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4章 男人吃起醋来真幼稚

    裴珮从酒店出来,就给俞桑婉打电话。

    “喂,亲爱的……”裴珮一副黏腻的口吻,听的直让人起鸡皮疙瘩。

    俞桑婉午休的时候,在餐厅接电话,“宝贝儿,说重点吧?人到哪儿了?”

    “嘤嘤。”裴珮带着哭腔,“人家现在打车,你什么时候回来宠幸人家?”

    “好好说话!”俞桑婉佯装恼怒,“不然我甩了你!”

    “卧槽,多少年没见了?你居然凶我!”

    “哈哈……”俞桑婉笑了起来,“你先回家,傅家很好找,已经和管家打过招呼,房间也安排好了……你先睡一觉,等到小馒头回来了,让他陪你玩,我和我爸回去的晚。”

    “哼!”

    裴珮一哼,“就知道欺负我,一来就哄我给你带孩子!”

    “哈哈……”俞桑婉朗声笑着,“宝贝儿,乖啊!”

    她挂上电话,一转身,正好撞上赫连肆。

    “啊……”俞桑婉吓了一跳,怔怔的看着他。他是什么时候来的?站在她身后多久了?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啊!

    赫连肆垂眸看着她,真是绝美的一张脸!但是,怎么能这么伤人呢?

    “总……”俞桑婉嘴巴动了动,“阿肆……”

    “呵。”赫连肆轻笑,冲忙了鄙夷和自嘲,扬声重复,“宝贝儿?”

    “啊?”俞桑婉才反应过来,慌忙要解释,“不是的,她是裴……”

    刚说了一个字,才想起来,现在眼前的人是赫连肆,他没有谨轩的记忆……

    于是改口,“是我的朋友。”

    “是吗?”赫连肆更觉可笑,“你的朋友真多啊!而且,个个都比我重要!”

    “阿肆……”俞桑婉急了,抬起手想要去拉他。

    可是,赫连肆已经转过身去,往前走了。

    俞桑婉的手悬在半空,神色落寞,口中喃喃,“不是的,阿肆……是珮珮啊,你忘了我,也忘了和我有关的一切——”

    晚上要加班,因为有活动。

    俞桑婉是来了才知道,此刻她正在休息室里给赫连肆换衣服。

    想了想温声说到,“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是想听解释,我随时都可以跟你说。答应我,不要喝太多,好吗?”

    “哼。”

    赫连肆勾唇,问到,“你真的这么在意我?”

    “是。”俞桑婉眼底湿了,“阿肆,我们不要闹别扭了,好吗?”sriq

    说实话,她这样温声细语,赫连肆不可能不动容。他扯了扯嘴角,“再说吧!”

    看着他出去,俞桑婉还是不能放心。她不用出席这样的场合,但今天她却要过去一下……因为今天乐正回来。乐正这个人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向不会照顾自己,她怕他会忘了。

    从侧门出去,俞桑婉掏出手机给乐正生打了个电话。

    此刻的乐正生却正和赫连肆在一起。

    赫连肆面上无波,气场却很强大,乐正生在他面前倒是有些显得弱了。

    赫连肆举着高脚杯,嘴角噙笑,“来,乐正先生,今日幸会,我敬你一杯。”

    “……”乐正生没有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出在等着他。

    只是,总统敬的酒,他怎么能不喝?

    眉心微蹙,手机就响了。乐正生瞄了一眼,当然不会接,“是,属下多谢总统抬爱。”

    说着,举起杯子,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呵。”赫连肆浅笑,“乐正先生酒量不错,不如……我们去偏厅单独喝?”

    “这……”乐正生眉心蹙了蹙,实在是为难。但着实不好推辞,只能硬着头皮上。“是。”

    赫连肆嘴角一勾,转身往前走。乐正生抚了抚太阳穴,隐隐有些不适。

    两个人在路上,却碰见了俞桑婉。俞桑婉手上拿着手机,正抱怨着,“阿生怎么不接电话?”

    三个人,就这样唐突的撞在了一起。

    俞桑婉怔愣,“……”

    乐正生面色不好,朝俞桑婉默默摇了摇头。

    赫连肆一见他们之间这种无声的交流,就起火!冷笑一声,“俞记者,你这是给谁打电话?你要去哪儿?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在休息室等我吗?”

    “……”俞桑婉看了看乐正生,怎么好说什么呢?她已经明显感觉到赫连肆不高兴了。

    如果是以前的谨轩,他一定会理解……可是,现在他是赫连肆啊!

    “哼。”

    赫连肆冷笑,径直往前走了。进到偏厅里,赫连肆从酒柜上取下两只酒,推了一瓶到乐正生面前,一扬唇,“请吧!乐正先生。”

    俞桑婉一看,上乘的勃艮第!

    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拦住乐正生,“总统,阿生不能喝!”

    “……”赫连肆的脸色立即沉了下去,他手一抬,屏退了众人。深邃的眸光变得极富挑衅,“不能喝?笑话!难道他不是男人吗?还是我的面子不够?”

    “你……”

    俞桑婉气结,站在了乐正生面前,却被乐正生拉住了。

    乐正生朝她摇摇头,“没事,我喝。”

    “哼。”赫连肆冷笑,“请吧!”

    乐正生握住瓶身,浓眉紧蹙,脸色比之刚才又白了几分。

    赫连肆已经仰起脖子,往脖子里面灌了!他哪里是喝酒?分明是喝醋!

    乐正生犹豫片刻,也只能奉陪。但是他没喝两口,就剧烈咳嗽起来,“咳咳、咳咳……”

    “阿生!”俞桑婉忙伸手夺过,“别喝了!你身体不好,不要逞强!”

    “俞桑婉!”赫连肆没绷住,抬手在唇边抹了一把,“你够了!你现在是在我面前护着这个男人?!”

    “阿肆!”俞桑婉皱着眉,朝他摇头,“你讲点道理好不好?阿生还在住院!他不能喝酒的,他的口袋里现在还装着药!”

    “那我呢?”

    赫连肆听不进去,事实上,被爱情蒙蔽了的男人,智商、情商什么的都是狗屁!

    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直逼着俞桑婉质问,“你刚才还在休息室里嘱咐我不要多喝!现在,你眼里只有他了?你有没有劝过我?他身体不好,不能喝?那我喝死没事是吧?”

    “……”俞桑婉愣住,这个男人吃起醋来,怎么这么幼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