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2章 病了也不消停

    这几天俞桑婉一直在医院里照顾乐正生,乐正生情况稳定了些,转入了病房。

    休息日,俞桑婉带着小馒头来探望他。

    “阿生!”小馒头肉嘟嘟的身子从门缝里钻进来,直跳到病床上。

    乐正生忙伸手将小家伙接住,他现在体质还比较虚弱,为避免感染,还戴着口罩。

    小馒头看不到他的脸,皱着包子脸抱怨道,“阿生,你怎么了?为什么遮着脸?”

    “小馒头。”俞桑婉忙拉过儿子,耐心解释道,“阿生病了,和平时不一样……遮着脸是保护阿生,知道吗?小馒头懂事,安安静静的陪着阿生,不要闹他。”

    “噢。”小馒头郑重的点点头,立即乖巧了不少,“阿生,你身体不舒服,小馒头一定听话。”

    “乖。”

    乐正生揉揉小家伙的脑袋,朝俞桑婉点点头。

    俞桑婉打开保温桶,“熬了汤,你喝一点。”

    “好……”

    ……

    观潮。

    欧冠声收好文件,迟疑的看向赫连肆。

    赫连肆看都没看他,直接低喝道,“说!”

    “是。”欧冠声一凛,“总统,俞记者的辞呈……怎么处理?”

    这件事,赫连肆一直没有给示下,他不能不问啊!总统内阁发言人,是不能一直空着的……现在是欧冠声兼任,但他本身的工作量就很大,实在是顾不过来。

    如果俞桑婉真的不做了,批了辞呈也好招新人啊!

    赫连肆握着笔,用力将笔帽盖上。

    “她最近在做什么?”

    “这……”欧冠声一怔,“属下不是很清楚。”

    “废物!”赫连肆毫不留情的剜了他一眼。

    欧冠声可委屈,他一个人忙都要忙死了,是真没有空打听啊!

    “……”赫连肆郁闷的舒了口气,“打电话让她回来上班!”

    辞呈都没有批,她就敢不来?职业操守呢?

    “……”欧冠声脊背一挺,“是,属下这就去办。”

    从内室出来,欧冠声急匆匆去给俞桑婉打电话。

    接到这通电话,俞桑婉也颇为吃惊,“什么?要我回去工作?”

    “是啊!”欧冠声受了气,口气也不是太好,“俞记者,不是我说你……这辞呈都没批,你怎么就好不来的?”

    “我……”俞桑婉语滞,她是没有想到会这样。

    因为这件事是父亲出面的,赫连肆那边又安静了这么久……她还以为,他已经批了。

    既然没有批……俞桑婉点点头,答应道,“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回去销假。”

    挂了电话,欧冠声不放心,怕赫连肆‘刁难’,又命人去调查了这几天俞桑婉的行踪。

    果然,他才回去,赫连肆就又问,“查清楚了吗?这几天,她在忙什么?”sriq

    欧冠声一脸便秘的表情,支吾道,“是,属下查是查了……”

    只是,这结果只怕不是总统想要的啊!

    “唔。”赫连肆沉吟,猛地吼道,“要你说就说!你很想去扫厕所?”

    “不是。”欧冠声痛定思痛,毅然决然的表情,“傅宪林的学生乐正生病了,这几天住院……一直是俞记者在照顾。”

    赫连肆愣住,当着欧冠声的面,脸上的表情尴尬的无法收住。

    是了,那天她迟到,就说是因为乐正生出事了!结果这些天,她一直都在忙乐正生的事情?

    赫连肆不想承认,但他确实是酸的不行。薄唇紧抿,“乐正生到底什么毛病?”

    “一点小伤……没什么大碍。”欧冠声查来的,是乐正生的入院诊断,一点点外伤,确实不是大病。

    一点小伤……就让俞桑婉在医院里照顾这么多天?赫连肆揉了揉眉心,看来,是他低估了这个乐正生在她心里的位置!

    “哼。”赫连肆哂笑,觉得自己真是可怜。

    不但有个已经过世的外甥挡在他前面,现实里,还有个不离不弃、守着她多年的蓝颜知己!

    欧冠声偷偷打量着赫连肆,大气不敢出。

    只见赫连肆打开了行程表,他面上无波,翻看着、修长的手指在上面轻轻敲击着。

    许久,才说道,“冠声,你去安排一下……”

    “是。”

    ……

    傅宪林下班来了趟医院,还给乐正生带来了消息。

    “阿生,原先跟你说的那个活动,你能出席吗?”

    “嗯?”乐正生一怔,苍白的脸上写着迷茫,“师父,我可以去吗?”

    这些年,他虽然一直跟着傅宪林。但是,并不能够像傅宪林那样独挡一面,他原先并不是学经济出身,能够有今天的这样的进步,当然也不容易了。

    傅宪林点点头,眉心却微微拧着,“是,可以去……”

    他没有说,这是赫连肆那边特意提出来的。

    “师父。”乐正生笑了,有这样的机会,他当然是高兴的,“可是,我现在这样……”

    他的身体还没有康复,的确是不方便。

    傅宪林替他考虑,“或许能够抽出几个小时来?这样的机会不多,我可以把你正式介绍给大家……毕竟你在这一行,还是新人,现在是信息爆炸的年代了,人脉还是很重要的。”

    乐正生也知道这个道理,决定了,“师父,我一定去。”

    俞桑婉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叹息道,“病了也不消停。”

    “我会小心的。”乐正生笑了,“婉婉,我跟着师傅这么多年了。”

    “知道了,我没不让你去。”俞桑婉摇头笑笑,“药要带好了,不许喝酒……不能太累,不要等到结束才回来,差不多就行了。”

    乐正生抬起手比了个军礼,“是!”

    晚间,傅宪林和俞桑婉一起回家。

    车上,傅宪林问女儿,“桃桃,现在阿生这样,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俞桑婉微怔,垂眸叹道,“爸,我当阿生是家人。”

    傅宪林静默片刻,“爸懂了,爸不逼你做任何决定……实在没有拥分,爸带着你和小馒头过一辈子。”

    “爸。”俞桑婉握住父亲的手,想起了涂珊妮,“您这么多年一个人,会不会寂寞?其实,我不介意有后妈的。”

    “呵呵。”傅宪林笑了,“傻孩子,爸爸这辈子有你和小馒头就足够了。”

    莫名的,俞桑婉有些心虚……父亲这辈子,是被涂珊妮伤的透透的了!

    她养着涂珊妮这件事,必须永远瞒着父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