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9章 为自己考虑一次

    病房里,俞桑婉在喂乐正生喝汤。

    乐正生精神好了些,他面上总是带着笑,心里害怕或是忧伤也从来不会表现出来。

    “咦?”乐正生突然奇道,“小馒头呢?小家伙昨天不是在电话里说,要来看我的吗?”

    “嗯……”俞桑婉垂眸,没有说话。

    “怎么了?”乐正生神色一凛,“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俞桑婉摇摇头,语气尽量轻描淡写,“小馒头去观潮了,和他奶奶住一阵子……”

    乐正生脸色一沉,喝汤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俞桑婉举着汤勺,催促他,“张嘴啊!”

    “婉婉。”乐正生握住她的手腕,质问道,“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啊!”俞桑婉失笑,“怎么了?”

    “怎么了?”乐正生蹙眉,定定的看着她,“我会不了解你吗?我们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五年了!小馒头是你的命……你怎么会把他送到观潮去!赫连霜那个人,对自己的儿子、女儿都那么淡漠……”

    俞桑婉怔住,手垂了下来。

    见她不说话,乐正生急了,“说话啊!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把小馒头送走?”

    “……”俞桑婉不接这话,吸了吸鼻子,“阿生,你身体不好……就不要想这些事了,来喝汤……”

    “我喝什么汤?”乐正生着急,“小馒头虽然不是我生的,可是……他就跟我的孩子一样……”

    蓦地,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直勾勾的盯着俞桑婉。

    “你……”乐正生做了个大胆的猜测,“该不会是……你说要和我在一起,让赫连霜逮到了把柄?”

    心事被说中,俞桑婉低下头,不敢看他。

    “你……”乐正生急的不行,口吻也边德军焦急,“这是真的?”

    “阿生!”俞桑婉猛抬头,祈求的看着他,“你不要这么激动,你的身体要紧!”

    “胡闹!”乐正生脱口而出,“我一个快要死的人……身体有什么重要?让小馒头在那个老巫婆那里成长,才是大问题!不行,我必须快把孩子接回来……你怎么这么糊涂啊!”

    “阿生!”

    俞桑婉慌忙拉住他,紧紧摁住他的手,“求你,不要总为我们母子考虑……你也为自己考虑一次吧?”

    乐正生微怔,扯着嘴角,“我……我怎么了?”

    “你在抗拒治疗!”俞桑婉眼睛红红的,“虽然你不说,可是你的身体骗不了人!阿生,正如你说的……我们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五年了!我们不是"qing ren",也是亲人了!你心里想什么,就不能告诉我吗?”

    “……”

    乐正生怔住,许久都没有说话。

    “阿生。”俞桑婉轻轻握住他的手。

    “小馒头送去观潮,他是陆家长孙,赫连霜不会刻薄他……但是你,我不能看着你这样。你说过,你不介意我心里有谨轩,那么……现在让我照顾你吧?你要是不想让我再守寡,你答应我,好好配合治疗,好好活下去!”

    乐正生懵了,不敢置信的看着俞桑婉。

    “对。”俞桑婉点着头,重审了一边,“我拿我的第二次幸福和你做赌注,你要是不想让我再一次失去依靠,就给我好好坚持着、活下去!”

    “……”乐正生哽咽,“婉婉……我怕,我做不到。”

    “不会的!”俞桑婉抱住他,“我会陪着你,你心里害怕、身上痛,都可以告诉我,但是……一定不要放弃!求你!”

    乐正生重重闭上眼,抬起手反抱住俞桑婉。许久,才应道,“好。我答应你……我不放弃!”

    “可是,小馒头……”

    俞桑婉扯出一丝笑容,“小馒头说,他很高兴阿生成为他的爸爸,他等着阿生爸爸病好了,去接他回家——”

    乐正生终于没法忍住,一个大男人,竟然瞬间泪崩。

    没错,他想活下去,如今……他有了活下去的支撑!sriq

    ……

    圣都donghua酒店分部。

    唐越泽看着陆妃萱睡下,确定她呼吸平稳、睡沉了,才起身走到外间。

    下属在外面等着,“唐总。”

    “嗯,人呢?”唐越泽微一颔首,眉心微蹙,如果有可能,他是真的不太想见到即将见面的这个人。

    下属小声回到,“在隔壁。”

    “好,走。”

    隔壁。

    门一开,里面的人立即站了起来。个子高挑,打扮入时的,正是多年未见的季晴。

    “越泽。”季晴疾步从里面迎出来,脸上带着兴奋的笑意。

    她甚至伸出手来,伸向唐越泽。

    可是,唐越泽却敏捷的躲开了,眉眼扫了扫她。季晴讶然,眼底的眸色却更加深了……这个男人五年不见,倒是越发让人挪不开眼了。

    季晴讪讪的收回手,笑道,“越泽,这些年……你过得好吗?听说,陆宇森对你不错?”

    “嗯。”唐越泽蹙眉,淡淡道,“季晴,我们曾经是一起长大,也都受过陆家恩惠,如果现在陆家用得着我们……你能伸出援手吗?”

    季晴眼珠子一转,勾唇笑道,“那是当然,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呢?”

    “这件事……”唐越泽想了想,“你现在这里住下,是什么事,我安排好了,会通知你,你看可以吗?”

    “……”季晴微微一笑,“只要是你说的,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

    唐越泽回避她的暗示,隐隐有些抵触。

    突然,下属推门走了进来。

    “唐总,小姐做恶梦,醒了!一直在喊你!”

    “好!”唐越泽心头一凛,立即转身出去。

    “哎!越泽!”季晴想要拦住他,都没有时间。

    看着他扬长而去,笑容迅速敛去。嘴角勾起,“想要我帮忙?唐越泽,你不说,我都知道什么事!但是……我不要钱、不要名利,我要的是什么,你是知道的!”

    ……

    房间里,唐越泽匆匆赶来。

    陆妃萱已然魇住,唐越泽忙上前抱住她,“妃萱,是我!我是越泽!”

    “呜呜……”陆妃萱哭得睁不开眼,“越泽,火!火!好大的火!我的脸!”

    唐越泽蹙眉,心疼不已,“不怕,火已经灭了!”

    当年那一场害了大少爷和妃萱的意外,一定不能就这样算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