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4章你这个婢女

    小馒头缩着小身子,眨眼道,“这里就是我家啊!”

    赫连霜一怔,笑道,“这是清明的姥爷家,清明有爸爸的,爸爸家……才是清明的家,清明姓陆的,不姓傅,对不对?”

    “……”小馒头瞪着眼,不知道祖母什么意思。

    赫连霜朝保镖一使眼色,“把小少爷抱走!”

    “是!”

    保镖立即上前来,将小馒头一把抱起。

    到了这个时候,小馒头才真正害怕起来,四肢胡乱挣扎,“不要!我不要走!我不要回爸爸的家……爸爸早就不在了,家里什么都没有了,我要和妈妈在一起!”

    赫连霜一见孙子这样,更是恼火。

    吼道,“还站着干什么?快把小少爷抱上车!”

    “是。”

    管家急的不行,连忙吩咐下人将他们拦住。“赫连大小姐,您不能带走小少爷啊!小少爷是我们大小姐的命啊!”

    “哼!”

    赫连霜冷笑,眉眼一抬,“就凭你们……也想拦住我?我劝你们还是老实点!不要逼我动手!”

    傅家虽然是大户之家,但要怎么和观潮相比?观潮的保镖,都是配枪的!赫连霜一个眼色使过去,保镖立即亮出了家伙。管家和所有傅家下人都不敢动了……

    “走!”

    “管家伯伯!”小馒头哭喊着,双手一直往管家身前够,“小馒头不要走!伯伯……”

    管家看着不忍,眼泪直掉,“小少爷,乖……”

    最终,赫连霜还是带走了小馒头。

    管家站在门口抹眼泪,叹道,“先生,大小姐……你们回来,我可要怎么交待啊?”

    ……

    观潮。

    小馒头进了院子,脾气也一直没有停。

    秦梦舒问着赫连霜,“大姐,这位小少爷……”

    赫连霜叹道,“他脾气不好,你也多担待着……是我的孙子,谨轩的儿子——”

    秦梦舒微怔,谨轩……陆谨轩,她自然也是听说过的。陆家长子,曾经在圣都上流社会活的非常低调,但是这个名字本身光环却很显眼,并不会因为他的低调而黯淡。

    赫连霜想了想,“梦舒,这个孩子……以后会跟着我们,你如果能善待他……”

    秦梦舒多精明?她立即握住赫连霜的手,“我会的,既然是您的孙子,那我一定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照顾。”

    “哎……好。”赫连霜欣慰的点点头。

    楼上房里,下人正在给小馒头洗澡。

    可是小馒头执拗的很,压根不让人碰,所有进去的下人都被他轰了出来。

    “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嘭’、‘啪’!

    秦梦舒进去的时候,下人们正退着出来,站成一排。

    “怎么回事?”

    下人支支吾吾,“小少爷闹脾气……”

    秦梦舒往里看了一眼,嘴角一勾。她就不相信了,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还能翻天?在他们这样的家族,多少杏格怪异的孩子没见过?

    “我来。”

    秦梦舒挽着袖子,径直往浴室里走。

    “出去!”刚一进门,额头上即被砸中了。

    睁眼一看,秦梦舒气的脸色发青,小馒头站在那里,随手抄起手边的东西就砸,并不管进来的是谁,此刻正昂着小下巴,“喂!你这个婢女!去告诉我奶奶,我要回家!”

    婢女?秦梦舒气的连牙齿都哆嗦了。

    “哼。”秦梦舒咬着牙上前,皮笑肉不笑,“清明,听话,你出了一身汗……先洗个澡,也不要吵着回家。这里才是你的家,以后都要在这里生活,知道了吗?”

    小馒头眉头一皱,“清明?你个胆大包天的下人!竟然敢叫我的名字?本少爷的名字,也是你可以叫的?信不信我办了你!”

    秦梦舒愕然,这么一个小不点,怎么说出来的话这么狂妄?

    但是想想赫连霜,她还是忍着气。“清明听话,我是你舅爷爷的女朋友,所以……”

    “好啰嗦!”小馒头根本不听,“我管你是谁!快给我备车,我要回家!”

    “不行!”

    秦梦舒最后一点耐心也消失殆尽,走上前来,直接上手,把小馒头往浴池里按。

    这个时候,小馒头还穿着衣服,刚才下人们一通忙碌,却没有人能帮他脱掉衣服。

    秦梦舒这一巴掌下来,是要把他摁到水里啊?

    小馒头头一偏,没有让她碰到。但是,秦梦舒自己却一个踉跄,往前一扑,跌到了浴池里!

    “哈哈哈……”小馒头大笑起来,兴奋不已。

    “啊……”秦梦舒惊呼,她哪里试过这样狼狈?“咳咳……”

    小馒头正是满腔委屈无处发泄,蓦地跳起来,一屁股坐在了秦梦舒脑袋上,死劲往下摁着,“你这个婢女!竟然还敢把我往水里摁?让你尝尝本少爷的厉害!让你知道什么叫守好本分!”

    小家伙嗓音稚气未脱,却说着这样的话——不是遗传,又是什么?

    “让你以下犯上!”

    “咳咳……”

    这个浴室很大,秦梦舒一时间竟然无法,咳嗽不止。

    小馒头口里骂着,“让你欺负我!让你摁我下水!”

    外面,有脚步声传来,赫连霜在说话。

    “怎么回事?让你们给小少爷洗个澡,洗了这么久?回头把孩子给我皮肤泡烂了!万一还感冒了,怎么办?”

    小馒头听到这声音,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随即小身子往下一沉,没入水面以下不见了……

    这么一来,秦梦舒才得以释放,抬起手趴在浴池边沿爬了起来。她刚喘了两口气,赫连霜就进来了。

    赫连霜见到这一室狼藉,又见秦梦舒这样,先是一愣,随即跑过来,神色很是凌厉,“我的清明呢?秦梦舒,你怎么照顾孩子的?清明呢?”

    秦梦舒愣住,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嘴巴开合,“他……”

    “你走开!”

    赫连霜一把推开秦梦舒,“清明啊!”

    “快啊!你们都傻站着干什么?快把小少爷给我捞上来!”

    “是!”

    小馒头被人从浴池里捞上来,浑身都湿了,连续咳着水,“咳咳、咳咳……”

    可把赫连霜心疼坏了,“清明啊!怎么样了?难受吗?”

    小馒头嘟着小嘴,腮帮子肉嘟嘟的,眼睛一耷拉,眼泪掉下来,“奶奶,这个婢女……把我摁进水里!呜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