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6章 我这样求你

    “我来!”

    赫连肆三两步上前,拉开俞桑婉,“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你是母亲,冷静点……孩子我来抱!”

    说着,从下人手里抱过小馒头。

    小馒头脸色苍白,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眼睛紧闭着,长长的睫毛湿哒哒的。赫连肆见状,心上猛地一揪,抱住小馒头的动作不由放的轻柔,抬眸吼道,“还不快来看看!”

    “是!”

    医生慌忙上前,就在当场给小馒头看诊。

    小馒头闭着眼,嗓子里逸出痛苦的"shen yin",“呜呜……妈妈……”

    俞桑婉眼泪直掉,上去握住小馒头的手,“馒头,妈妈在啊!”sriq

    小馒头小手抓着母亲,停顿了片刻,蓦地,往赫连肆怀里钻。眼睛突然睁开,盯着赫连肆看了半天,嘴巴一瘪哭了起来,“哇哇……爸爸,爸爸……”

    赫连肆浑身一震,整个人都僵住了。

    俞桑婉眼泪汪汪的看着他,“阿肆,拜托你了……哄哄他吧!”

    “……”赫连肆神情很不自在,看着小馒头那张脸,终于软化了……掌心拍着他的肩膀,低下头凑在小家伙耳边,“小馒头,是爸爸……”

    赫连霜见状,面露惊恐。

    立即上前,要来开赫连肆,“阿肆!你在干什么?这种戏,也是说作假就能作假的吗?你不要上了这个女人的当啊!她这是分明就是故意的……俞桑婉,你到底……”

    “姐!”

    赫连肆听不下去了,忍无可忍,怒吼道,“你能安静点吗?没看见孩子病着吗?”

    “……”赫连霜愣住,懵了。

    “小馒头……”

    赫连肆口气越发轻柔,突然间。小馒头头一偏,抱着赫连肆吐了起来,“哇……”

    胃里的东西,散发着难闻的气息,全都倾倒在了赫连肆身上。

    “啊!小馒头!”俞桑婉吓得更厉害了。

    赫连霜却还要上来拉人,“俞桑婉,你走开!清明从今天起和你没有关系了!你去嫁人吧,我们陆家的孩子,我们自己会养!”

    “……”

    俞桑婉一个趔趄,被赫连霜推翻在地。

    傅宪林恼火了,“赫连大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人?”

    “赫连霜!”赫连肆腾地站了起来,一指管家,“把大小姐给我带下去!让她好好在房间里休息!没事不要让她出来!”

    “……”赫连霜怔住,“阿肆,你怎么可以……”

    赫连肆不听,蹙眉道,“姐,你讲点道理,现在还有比孩子的健康更重要的事吗?”

    赫连肆抱起小馒头,径直往外走,“跟我走,这里太乱了……给我的院子打电话,让他们准备好房间!医生也过来,去那边治疗!”

    “是。”

    小馒头眼下情况,确实不适合再跑来跑去,但是如果是在赫连肆的院子……那比赫连霜这里又要好很多了。俞桑婉感激的看看他,粉唇紧抿,“谢谢你,阿肆。”

    她的眸光中有着隐忍,多可悲啊!她的丈夫,抱着他们的儿子……而她却还要道谢!

    “嗯。”赫连肆微一颔首,急匆匆抱着孩子往前走了。

    内院里,好一阵忙碌。

    小馒头终于安稳下来,赫连肆和俞桑婉都守在床旁。

    小馒头睁开眼,里面雾气蒙蒙的,看看妈妈,“妈妈……”

    又去看看赫连肆,“叔叔。”

    莫名的,赫连肆心里有些失落,刚才那一声‘爸爸’叫的他心都要化了——如果是真的,该多好?

    “陆先生。”俞桑婉捏捏小家伙的脸颊,“你这次太没有风度了,怎么可以这么吓唬妈妈?”

    “嘻嘻。”小馒头歪着脑袋笑了,“妈妈,我刚才做梦了,梦见爸爸抱着我……”

    梦……

    俞桑婉一愣,不由去看了看赫连肆。她多想说,儿子……那不是梦,真的是爸爸抱着你啊!

    口袋里,手机在响。

    俞桑婉看了一眼,慌忙接起,“喂!医生……”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俞桑婉站了起来,神色慌张,“现在还在抢救吗?那好……我马上过来!”

    赫连肆蹙眉,定定的看着她,“你要去哪里?”

    俞桑婉挂了电话,为难的看着赫连肆,“阿肆,我现在要离开一下……”

    “去哪儿?”赫连肆还是那个问题,眸光犀利,不容她躲避。

    俞桑婉嘴巴动了动,倒是小馒头先说了,“妈妈,是阿生又不好了吗?他最近是不是很虚弱?”

    “是。”俞桑婉弯下腰,轻抚着儿子的脸颊,“小馒头乖,妈妈现在要去看看阿生。”

    “嗯!”小馒头点点头,“我现在不舒服,妈妈去的时候,帮我告诉阿生,小馒头有一直在帮他加油,让他一定要乖乖听医生的话,快点把病治好……”

    俞桑婉哽咽,欣慰于孩子的懂事,“好,妈妈会带到。小馒头在这里,和叔叔在一起,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小馒头乖巧的答应了。

    她站了起来,想着要怎么和赫连肆开口,但她还什么都没说,手腕就被赫连肆扼住了,“别走!”

    “阿肆……”俞桑婉粉唇微颤,她不能不走啊!

    赫连肆一错不错的看着她,一字一顿,说的很慢,“我再说一次,不要走。”

    他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眸光中甚至有着恳求,“你不是要解释给我听吗?我现在听……不要走,不要去那个男人那里!我……就信你。”

    “……”

    俞桑婉怔住,她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因为他的病,她有太多的话不能说!这个时候,乐正生还在医院等着她……也许不去,就是永别了!她怎么能那么残忍,对待一个一心对她好的朋友!

    “阿肆。”

    俞桑婉抬起手,轻轻拨开赫连肆的手。

    “对不起,我……”

    “还是要走?”赫连肆的失望从眼底漫出来,“我这样求你,你还是要走?”

    俞桑婉不说话,默认了。

    赫连肆蓦地转过身,“好,你走吧!走了之后,就不要再对我解释!这是我给你的最后机会!”

    “阿肆……”

    俞桑婉心乱如麻,但还是一咬牙跑了出去!

    “……”赫连肆蓦地转身,看着空的门口,呆了。

    手上突然一软,是小馒头握住了他的手。赫连肆垂眸去看,小馒头眨眼问到,“叔叔,你也喜欢我妈妈吗?”

    赫连肆愕然,竟是无言以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