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8章 你这个老巫婆

    内院。

    赫连肆在房间内室,其余人都等在外面。

    康斯仁守着裴珮,裴珮却是看也不看他,只守着俞桑婉。俞桑婉现在只担心……赫连肆会不会发生意外!?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而来,门自动开开,赫连霜赤红着双眸,气势汹汹的进来。她往里面扫了一眼,直接走向俞桑婉。

    “……”俞桑婉张了张嘴,“阿……”

    但是,赫连霜满身杀气,扬起手狠狠扇在了她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俞桑婉脚下一个趔趄,眼前金星直冒。她捂住脸,隐忍着咬紧牙关。

    “靠!”裴珮一瞪眼,挡在俞桑婉面前,“又是你!你这个老巫婆!你凭什么打她?”

    赫连霜凶狠的眸光投射到裴珮身上,冷声哼到,“哼……死丫头!来人!把她给我……”

    “别别!”

    康斯仁慌忙上前来,将裴珮抱过来,“霜姐,这是我的人……您给我个面子——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

    裴珮不领情,在他怀里挣扎着、张牙舞爪,“放开、放开!这个老巫婆,以前就欺负婉婉……呐!”

    裴珮像是想到了什么,惊到,“是不是你这个老巫婆搞的鬼?你干了什么好事……唔……”

    康斯仁一把捂住裴珮的嘴,在她耳边低吼,“你消停点吧!怎么净惹事啊?有你什么事啊?知道这都是什么人吗?给我闭嘴!”

    他们这里闹着,赫连霜完全不在意,冷冷乜了一眼,“康斯仁,管好你的女人!霜姐给你这个面子!“

    说着,又将矛头对准了俞桑婉。

    这个时候,赫连霜简直对俞桑婉如有深仇大恨,扬起手来,又是一巴掌。

    “……”俞桑婉脸颊被打的高肿,可是,她却不能反抗!只能忍着,咬牙瞪着她!

    “还敢瞪我?”赫连霜指着她,“你这个贱人!我跟你说过的话,你是当做耳旁风了?你好狠毒啊!为了自己的私欲,现在是要害死阿肆吗?我有没有跟你说过,阿肆会出事的!”

    “……”俞桑婉粉唇紧闭,她也担心赫连肆,但是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吗?为什么婆婆能够这样理直气壮的指责她?

    “死丫头!”

    赫连霜气的不行,扬起手来又要打。

    “霜姐……”

    这一次,康斯仁出手了,他挡住赫连霜即将落下的手。

    “别打了……这样对一个女孩子,不合适。”

    康家的地位,赫连霜还是要顾忌的,忍了又忍,终于放下了手。

    内室的门开开,医生走了出来。

    “怎么样?”赫连霜立即迎了上去,跟在医生后面的还有秦梦舒。此刻,秦梦舒的眼睛是通红的。sriq

    “大姐……”秦梦舒哽咽了。

    赫连霜心头一沉,只听医生说到,“大小姐……总统现在还在昏睡,情况会怎么样,我也不好说,已经进行了催眠治疗,至于会怎样,得等他醒过来。”

    “昏睡……”

    赫连霜脚下一软,想到了五年前陆谨轩从傅家回来之后,也是这样……

    “啊……”

    “霜姐!”

    康斯仁急忙扶住她。

    “阿肆!”赫连霜脸色都白了,仇视的瞪向俞桑婉,“你满意了?俞桑婉,这就是你要的结果?你为什么这么狠啊?我那样求你,你都不能答应吗?你喜欢的究竟是阿肆,还是你自己!”

    俞桑婉的脸色也并不好看,她只有比赫连霜更心痛。

    “我能进去看……”

    “看什么?”赫连霜疯了一样,冲向她,不管不顾的将她往外推搡,“出去、出去!你还有脸看他吗?要不是你,阿肆不会变成这样!”

    “不……”俞桑婉泪眼婆娑,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被赫连霜推出门外,但是却不肯出去,双手死死扒住门框。“我不走!让我见见阿肆!”

    “滚!”赫连霜下死劲扣住她的手,狠狠剜了她一眼,“俞桑婉!你以后,不许再靠近阿肆!”

    “不……”

    俞桑婉的手不肯放松,赫连霜气的像是失去了理智,用力去扣,“放开,你给我出去!”

    他们两个人这样,只叫旁人看傻了眼。

    裴珮一看,哪儿能坐视不理?立即上前,一把抓住赫连霜的头发,用力一拉,“老巫婆,你给我放手!”

    谁都没有想到,一个小丫头能干出这种事来!

    康斯仁吓的不轻,忙上前抱住她,“珮珮、珮珮你乖……不要闹了!”

    “啊——”赫连霜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头发全部被扯乱了,人还被绊到地上,屁股摔的很疼,甚至脸上的妆都被带花了,自然是气急败坏。

    她指着裴珮气喘吁吁,“欧冠声!把这个小贱人给我绑起来!关押!”

    “……”欧冠声为难,这个裴珮一看就是康斯仁的心上人啊!康斯仁可是赫连肆的兄弟……

    “别!”康斯仁果然急了,恳求道,“霜姐,我的人不懂事……您看给我个面子——改天我定然备了大礼上门来赔礼道歉,你看你和我妈还约了喝茶是不是?”

    赫连霜气的要命,可是听了这话又犹豫了。

    康斯仁又去看俞桑婉,“俞小姐,我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再在这里待下去,你和珮珮都不会落好,现在先走行吗?”

    场面如此混乱,俞桑婉着实不忍裴珮因为她再冲动闹事,只好松开了手,“嗯。”

    康斯仁松了口气,带着两个女孩起来,“那……霜姐,我们就先告辞了,我改天来看阿肆、向您赔罪。”

    “走吧!”

    俞桑婉一步一回头,她实在是牵挂赫连肆。

    里面,只见赫连霜搭住秦梦舒的肩膀,“梦舒啊,不要哭了……你可要坚强点,阿肆还要靠你照顾呢!”

    秦梦舒抹着眼泪,点点头,“大姐,您放心,我会的。”

    内室。

    赫连肆双眸紧闭,眉间紧锁……这神情,分明是很痛苦。

    他虽然看着是睡着了,但是却像是在经历着什么苦难。

    赫连霜轻叹着,在他身边坐下,“哎……阿肆,天下女人那么多,换一个不行吗?为什么偏偏要是她!不行,不能是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