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7章 骂的就是你个人渣

    第二天一早,裴珮当真是和俞桑婉一起出门的。

    在车上,裴珮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她掏出来看了,却是一次都没有接,最后直接关机了事。

    俞桑婉看的明白,劝到,“不管怎么样,好歹是老板,这么不接电话,没事吗?”

    “能有什么事?”裴珮瘪嘴,“以为我稀罕当这个什么形象大使?嘁……别搞错了,是他们看中我,觉得我形象好!这年头,像我这样没有绯闻的艺人有几个?我这是帮他们!”

    俞桑婉失笑,“你啊!还是这么我行我素。”

    观潮。

    议事偏厅,半正式的场合。

    因为是公益活动会议,赫连肆没有定在古板的会议室。

    距离开会还有点时间,此刻,赫连肆其实是在会朋友。

    “哇!”

    窗口,一抹挺拔俊逸的身影蓦地转过来,一张白皙的脸、丹凤眼随时都像是在笑着。他胳膊一抬,展开来,“怎么样,你还是一个人啊?这么多年,就没要个女人?”

    赫连肆抬眸睨了他一眼,淡淡道,“不需要。”

    “嘿!”

    男人笑容更甚,走过来,往沙发上一坐,“我就奇了怪了!怎么就不需要了?你没有需求吗?都怎么解决的?你不是不行吧?”

    “康斯仁!”

    赫连肆咬牙,一字一顿的叫着他的名字。

    康斯仁立即举起双手,“行!不说了,我投降!你真是个怪胎!”

    侧门处,有人在门上敲了两下,接着便有人进来了。赫连肆不动声色,康斯仁却是抬头去看了,进来的——是秦梦舒。

    秦梦舒身后跟着人,端着托盘。笑意盈盈的走过来,朝康斯仁点了点头,在赫连肆面前站定,“阿肆,你早上又没吃吧?大姐让我过来,给你送点吃的……这是刚磨好的米粥,养胃的。”

    赫连肆蹙眉,抬手正要拒绝。

    可是,门口进来两个人——正是俞桑婉和裴珮。

    赫连肆要推开的动作,立即变成了端起碗,口气也改了,“好,我尝尝。”

    俞桑婉面上一僵,尴尬的别过视线。

    “这……”

    裴珮是第一次见到赫连肆这个真人,她这人一直对时政也不关心……此刻,见到赫连肆,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了!她本身就是暴躁直爽的杏子,一看到他,立即爆炸了。

    “靠!”

    裴珮一撸袖子,走上前去,睨着赫连肆,“哟!好久不见啊!”

    “……”赫连肆蹙眉,“你谁?”sriq

    俞桑婉知道要不好,慌忙去拉裴珮,“珮珮你不要闹!”

    “我怎么闹了?”裴珮眼睛直眨巴,指着赫连肆,“他是你丈夫啊!婉婉,我们是很多年没有见面了……可是,我没瞎啊!”

    说着挣脱俞桑婉,气急败坏的样子,“喂!你特么是不是男人?都以为你死了,原来你过的好好的啊?”

    赫连肆眉心紧蹙,放下了碗,“这位小姐,请你说话有点礼貌。”

    “你谁啊?”裴珮一懵,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赫连肆。”赫连肆忍着气,维持着风度。

    “靠!”裴珮大骂,“你是什么赫连肆啊!你干嘛呢?演戏呢?好玩儿吗?”

    “珮珮!”俞桑婉急的不行,又去拉人,“不要这样啊!”

    赫连肆脸色阴沉,显然是不高兴了,“这位小姐,请你注意一下场合……还有,想清楚你现在正在跟谁说话!”

    “呵!”裴珮恼了,哂笑到,“你还演呢?演上瘾了?是不是该给你发个‘小金人’奖什么的啊?你演技这么好,不当演员太可惜了!”

    “你……”

    “喂!”

    康斯仁也急了,忙上前一把抱住裴珮,“宝贝儿,你这是干什么?你平常跟我闹就算了……这是总统啊!你还能不能有点常识了?总统是你可以蹬鼻子上脸的吗?”

    “死人!”

    裴珮气的破口大骂,“你个死人!你给我放开!你懂什么,我这是为了我闺蜜!这男人,害了我闺蜜!婉婉她这五年是怎么过的?结果他呢?他竟然在这里过得好好的!这种人渣,我今天要替天行道!”

    “珮珮!”

    俞桑婉低吼着,拦在她面前,“他不是啊!他是赫连肆……谨轩已经没了,我求求你,不要这样……”

    “……”裴珮愣住,看看她,又去看看赫连肆。“婉婉,到底怎么了啊?”

    “慢着。”

    赫连肆蹙眉,款步走向裴珮。

    康斯仁看他脸色不好,忙护住裴珮,陪着笑脸,“阿肆啊!这是我的女人,她不懂事,我替她赔不是……你看在兄弟的面子上,饶了她这次啊!嗯?”

    裴珮却不买账,“谁是你这个死人的女人?我为我闺蜜,不后悔!人渣就是该被骂!骂我还嫌轻了!”

    赫连肆眉头紧锁,没有接这个话,却是直直的看着裴珮。

    许久,才问道,“你……骂的是我?你确定?”

    “废话!”

    裴珮敢作敢当,迎着他的目光,眼神笃定,“我骂的就是你这个人渣!”

    “呃!”

    倏地,赫连肆捂住了太阳穴。脑仁里一阵剧痛袭来……

    裴珮分明没有于说话,可是,他却好似听见她在说——

    “你这个人渣!婉婉她这五年是怎么过的……骂的就是你这个人渣!”

    “阿肆!”俞桑婉吓坏了,她想起了赫连霜和那个心理专家的警告,朝裴珮摇头低吼,“珮珮,求求你了……不要说了!”

    她刚要抬手去扶赫连肆,但是秦梦舒已经抢在了她前面,“阿肆!你怎么了?头疼吗?”

    康斯仁也愣住了,“阿肆!你这是——”

    他往门外扬声喊道,“欧冠声!快进来,你主子不对劲!”

    “是!”

    欧冠声匆匆赶来,赫连肆疼的五官皱紧、冷汗直冒。欧冠声立即吩咐亲卫,将赫连肆扶回内院,并嘱咐道,“快通知医生、大小姐……”

    “是!”

    混乱中,俞桑婉被挤到了一边。她明明该是最担心、也是最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人,此刻……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梦舒站在他身边!

    良久,裴珮拍拍她的肩膀,“婉婉……”

    “呜呜……”俞桑婉猛地抱住她,“珮珮,什么都不要说,让我靠靠、靠靠就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