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7章 那段视频是真的

    小馒头像个大人一样叹息,“哎……叔叔,虽然你很好,可是,你来不及了。”

    赫连肆蹙眉,眯眼看着这个小不点。“你懂什么?”

    “当然了。”小馒头瘪嘴,“妈妈最喜欢的是爸爸……不对,应该说,妈妈只喜欢爸爸!”

    “噢?”赫连肆不屑,“我看不是,你妈不是很紧张那个乐正生吗?”

    “阿生……”小馒头眼睛一弯,笑了,“阿生不一样,他是我们的家人……妈妈要是和阿生在一起,我早就有新爸爸了……叔叔……”

    他柔软的小手拉住赫连肆,“你不要苦恼了,我妈妈……很难追的。”

    “嘁……”赫连肆轻笑,坐下来,揉着小家伙的脑袋,“病了就好好休息,小脑袋瓜子别成天想大人的事。”

    “叔叔。”见他要走,小馒头拉住他,“你不要走,在这里陪我好吗?”

    看着小家伙肉呼呼的脸蛋,赫连肆心一下子就软了,却还开玩笑说,“陆先生胆子这么小?睡觉还要人陪?”

    “不是的。”小馒头不服气的鼓着腮帮子,“因为这里的人,我都不喜欢……只有叔叔你,看着还像好人。”

    好人?他是个例外?赫连肆承认,自己被这话愉悦了。

    他安稳的坐下来,捏住小馒头的小手,“好,叔叔陪着你……“

    “嘻嘻,谢谢叔叔。”小馒头闭上眼,往赫连肆身边靠了靠。赫连肆见他这样,索杏脱了鞋上床,把小家伙抱进怀里……既然小家伙这么粘他,就这么睡吧!

    门外,陈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一幕!

    ……

    医院里,俞桑婉、傅宪林,以及乐正鹏正在医生办公室,各个神色都很凝重。

    医生蹙眉道,“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复发了……而且,我发现患者的意识很消极。”

    “消极?”俞桑婉紧张的攥紧双手,“怎么会呢?他不是悲观的人啊!”

    “这个……”医生想了想说,“这种消极,不是能从外面看出来的,病人的身体……比他的思想和言语都要更诚实。我想你们需要多关心他,他的身体在抗拒治疗。”

    乐正鹏蓦地的捂住眼睛,“我知道、这孩子,是有迎因的……”sriq

    他一边说,一边去看俞桑婉。

    俞桑婉心虚,她也清楚……她就是乐正抗拒治疗的原因。

    到底,她要怎么做呢?

    ……

    长廊上,门口。

    傅宪林看着女儿,“桃桃,我送乐正先生回去,你……进去看看阿生吧!”

    “爸。”俞桑婉蹙眉,为难,“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桃桃。”傅宪林摇头叹息,“这件事,最后只能看你自己。爸爸只跟你说一句话——人这辈子,不能只光想着自己的。”

    俞桑婉怔住,“爸……”

    “哎。”傅宪林拍拍女儿的肩膀,“爸问你,如果阿生就这么出事、离开了,你真的不会怪自己?真不会遗憾吗?”

    俞桑婉嘴巴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

    “桃桃。”傅宪林往里看了一眼,“有些时候,为了一些原因……我们明知道是假的,也只能做,因为‘良心’在左。”

    父亲走了,俞桑婉站在原地,静默了许久。

    抬起手,推门进去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决定……

    清晨,观潮。

    赫连肆从小馒头房里出来,欧冠声和陈柯已经在等着了。

    “总统。”

    “嗯。”赫连肆微一颔首,看向陈柯,“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都安排好了。”陈柯点点头,“下午的时候,会让人过来给您抽个血……孩子那边都准备好了。”

    “好。”

    赫连肆蹙眉,略有些不耐烦。他其实对于宮雪妍没有任何特殊感觉,但是如果……那个孩子的确是他的,那么孩子总归是无辜的。

    他们正准备出去,就见俞桑婉从门口进来了。

    赫连肆蹲下步子,视线胶在她身上挪不开。

    俞桑婉一夜没睡,精神看起来很不好,眼睛下面一层青黛之色,眼底也都是血丝。赫连肆蹙眉,虽然什么都没有问……但,心里大致都猜到了,她一定是照顾了乐正一夜。

    “你们先出去。”

    赫连肆只看着俞桑婉,朝欧冠声和陈柯说到。

    “是。”

    俞桑婉也走了过来,牵强的扬起笑容,“总统。”

    总统?赫连肆注意到这个称呼的变化,冷笑道,“看来,你是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决定了。”

    “……”俞桑婉沉默了片刻,回答到,“是,那段视频是真的……我,要和乐正生在一起,我们准备结婚!”

    “你!”

    赫连肆一惊,双眸扫向她,如刀般锋利。“你说什么?!”

    俞桑婉闭了闭眼,清晰的重复道,“您没有听错,我的确是要和乐正生在一起……”

    她每说一个字,心都在抽痛!她没法这么面对着赫连肆,迈开步子要上楼——她得在赫连霜赶来之前,把小馒头抱回家。

    “站住!”

    赫连肆低吼,背对着她。

    俞桑婉停下脚步,同样没有回头。两个人就这么,一个站在阶梯上,一个站在阶梯下,错开肩膀、背对背。

    “你……从头到尾都是在耍我吗?”赫连肆如鲠在喉,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难过过!

    俞桑婉嘴巴张了张,眼底一片潮湿,却是不得不承认,“是!”

    “俞桑婉!”赫连肆爆喝,“你把我当什么了?你亲近我,真的只是因为我和我的外甥相像吗?”

    俞桑婉掌心疼、心口也疼,眼眶更是疼的要裂开,“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再多说了。”

    “啊……”赫连肆抬手扶额,良久,才怒喝道,“滚!”

    俞桑婉浑身一震,心痛到麻木。她不敢久留,匆忙上楼,将还在熟睡的小馒头抱了下来。

    赫连肆还站在原地,俞桑婉不敢看他……径直往前走。

    “俞桑婉。”

    身后,他叫住她。

    俞桑婉顿住步子,听到他说,“从今天你离开,以后,你的事情我不会再管!你我……就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

    俞桑婉哽咽,瑟缩着点头,“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