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2章婉婉,我不愿意了

    内院。

    赫连肆坐在椅子上,单手支额。

    欧冠声和陈柯一起进去,“总统,安顿好她们母女了。”

    陈柯补充道,“消息也封锁了……不会传出去。”

    “嗯。”赫连肆微一颔首,“这件事……”

    他沉默了许久,神色纠结。

    倒是陈柯主动开口,“总统,这件事不如交给属下……属下做了这么多年记者,比较顺手——”

    赫连肆睨了他一眼,神色疲倦,“好,就交给你了。”

    “是。”

    陈柯躬身,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微微扬唇……很好,事情都按照他计划的发展!

    ……

    医院里。

    病房门被急速推开,医生护士推着床往前跑。

    “啊!”俞桑婉见状,更是心急如焚。

    她是半夜接到的电话,说是乐正生病情有变,正在抢救!放下电话,她立即就赶过来了。来了之后,一直守在外面……医生一直在里面抢救。

    没想到,等了半天,等来的却是更坏的消息!

    “医生,怎么样了?”俞桑婉红着眼,拉住一个医生。

    医生皱眉,摇摇头,“情况很不好,现在必须马上送深切治疗部!还不一定能度过危险期……我劝你要有心里准备!”

    说完,慌忙往前跑了。

    “阿生……”俞桑婉心下发凉,跟着他们到了深切治疗部。

    里面,她是进不去的。俞桑婉只能守在外面,这样看不到、光是等着消息,更加难熬。

    “婉婉……”

    走廊一头,乐正鹏拄着拐杖、跌跌撞撞的来了。这样的深夜,乐正鹏又上了年纪……俞桑婉看着不忍,眼眶泛红,忙上去扶住他,“乐正叔叔,您身体不好,有我在就行了。”

    “哎,好。”

    乐正鹏欣慰的点点头,拍拍她的手,“知道你乖……”

    他顿了顿,又说到,“婉婉,你既然这么在意阿生,怎么就不能……就不能……万一他没了——这就是他的遗愿了啊?”

    他话没说完,但俞桑婉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每次乐正鹏这样,俞桑婉只能低着头不说话,她不能答应,却又不能强硬的伤了老人家的心……

    抢救持续了两个小时,天快亮的时候,医生才出来。

    “暂时稳定了,意识已经恢复,不过很虚弱……还不能探视。”

    俞桑婉和乐正鹏都松了口气,可是眉宇间的忧色却丝毫没有减少。

    “乐正叔叔,我们先回去吧!等到可以探视了,再过来。”

    “哎……好。”

    乐正鹏叹息着,和俞桑婉一起离开了。

    此刻,深切治疗部。

    乐正生虚弱的躺着,慢慢抬起手,摘掉脸上的氧气面罩。

    “怎么了?”特护见他这样,慌忙走上前来,“有什么需要吗?氧气不能拿掉的。”

    “护士。”乐正生的声音很轻,笑容很无力,“能告诉我,我的实际情况吗?”

    虽然他一直知道自己的病,但并不详细。这一次病发,无论是父亲、还是俞桑婉,都只是告诉他没有大碍。但他从小是在医院长大,几次三番这样下来,难道还觉察不出来什么?

    护士为难的看着他,“这……”

    医生特意嘱咐过,乐正生是签了家属保密协议的。

    “告诉我吧!”乐正生恳求道,“我不会说你告诉我的,也不会向家里人透露,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还会想不开?”

    “……”

    护士经不住他软磨硬泡,支支吾吾的说到,“您……复发了,目前还在保守治疗,进一步的方案,还在研究。”

    复发……

    乐正生听到这个词,脑袋像是挨了一闷棍。终于……还是等到这一天!一度,他以为只要保护好自己,就不会再有事了——他甚至梦想着娶妻、生子,过正常人的生活。

    到底,还是不能。

    乐正生疲倦的闭上眼,不再说话。

    护士上前来,帮他把氧气面罩戴上,“先生,您没事吧?”

    “没事。”乐正生点点头,“麻烦灯光调暗一些,我要睡了。”

    “好。”

    隔离间里,灯光暗下来,乐正生闭上眼,眼角沁出泪水来……

    ……

    观潮附近的一栋幽静的宅院。

    宮雪妍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素素已经在楼上睡着了。

    此刻,她是在等陈柯的电话。手机一响,立即接了起来,“喂,陈柯。”

    “别慌。”陈柯的声音很沉稳,眉头紧锁,“听着,一切都按照我说的做……绝对不可能出错!”

    “嗯。”宮雪妍点点头,“我不是怕……我们母女都是你救的,你要做的事情,我绝对不会退缩。”

    陈柯很满意,“这就好。好好在那里待着,所有的问题都不必担心,你只要一口咬定,赫连肆是你的男人……素素是他的孩子,这就可以了。”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陈柯扬唇……游戏,真有意思呢!

    ……

    第二天午后,是探视时间。

    俞桑婉特意请了假,提早来看乐正生。

    其实,这一次……她是怀着复杂的心情来的。

    换好隔离衣进去,乐正生已经半坐起来,比起昨天,情况好了很多。他一见到俞桑婉,便微微笑了,“来了?”

    “阿生。”俞桑婉眼眶一酸,“你昨晚真是吓死我了……”

    “嗯。”乐正生心头一沉,吓到她……是他最不愿意的。

    “阿生……”

    “婉婉!”

    两人异口同声,又同时停住了。乐正生笑笑,“还是你先说吧。”

    “呃……”俞桑婉迟疑,嘴巴张了张,“好,那,我说了……”

    这是她思考了一晚上的决定,虽然,她还是不确定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俞桑婉缓缓道,“阿生,你现在……还想和我在一起吗?”

    “……”

    乐正生脸上的笑容收住,“你什么意思?”

    “阿生。”俞桑婉轻轻握住他的手,“我愿意照顾你的。”

    乐正生神色肃穆,终于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他等这样一句话,等了五年了!曾经是他梦寐以求的结果……他甚至不在乎她是不是喜欢他!也不在乎,她心里是不是还深爱着陆谨轩。

    只要能够和她在一起,这就足够了。

    但是现在,他却不能接受。

    乐正生笑着,摇摇头,“婉婉,我不愿意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