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7章 她不可以改嫁

    大桐寺,主持的房间。

    主持从密码箱里,取出一只盒子,郑重的递到赫连肆面前。

    “五年了,您终于来取了。”

    赫连肆蹙眉,凝神看着这只盒子。“谢谢主持,保管这些年。”

    主持微微一笑,“您言重了。”

    说完,微微躬身离开,将空间留给了赫连肆。

    赫连肆呼吸略微加重,伸手打开了盒子——里面躺着的,是一枚核桃哨子!

    上面系着红绳,无论是红绳,还是哨子本身……都被沾染了血迹。只是很多年过去了,那些血迹早就干涸,和哨子、红绳融为了一体。

    赫连肆抬起手,轻轻将它取出来……

    记忆一片空白,他根本不知道这枚核桃哨子背后藏了什么。那一年,他醒过来,掌心攥着这个东西……心头空落落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东西很重要。

    于是,就一直寄放至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桃核会沾满了血迹?

    这是俞桑婉送给她的丈夫谨轩的……而事实上,一直在他手上!那么,他是谁?他究竟是谁?

    “啊!”

    赫连肆蓦地扶着太阳穴,脑子里一阵抽痛,痛的他几乎要晕厥!情急中,他摸出季晴给他的药,吞了一粒进去……情况才慢慢缓解。

    他努力保持冷静——

    如果哨子是陆谨轩的,哨子又一直在他手上……他和陆谨轩又这么相似,而且,陆谨轩已经过世了这么多年!

    太多的信息挤在他脑子里,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他赫连肆就是陆谨轩!

    “……”赫连肆紧紧抵着太阳穴,这个事实令他无比震惊,但是……他依旧丝毫想不起关于陆谨轩的一切!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为什么他会变成了赫连肆?一个人,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这当中有着什么隐情,又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如果他就是陆谨轩,那么……无论是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俞桑婉都是他的妻子!那么,他的妻子,不可以改嫁给任何别的男人!这竟然是他目前最在意的问题!

    赫连肆攥紧手心,那一枚小小的核桃哨子,却是硌的他手心生疼!

    ……

    观潮。

    俞桑婉换了部门,她从发言人调到新闻部,等于是降职。

    职场规则,被降职……总是要受到冷落的。

    换了部门以后,俞桑婉每天只负责一些资料整理和发放。

    这一天,俞桑婉照旧抱着资料去各处发放。

    站在行政楼前,一抬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过去很多年,宮雪妍的样子也变了些……她瘦了,也憔悴了不少,但是,她们曾经是怎样的关系?

    在这里见到她,俞桑婉不免吃惊,蹲下了步子。

    ——因为,此刻宮雪妍手上还牵着个孩子。

    宮雪妍先时没有看见她,还在和素素说话,“素素,一会儿见到大姑姑,不可以那么没有礼貌……她说什么,我们可以装作没有听见。”

    “为什么?”素素不服气,“她那么讨厌我们。”

    “哎……”宮雪妍叹息,“但是,她是爸爸的姐姐,若是惹她不高兴,爸爸也会不高兴,所以素素要懂事,知道吗?”

    “噢。”素素不情愿的点点头。

    一抬头,宮雪妍也看到了俞桑婉!

    两个女人,在时隔五年之后,再次遇见……往事历历在目。

    俞桑婉扯了扯嘴角,“你……好。”

    “哼。”宮雪妍哂笑,“俞桑婉,过去这么多年,你还是一样虚伪!好?你会希望我好吗?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宫家是因为谁倒的!是你父亲啊!”

    俞桑婉摇摇头,并不想解释……分明是她父亲陷害在先。

    她还要忙,抱着资料要走。

    “俞桑婉。”宮雪妍去不肯放过她,“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

    俞桑婉心下一沉,视线落在素素身上……她是知道的,当年她怀小馒头的时候,宮雪妍也怀孕了!

    宮雪妍凑近她,在她耳边低语,“俞桑婉,我永远记得……当年在谨轩的葬礼上,你们是怎么联合起来将我赶走的!你是孕妇,我也是!你是谨轩的妻子,我就不是他的女人吗?”

    俞桑婉被问的无可反驳,当年的事情,再怎么说也无济于事了。

    “哼。”宮雪妍哂笑,“我回来了,带着我的女儿回来了……俞桑婉,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不要再害我了!我和素素,还能依靠谁?素素她,被拐卖几年,才回到我身边!你不会良心不安吗?”

    “你讲点理,这和我……”俞桑婉蹙眉,想要争辩。

    “怎么和你没关系?”宮雪妍眼眶红了,“说到底,你也是个恶毒的女人!你伤害我没关系,但是,请不要伤害我的女儿!”

    “……”

    俞桑婉怔怔的,看着宮雪妍带着素素走了。

    心顿时乱成一团麻……怎么办?现在已经够乱了,宮雪妍又回来了!

    要命的是,宮雪妍和她的女儿……的确是无辜!她没了丈夫五年,她最清楚,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的各种心酸。而她,还有父亲,可是宮雪妍呢?她有什么?

    手心慢慢攥紧,俞桑婉抱着资料回了资料库。

    资料库很安静,除了她,并没有人。

    这个时间,午后的阳光从窗户洒进来,俞桑婉觉得有些刺眼,走过去想将窗帘拉上。

    抬手的瞬间,却顿住了。

    只见书架的一角地上,有个人席地而坐,长腿伸直,低头看着资料……赫连肆?

    俞桑婉愣住,午休的时间,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是什么时候来的?sriq

    “总统?”俞桑婉小声开口。

    赫连肆抬起眼眸,放下手上的资料站了起来,款步走向俞桑婉。

    “……”俞桑婉茫然,看着他慢慢走近。

    他停下了,突然箍住她的腰身,将人压在了书架上!

    “啊……”俞桑婉惊呼,瞪着眼睛。“总统?”

    赫连肆什么话都没说,他此刻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他的妻子!虽然他什么都想不起来,可是……那种占有欲却真实存在!

    他蓦地低下头,将她用力吻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