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8章 阿生爸爸

    在等待亲子鉴定的间隙里,陈柯又将一沓资料递到了赫连肆手上。

    “总统,您看看。”

    赫连肆蹙眉,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打开信封来一看——里面是一些旧照片,都是他和宮雪妍在一起的画面。赫连肆只匆匆扫了一眼,就丢开了。抬手扶额,说不出的心烦意乱。sriq

    陈柯暗自勾唇……这就烦恼了?以后还有你烦恼的时候!

    “陈柯。”赫连肆抬眸,吩咐道,“这些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是。”陈柯躬身,“总统放心。”

    赫连肆微一颔首,眉头却没有松开。放心?要他如何放心呢?

    同一时间,傅家。

    俞桑婉整理好东西,是今天一会儿要带去医院给乐正生的。小馒头好了些,一直跟在她身后,像条小尾巴,“妈妈,要去看阿生吗?我也一起去,好吗?”

    俞桑婉低头看看儿子,想了想,蹲下来。

    “小馒头,以前说过很喜欢阿生的,是不是?”

    “……嗯。”小馒头点点头。

    “那么……”俞桑婉揉揉小家伙的脑袋,“妈妈要是和阿生在一起了,小馒头会高兴吗?”

    小馒头一听,呆愣了好半天,才蹦了起来,“哇!这是真的吗?”

    “嗯。”俞桑婉心上一酸,她觉得自己还不如小馒头……乐正生和小馒头相处了五年,小家伙都已经把阿生当父亲了,而她呢?心却好像是石头做的,对阿生丝毫不起波澜。

    小馒头兴奋的鼓掌,“太好啦!那,妈妈……你和阿生在一起了,小馒头以后是不是可以叫爸爸了?”

    “……”俞桑婉默然,哽咽,“嗯……小馒头这么高兴吗?”

    小馒头拍手,“当然啦!阿生变成爸爸,那小馒头就有最英俊、最棒的爸爸了!”

    “……”俞桑婉心绪复杂,笑着点点头,“这样就好。那我们准备好了,就去找阿生吧!”

    小馒头纠正她,“不是阿生,是爸爸!”

    “对……”

    他们还没出去,就有人冲了进来。

    “俞桑婉!俞桑婉呢?让你们大小姐给我出来!”赫连霜那跋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俞桑婉皱眉,下意识的拉住小馒头,可是赫连霜进来的太快,压根没时间躲。

    “阿姨……”俞桑婉把小馒头往身后拦。

    “哼!”赫连霜冷哼,瞪着她,“俞桑婉,你真是厉害啊!说都不说一声,就把我的孙子给带走了?”

    俞桑婉还没说话,小馒头倒是钻了出来,朝赫连霜昂着下颌,“奶奶,你不要凶妈妈!是我要跟妈妈回来的……我不喜欢和你一起生活!你总是那么凶,从来没有笑脸!”

    “……”

    孙子这么说,赫连霜恼羞成怒,把怨气都撒在了俞桑婉身上。

    “不得了了!你看看,好好一个孩子,被你教成什么样了?这么没有礼貌!就冲这一点,清明是绝对不能再让你带着了!”

    说着,伸手就要来抓小馒头。

    “我不要!”小馒头敏捷的一躲,藏在俞桑婉身后,小孩子说话没有心机,“我不跟你回去,我还要去医院看爸爸呢!”

    “什么?”赫连霜愣住。

    俞桑婉吓得,一把捂住小馒头的嘴巴,“小馒头,不要乱说!”

    可惜,赫连霜是个什么人?已经来不及了。

    “哼!”赫连霜冷哼,“我要是没有记错,乐正家的少爷就是在医院吧?清明这么说,你是要带着他去看乐正生吗?我的天啊!你们都到了什么程度了?那天还否认?清明都叫爸爸了!”

    她越说越生气,“这不行!谨轩的孩子,怎么能叫别人爸爸?”

    神色一凛,朝伸手跟着保镖手一挥,“快!把小少爷给我抢过来!”

    “是!”

    “阿姨!”俞桑婉慌了,“您一定要这样吗?您从来没有养过清明,清明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你确定带走他,是为他好吗?”

    “这……”赫连霜一愣,随即又变得强硬,“这些我不管!我只知道,谨轩的孩子,不能有别的父亲!”

    接着又指挥保镖,“动作快点!”

    “不要!”

    俞桑婉急了,伸手去争夺。

    小馒头一个五岁的孩子,被大人这么拉扯,自然会疼。小家伙嘴巴一瘪,大哭起来,“哇哇,妈妈疼……”

    “小馒头!”俞桑婉吓得不敢动,这是她身上的一块肉啊!她怎么舍得他疼呢?

    无奈中,俞桑婉只能松开手,双膝跪在地上,“阿姨,我求求你……让我跟小馒头说两句话!我不抢了!求求你,不要弄疼孩子!小馒头长这么大,没有爸爸已经很可怜了!”

    赫连霜一怔,听了这话也有些心虚,“你……快点说吧!清明,我是一定要带走的!”

    照这种情况,俞桑婉也知道,小馒头是没法留在身边了——赫连霜是不抢到不会罢休的!这次不行,还有下次!

    她拉住小馒头的手,“小馒头,听妈妈的话,跟奶奶回去一阵子,好吗?”

    “……”小馒头愣住了,“妈妈,为什么?你不要小馒头了吗?”

    “不是的。”俞桑婉心里发苦,“阿生现在病的很厉害,他需要妈妈照顾。”

    “那……”小馒头眨着眼,“妈妈又照顾阿生,又照顾小馒头,不行吗?”

    俞桑婉心酸不已,但是她又不能当着孩子的面数落祖母的不是,只能哽咽着,“奶奶她也很疼你,她很想要照顾小馒头……”

    “可是,我不喜欢奶奶。”小馒头眼皮一耷拉,水晶一样泪滴落下来。

    “小馒头。”俞桑婉抱住小馒头,哄着小家伙,“听话,跟奶奶去观潮住一阵子,等到阿生病好了,我会和阿生一起去接你回来。”

    “……”小馒头不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妈妈,一定要这样吗?”

    只是妈妈一直哭一直哭,做儿子的和母亲一直相依为命,自然心疼妈妈。

    小馒头抬起手,替妈妈擦眼泪,“妈妈你不要哭,小馒头跟奶奶走!”

    “……”俞桑婉眼皮一垂,泪水狂飙。

    小馒头哭唧唧,“妈妈,不要哭……小馒头等你和阿生爸爸一起来接小馒头。”

    “好。”俞桑婉抬头看看赫连霜。

    赫连霜全程冷漠,“说完了吗?我要带清明走了!”

    俞桑婉握紧双手,只能忍、一忍再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