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0章 调职,我批准了

    欧冠声刚要出去,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蓦地转过身来。

    “怎么了?”赫连肆睨了他一眼。

    欧冠声恍然,“总统,属下想起来了……五年前,您刚上任时,有过一个女人……来过观潮拦过您的车子——”

    被欧冠声这么一说,赫连肆也想起来了。

    五年前的观潮门口,的确曾有个拦车的女孩。

    闭上眼,赫连肆已经想不起她的模样。只依稀记得,她是来找她的丈夫的……

    “冠声,那女孩,当时来找她丈夫?”

    “是。”欧冠声点点头,瞥了眼赫连肆,小心翼翼的说到,“她还说,您就是她的丈夫,属下记得,她说你们还有个孩子……”

    ‘嗡’!

    赫连肆脑子里嗡的一声响,终于记起来了。“呃……”

    他抬手扶住太阳穴,欧冠声一紧张,“总统,您怎么样?”

    他一边说,一边去床头柜上拿药瓶。欧冠声在赫连肆身边这些年,并不是第一次见他头疼了,立即倒出两粒药丸来,递到赫连肆手上,“总统,吃药吧!”

    “嗯。”

    赫连肆答应着,刚要往嘴里塞,却是蓦地顿住了。

    他猛地将手心一攥,没有吃药。

    “总统?”欧冠声不解。

    赫连肆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根据是什么,这个药……我暂时不吃。你去做一件事……”

    欧冠神浑身一凛,“是,您吩咐。”

    ……

    第二天,赫连肆已经恢复如常。

    此刻的俞桑婉却被关在门外,没有让进来。昨晚,她已经和欧冠声联系过,知道赫连肆没有大碍了。却还是想要亲眼见见他,没想到一进来,就被赫连霜堵住了。

    “阿姨。”

    俞桑婉忍着气,恳求道,“我进去工作。”

    “哼。”

    赫连霜讥笑,“工作?你的目的是什么,还需要我多说吗?昨天幸好阿肆没事!否则,责任你承担的起吗?”

    她一指门外,“出去!我说了不会让你再靠近阿肆……你当我说着玩儿呢?”

    “阿姨……”

    正争执着,赫连肆带着欧冠声从一边走来。他身材气场、玉树临风,丝毫不见昨日病发时的脆弱,又是那个叱咤风云的男人了。俞桑婉嘴角扬起,眼底满是欣慰。

    这就是她要的,好好的……谨轩。

    “哼!”

    赫连霜冷笑一声,对着赫连肆换了副脸孔,“阿肆,这么早啊?身体好了吗?”

    “嗯。”赫连肆瞥了眼她身后的俞桑婉。

    这么早,赫连霜就来这里……为的是堵俞桑婉?看来,赫连霜为了他们不在一起,还真是费心。赫连肆现在也很乱,如果五年前来找他的女人,是真的……那么他和俞桑婉,又多了一重困难了。

    如今这场面,俞桑婉的确不适合留在他身边。

    “姐,这么早来,是有什么事吗?”赫连肆眸光一敛,顺着赫连霜的意思问。

    赫连霜生涩的笑着,“阿肆,你身边的人照顾的太不周到了,当然了,冠声是没话说的……”

    “嗯。”赫连肆略一沉吟,“姐姐说的对,有些人,我的确是想换掉。”

    他的视线落在俞桑婉身上,淡淡道,“你跟我来。”

    “阿肆……”赫连霜不放心,“叫她进去干嘛啊?”

    赫连肆敛眉,“姐姐,不要干涉我的工作。”sriq

    “哎……”赫连霜心虚,讪讪笑道,“知道了。”

    接着又看了眼俞桑婉,眼神里都是恨意。

    俞桑婉装作没看见,跟着赫连肆进去了。

    “阿肆……”俞桑婉刚想问他些什么。

    岂料,赫连肆胳膊一抬,修长的手指落在桌面上,“你先前不是要调职吗?我批了。”

    “……”

    俞桑婉怔住,她万万没有想到,赫连肆让她进来,是因为这件事。“我……”

    赫连肆面上看不出什么,“有问题?”

    “……”俞桑婉咬着下唇,摇摇头,她能说什么呢?“没有。”

    “那就去准备交接一下吧!”赫连肆轻抚着浓眉,“你原来是考的新闻部,这样……还给你调回去,有问题吗?”

    “……没。”俞桑婉的嗓子眼似乎是黏在了一起,想要说些什么,却特别费劲。

    赫连肆看了她一眼,“新闻部和你一起考试的人里,你有熟悉的吗?我不喜欢用老人……死板、陈旧。”

    “呃……”

    俞桑婉此刻的心情,实在难以形容。但她还是想到了陈柯,于是点点头,“里面有个叫陈柯的……当时考试,综合测评就在我后面。”

    “陈柯……”赫连肆重复,“男的?”

    “嗯。”

    赫连肆对这点很满意,“好,我会考虑——你去吧!”

    “……是。”

    俞桑婉迟疑的答应,慢吞吞的转过身。往前走了两步,终究是不死心,蓦地转过身,“阿肆……”

    “嗯?”赫连肆扬眉,“有事?”

    “你……”俞桑婉秀眉紧蹙,“你怎么了?”

    这不像是平时的赫连肆啊!直到出事前,赫连肆还是一心想着她,为了她还和乐正生打架争夺的啊!为什么今天变成了这样?陌生而冰冷,就好像他们不曾有过瓜葛?

    “我?”赫连肆不解,“我很好,你觉得我怎么了?”

    “我……”

    俞桑婉所有未出口的话都被堵住了,她不清楚赫连肆的情况,不知道哪些能说、哪些不能说,她最怕的就是刺激的他像昨天一样犯病!

    想要说的话,只有生生被吞进肚子里。

    她摇摇头,“没有,我……出去了。”

    “嗯。”赫连肆微一颔首,低下头去再不看她。

    俞桑婉心头一揪,满腔苦涩与酸胀!他不要她了,他推开她了……

    门外,赫连霜还在守着,见她出来,立即上前,“你跟阿肆说了什么?”

    俞桑婉浑身无力,没有回答,只看向欧冠声,“欧秘书长,我现在收拾东西,等到新的发言人一来,我立即做交接——”

    “……”欧冠声愣住,半天才点头,“呃,好。”

    赫连霜却是笑了,“哈!阿肆调你走啊?那真是太英明了!你早就不该留在这里!太好了!”

    听着这话,俞桑婉默默攥紧手心,隐忍……不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