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5章阿肆,不要看不要信

    楼下玄关处,俞桑婉和傅宪林一起赶来了。

    他们得到消息时,已经太晚,所以就决定直接来观潮要人!

    “阿姨。”俞桑婉踩上地板,根本不及去换鞋。

    正如傅家管家所说,小馒头是她的命啊!

    赫连霜施施然从楼上下来,冷冷扫了她一眼。“你来了。”

    对于这个局面,赫连霜是一点也不意外的。

    傅宪林蹙眉,口气也透着不满,“赫连大小姐,清明虽然是你的孙子……但是,你这样不说一声,直接把孩子掳走,未免有失礼仪!如果你想孙子,我们可以商量!”

    “哼!”

    赫连霜此刻也不顾忌傅宪林了,挑眉道。

    “傅先生,这么说吧!这么多年来,我有没有因为清明的事情和你们父女为难过?”

    傅宪林和俞桑婉都怔住,没说话。

    赫连霜勾唇,神色更是傲慢,“当初若不是看在谨轩亡故,你确实可怜……以我的杏格,怎么可能把清明给你养?要知道,那是谨轩留下的骨血!我们说好的,你若是不嫁人,安安分分守着清明过,我自然不抢……”

    “我没有……”俞桑婉红着眼,此刻一心只想要回孩子。

    “没有?”

    赫连霜冷笑,眼里净是鄙夷。

    “你敢做不敢当啊?”

    她边说,边把手机拿出来,点开那一段视频,举到俞桑婉面前,“你自己看看吧!这是不是你?”

    “……”

    俞桑婉错愕,盯着手机上那一段视频——这不是医院里,她和阿生吗?地方没错、人没有错、说的话也没有错……可是,还是大大的大错特错了啊!

    “阿姨!”

    俞桑婉蓦地的抬头,“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您怎么有这段视频,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不是这样?”赫连霜扬唇,压根不信,“事实面前,你还狡辩?人不是你?还是话不是你说的!”

    “我……”俞桑婉百口莫辩,“是我,话是我说的,但是……并不是这么回事啊!”

    赫连霜懒得理她,只去看傅宪林。

    下颌微抬,“听见了吗?现在可不是我不讲理……是你女儿破坏了规矩!”

    傅宪林皱眉,反驳道,“赫连大小姐,我女儿还这么年轻……即使她有淤婚的念头,这也是人之常情啊!”

    “人之常情?”赫连霜眉眼一挑,“是啊!所以,我拦着她了吗?她大可以再婚!想要嫁给谁都行!但是,就万万不能带着清明一起嫁!清明是我的孙子,难道要跟着她嫁人,寄人篱下吗?”

    “这……”

    傅宪林都被问的愣住了,顿了顿,“乐正人很不错,他和桃桃结婚了以后,也不会亏待清明……”

    “呐!”

    岂料,赫连霜一听这话,更是了不得了。

    激动起来,“俞桑婉,呐呐呐,你听见了吧?现在连你父亲都承认了……”

    “我……”傅宪林气结,这女人怎么这么胡搅蛮缠?“我不是这个意思!”

    正争执着,玄关处,管家带着医生进来了。

    管家嘴里还说着,“小少爷在楼上,吸了点水,大小姐很担心……”

    “……”这些话,正巧被俞桑婉都听见了。

    她蓦地看向楼上,心跳都跟着加快!小馒头才来了多久?他就病了?吸了什么水?都需要看医生了?

    俞桑婉不等说话,立即拔腿朝楼上跑!

    “哎……”赫连霜见状,慌忙喊道,“来人!快拦住她!”

    前方的去路,被生生阻拦。

    俞桑婉一个女孩子,怎么敌得过内院保镖?她急的直跺脚,回头红着眼去求赫连霜,“阿姨,清明是不是病了?您让我看一眼……我先不带他走,您就让我看一眼啊!”

    “不行!”

    赫连霜果断的拒绝,“你有脸说要改嫁,就要有放开他的心理准备!”

    眼看着这场面,傅宪林气急了,“太不像话了!赫连大小姐,你太不讲理了!哪里有拆散母子的道理?我女儿还这么年轻,难道你还要她孤独一辈子守寡吗?太过分、太过分了!”

    “唔……”傅宪林太激动,捂着心脏。

    “爸!”俞桑婉见状,急着又跑回来,扶住父亲,“爸你怎么样?”

    “啊……”傅宪林大口喘着气,直摇头,“桃桃,爸爸当初真是后悔,为什么带你来观潮……要不是这样,你也不会被陆家兄弟看中,和陆谨轩订婚……爸爸害了你啊!”

    “爸……”俞桑婉眼睛红了,眼泪噙在眼眶里。

    这里面,只有赫连霜注意到了傅宪林的用词——被陆家兄弟看中!

    她吓得脸色一白,幸而……赫连霜发现,俞桑婉只顾着担心父亲的情况,并没有注意到这用词。

    “什么事?这么吵?”

    嘈佑的环境中,响起一个清越的声音。

    众人齐齐看过去,赫连肆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来了,站在那里,淡定从容的看着大家。

    赫连霜一见赫连肆,得意的一勾唇,立即走过去,“阿肆,你来的正好……俞记者,要结婚了!”

    “……”俞桑婉心下一空,看着赫连肆慌忙摇头,“不是、不是这样的……”

    “不是?”赫连霜冷笑,把手机上的视频又递给了赫连肆,“阿肆,眼见为实,你自己看吧!看完之后,你也就不用再因为这个女人挣扎、苦恼了!你以为,她只有你一个选择吗?她的后路,多着呢!”

    “阿肆,不要看、不要信!”

    俞桑婉升起一股巨大的恐慌,她真的害怕……手心出了汗。

    可是,赫连肆眼皮一垂,点开了视频——脸色蓦地阴沉。

    他抬起头,似笑非笑,直直看着俞桑婉,“这个,就是你说的……随时都可以解释?”

    “我……”俞桑婉百口莫辩,如坠深渊。

    突然,楼上一阵骚动。

    秦梦舒带着下人下来了,下人怀里抱着小馒头。

    “大姐!清明不好了……刚才一直在睡,我以为没什么大事,可是……想让他喝口水,他也一直不醒!一摸额头,都是滚烫的啊!”

    “什么?”

    “让开!”俞桑婉疯了一样,撞开众人,疾步冲上了楼!嘴里喊着,“清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