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5章 老子忍你很久了

    俞桑婉还没说什么,乐正生这边已经不对劲了。

    他脸色苍白的像纸,下意识的伸手拉了俞桑婉一把。

    “阿生?”俞桑婉一惊,慌忙扶住他,满脸都是担忧之色,“怎么了?很不舒服吗?”

    “嗯。”乐正生蹙眉,点点头。

    “你吃药了没有啊?”俞桑婉忙去摸他的口袋。

    乐正生摁住她的手,苦涩的笑了,“没有带……”

    “什么?”俞桑婉眉毛一横,咬牙骂道,“你不要命了?怎么嘱咐你的?”

    “你知道的。”乐正生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我……一向粗心大意惯了。没事,回去吃也是一样的!”

    “别狡辩了!”俞桑婉气不打一处来,这个人病的这么严重……几个哥哥都是因为这个病过世的,他怎么还能这么不注意?

    她一拉乐正生,低吼道,“走!回医院。”

    “不行啊!”乐正生拉住她,摇摇头,“不能就这么走……”

    俞桑婉一怔,抬头去看赫连肆。

    赫连肆此刻脸上的表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刚才是被完全忽视了?他就站在这里,可是俞桑婉呢?全程只看着乐正生!说出来的话,字字句句也都是对乐正生的关心!

    俞桑婉看着他,粉唇动了动,“阿肆……”

    “哼。”

    赫连肆嘴角一勾,抬起手解开西服扣子,一粒一粒、慢条斯理。

    俞桑婉头大了,有种不好的预感,“你要干什么?”

    赫连肆脱下西服,用力往地上一扔,抬手一指乐正生,“来,打一架吧!”

    “别闹!”俞桑婉慌忙拦在他们之间,直摇头劝阻着,“阿肆,你不要这样……阿生病了,他不舒服,我先带他回医院,回头再和你解释。”

    又是解释?赫连肆脸色阴沉,没有接俞桑婉的话。而是继续朝向乐正生,“打不打?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不要躲在女人身后!”

    完了,又补充道,“乐正生,我忍你很久了!成天缠着我的女朋友干什么?!”

    “你的女朋友?”乐正生的火气也被挑了起来,勾唇讥笑道,“是啊!这个女人是你的……可是,你好好保护她了吗?她为你吃了多少苦,你他妈都知道吗?”

    乐正生越说越来气,“你是帝国最尊贵的人?嘁,依我看,你是帝国最糊涂、最没用的男人!”

    “什么?”赫连肆一张脸,彻底黑了,如此挑衅……是个男人都接受不了!

    “不用说了,打吧!”

    乐正生也不畏惧,“打就打,实话告诉你,我也忍你很久了!”

    两个人的架势一拉开,为难的便是俞桑婉。

    俞桑婉回身拦住乐正生,低声说道,“阿生!你这是干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不怪他的,你不要这样。”

    乐正生低头看她,拳头攥紧,“婉婉,我是替你不值啊!他这么糊涂……”

    “不……”俞桑婉红着眼摇头,“我不怪他。”

    他们这样耳鬓厮磨、窃窃私语,赫连肆看了只有更加生气!

    赫连肆再不废话,径直上前,单臂伸直,直接将乐正生一把拽了过来。他是军人出身,又获得过最高荣誉猎人勋章,一般男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此刻虚弱的乐正生?

    “阿生!”俞桑婉吓得惊叫。

    乐正生被他拽的踉跄,还没站稳,一记直拳已经落在了脸颊上。

    赫连肆的拳头上像是带了刺,乐正生被打翻在地,嘴里立即喷出一口血来!sriq

    看到了血,俞桑婉更是慌乱,惊叫着扑过去,“血!不要啊!阿生!”

    乐正生不能再流血的!他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俞桑婉心疼乐正生,也心疼前程往事全部忘记的赫连肆,她挡在乐正生面前,含泪朝赫连肆摇头,“阿肆,我命令你……停手,也不行吗?你说过的,以后一切都听我的!”

    赫连肆一怔,随即笑了。

    “哼。”他乜了她一眼,轻声道,“你知道吗?我说听你的,前提是……你是我的女人!而你现在在干什么?你在为了另外一个男人,求我!你在为了另一个男人掉眼泪!”

    “不……”俞桑婉想说,她的眼泪不光是为了乐正生。

    可是,赫连肆像疯了一样,推开她,拎起乐正生,重重的又是几拳头!

    看到血肉模糊的乐正生,俞桑婉终于控制不住,吼道,“赫连肆!你住手!你要再打下去,我会恨你!”

    “……”赫连肆蓦地的顿住,拳头停在半空。他不敢置信的看着俞桑婉,她刚才说了什么?她恨他?

    接触到他的眼神,俞桑婉内心一阵绞痛,但是此刻她却顾不得。

    “阿生!”俞桑婉过去扶起乐正生,他的嘴里、嘴角,鼻子里都是血!

    俞桑婉猛抬头,瞪着赫连肆,低吼道,“你一直都是这样!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一遇到不让你顺心的事,从来都不听人解释!全世界,就你一个人是对的吗?”

    “……”赫连肆愣住,喉结微一滚动。

    “阿生。”俞桑婉扶着乐正生起来,“你流了好多血!我们现在必须回医院……你能行吗?”

    乐正生苍白着脸,点点头,“嗯。”

    “嘁!”赫连肆看不下去了,鄙夷到,“一个男人,流点血会死?”

    这话正戳中了乐正生的痛处!

    俞桑婉愤恨的剜了他一眼,“闭嘴啊!你知道什么?你就这样说?你是总统,可你也不能轻言一个人的生死!你这个自以为是的臭毛病,多少年也改不了!”

    说完,扶着乐正生出去了。

    赫连肆呆呆的看着他们,半晌才回过神来。

    扬起脚,狠狠踢在茶几上。

    口中骂道,“shirt!”

    为什么?小丫头为什么这么气他?

    等等……

    赫连肆突然蹙眉,好像想到了什么——俞桑婉刚才说,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他的毛病都是一样……还有,他说他的臭毛病很多年了!怎么说的好像,他们认识了很多年一样?

    “呃!”

    脑仁突然一阵抽痛,赫连肆晃了晃脑袋,无法停止。

    他又从口袋里掏出药瓶,倒出一粒来,干吞下去……许久才慢慢恢复过来。

    但,她究竟为什么会那么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