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6章 如果当初不分开

    医院里。

    乐正生的伤口做了处理,但血还是一时止不住。手臂上,正在输液,输的是止血剂。

    医生护士出去,病房里安静下来。

    俞桑婉还是不放心,眉心紧蹙,“阿生,你感觉怎么样?”

    “婉婉。”乐正生靠在床头,样子还是有些虚弱,“对不起。”

    “……”俞桑婉一怔,扯了扯嘴角,“你瞎说什么呢?好好的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哎……”乐正生叹道,“你去找他吧!他看起来很生气。”

    俞桑婉垂了垂眼帘,“你要是一定要这么说,那我也要跟你说对不起……他把你打成这样。”

    乐正生笑了,“好,我们都不要道歉了……我现在没事了,你真的不用陪着我。”

    “……”俞桑婉纠结着,还是站了起来,“那,我回家了,明天再来看你。”

    “好。”

    出了医院,俞桑婉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了赫连肆的号码。

    只是,好久都没有人接。

    俞桑婉沉默,握着手机,头有点疼。

    都这个时间了,她不可能再回观潮,只能打车回了家。

    傅家。

    一进玄关,就听见里面闹哄哄的。

    “你给我站住!”这是裴珮凶神恶煞的声音。

    “才不!”小馒头奶声奶气,却是丝毫不退让的口吻。

    俞桑婉眉眼一挑,笑了起来。

    小馒头先看见了妈妈,立即迈着小短腿噔噔噔跑了过来,“妈妈!你回来了……这个女人她吃太多,她把最后一颗牛肉丸都抢走了!”

    “哎呀!”

    裴珮这时候挽着袖子出来了,冲着小馒头挤鼻子,“你这个小东西,你还敢告状!你怎么不告诉你妈妈,你咬了我一口……”

    说着把胳膊往俞桑婉面前举了举,上面确实有枚小牙印。

    “陆清明!”俞桑婉立即虎下脸来,“妈妈跟你说过什么?怎么可以咬人呢?”

    “……”小馒头一看,妈妈真的不高兴了,知道自己做错了。

    他们母子感情虽然好,但小家伙机灵的很,妈妈是不是真的生气,他是能分辨的。

    此刻,小馒头乖乖的把裤子一扒拉,毅然决然的闭上眼,“妈妈,小馒头错了……你打屁股吧!”

    这么说着,声音里已经带着哭腔。

    俞桑婉和裴珮相视而笑,最后,是裴珮把小馒头抱了起来。“好啦!陆先生还真是英勇……阿姨和你开玩笑的,阿姨可喜欢你啦!阿姨不能让你妈妈打你小屁屁。”

    小馒头眼睛里蒙着雾气,懵懂的样子。

    “不是阿姨,是姐姐。”

    “啊?”裴珮一愣,瞬时眼睛弯成了月牙,“为什么呀?”

    小馒头噘着嘴,“妈妈说过,结婚的才是阿姨,单身的是姐姐……”

    “真可爱!”裴珮抱住小馒头的脑袋,对着肉呼呼的脸颊‘吧唧’亲了一大口,“我们不要吵架了,交个朋友吧!”

    小馒头认真的看了眼裴珮,脸颊竟然有点红,“嗯,好吧!看在你是漂亮姐姐的份上……我们就交朋友吧!”

    “呃?”裴珮一怔,随即大笑,“哈哈……陆先生真帅!我们去玩儿吧?”

    小馒头不敢走,眼巴巴的看着妈妈。

    俞桑婉还是没有笑,瞪了小馒头两眼,“去吧!你是男生,要让着姐姐。”

    “嗯!”小馒头嘟着嘴点头,“我知道了。”sriq

    裴珮朝她挤挤眼,抱着小家伙上楼了。

    ……

    晚上,裴珮跑过来和俞桑婉挤一个被窝。

    “啊……”裴珮舒适的叹了口气,“真舒服——婉婉,还记得以前,你和我挤在我们家的那张小床上吗?”

    “嗯。”俞桑婉抿唇,想到以前的时光,笑了。

    裴珮翻了个身,“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竟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你的儿子竟然都这么大了。他长得真像陆谨轩啊!怎么会那么像?他那个人,杏格那么霸道,所以生儿子基因也霸道,完全遗传了他哈!”

    “嗯。”俞桑婉静静听着,点点头。

    “哎……”裴珮托着下颌,“明天一早,我得去观潮,和你一起去行吗?”

    这次,裴珮是因为一个当局的公益活动来的。

    公益活动的赞助商,是圣都康家……而裴珮正是康家旗下的签约艺人。

    裴珮虽然名气一般,但是胜在她形象好,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负面新闻,是以这一次的公益活动,康家才舍弃了那些大牌,选中了她。当局对于这个决定,也是很满意的。

    俞桑婉歪着头看她,“我是没问题,但是你不跟你老板一起去?”

    “嘁!”裴珮瘪嘴,“我去我的,不理他!”

    “嗯?”俞桑婉听着这语气,勾住她的脖颈,“听着好有庸念啊!你和你老板,有什么吗?”

    “我去!”裴珮急忙摇头摆手,“别瞎说啊!他一个花花公子,以为钱多就能让我从了?你是不知道,他的女朋友……都没有超过三个月的!据说,最短的一个,才两天!”

    “……”

    俞桑婉直眨眼,“两天,怎么分的?”

    “嘁!”裴珮冷笑,“听说啊,是因为他嫌弃那个女的美甲眼色晃眼!”

    “……”俞桑婉被噎住了,这真是个奇葩的公子哥啊!

    她想了想,叹道,“不过,裴珮,你也不小了……也可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这次你来,你妈叮嘱我了……说是有好的,让我给你看着点。”

    “嘁。”裴珮直抖肩膀,“别!你认识的都是豪门公子哥,我喜欢……暖男!嘻嘻,暖男知道吗?”

    “嘁!”

    俞桑婉哂笑,拉过被子将她兜头蒙住,“睡觉吧!这世上哪里有什么暖男?我看你还是去梦里找!暖男,就是四处搞暧昧的代名词!”

    “哈哈……”

    裴珮没心没肺的笑着,打着哈欠睡了。

    黑暗里,俞桑婉看着裴珮的睡颜,心里是羡慕的。多少年过去了,裴珮还是和当初一样……而她,已经苍老了。

    很多时候,不是自己想要改变、想要成熟,而是经历的那些事,逼着人不得不改变。

    俞桑婉望着天花板,叹气……如果那一年,她和谨轩没有于小城分开,她今天也许依旧享受着他的宠爱,活的像个孩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