俞桑婉立即回他一个笑容,尽管内心焦灼无比。她该怎么办?照乐正生这个情况,她是万万不能再做出任何让他难过的事情了。很多年前,她欠他一个婚礼……现在,还能重蹈覆辙吗?

    治疗还需要几个小时,俞桑婉一直在外面陪着他。

    乐正生摘下口罩,对着她比口型,“好无聊啊!”

    俞桑婉笑,“我陪你一起。”

    “嘻嘻。”乐正生咧嘴,在玻璃上哈了口气,画了个‘心’字出来。

    那颗简单的图案,一下子击中俞桑婉的心脏……让她有淤多的犹豫也说不出口了。

    ……

    观潮。

    结束一场会议,正待散场。

    赫连肆听到有代表们在说话。

    “乐正先生,听说最近家里有喜事啊?”

    乐正鹏脸上有着几分喜色,“哎,这事还没定下……误传、误传……”

    “您还藏着掖着呢?”那人笑了,“我们可不是误传,是听傅先生说的。”

    乐正鹏一听这话,笑意更甚,“是吗?那傅先生说的,那就是了!哈哈……”

    门口,赫连肆皱起了眉——怎么,婉婉回去没有取消这婚事吗?竟然没有?

    “总统?”

    赫连肆回神,离开了会场。

    回到内院,就听到里面在吵架。

    “不吃、不吃!就是不吃!”小馒头又在闹脾气了,小家伙很久没有见到妈妈,怎么能不闹?“我要吃我妈妈做的饭!你们做的什么东西?乱七八糟,难吃死了!”

    赫连肆走过去,拧眉看着这个小不点。

    管家一筹莫展,“总统。”

    赫连肆微一颔首,“去打电话给俞桑婉,把孩子的话告诉她。”

    “哎。”管家忙点头,“是。”

    “慢着。”赫连肆又吩咐,“她若是来了,不要让她进来。”

    “……”管家微怔,点点头,“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