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0章 阿肆,我是喜欢你的

    观潮。

    赫连肆结束完会议,时间已经不早了。

    他在休息室里做休整,欧冠声端着茶杯递到他手边,“总统,喝水。”

    “嗯。”赫连肆看了他一眼,接过杯子问到,“我的手机,没有响过?”

    欧冠声愣了一下,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意思,无奈的摇摇头,“没有。”

    赫连肆蹙眉,心情越发不好。他是没有想到,俞桑婉人没来,到头来连个电话也没有打给他?这要他怎么相信,她心里是在意他的?难道这就是替身?终究和陆谨轩本人,是不一样的!

    欧冠声看着赫连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们共事多年,赫连肆还能看不出来欧冠声有事?

    眉头一拧,不耐烦的低吼,“你有什么话就说!再在我面前这副样子,小心我给你罚去扫厕所!”

    “呃……”欧冠声吓得浑身一震,忙低下头,急急说到,“总统,是这样……属下这里有份辞职信,是傅先生前两天亲自交给属下的——属下认为兹事体大,没敢声张,以为您今天能和俞记者和好,所以属下就……”

    听着这话,赫连肆也猜到了。

    脸色越发阴沉,眉峰一挑,“辞职信?她的?”

    “……是。”欧冠声看着他的脸色,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赫连肆被噎住,讥诮的勾了勾唇,“呵!好,好的很啊!”

    她连辞职信都递上来了?也就是说,她一早就做好打算要离开他了!那还答应他什么,说一定会来站在他身边?所以,今天的答记者会,只剩他一个人苦苦等候!

    赫连肆有种被愚弄的感觉,他的一腔热情,就这么被人无视了……践踏了!

    胸腔里,一团火苗,蹭蹭蹭的往上窜!这股心火,不做点什么,实在是灭不了!

    赫连肆放下茶杯,一把抢过手机,拨通了俞桑婉的号码!他都想好了,如果这次她再不接,他就直接去傅家!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被甩了!他赫连肆没有恋爱过,不是不能输,但是不能这么窝囊!

    俞桑婉那边,立即接了。

    “阿肆!”俞桑婉的声音里透着欢喜,“你开完会了?”

    “呵。”赫连肆干笑,“我问你,你为什么没有来?”

    “我……”俞桑婉委屈的解释,“我打的车子,在路上遇到点事故,所以……”

    “是吗?”赫连肆已然怒火中烧,听不下去这种解释,“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自己开车?你不要告诉我,傅宪林的千金连辆车子都买不起!”

    “不是……”俞桑婉匆忙摇头,否认道,“不是这样的,因为谨轩以前是因为车祸……所以我,这些年一直不能自己开车……”

    她哪里知道,这个时候提起陆谨轩,对于赫连肆而言,是种绝对的刺激!

    果然,赫连肆哂笑道,“呵!又是陆谨轩!?我问你,在你心里……现在,他和我,对你来说,谁更重要?”

    “……”俞桑婉怔住,他这么问,要她怎么回答?他们明明就是一个人啊!

    她的沉默,赫连肆却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俞桑婉,你真的……喜欢我吗?”赫连肆问着,口气充满了心痛,他脑子里只要想起赫连霜说过的话和那张陆谨轩的照片,就有着各种不确定和不自信!

    俞桑婉艰难的开口,“阿肆,我是喜欢你的……真的。”

    “是吗?”赫连肆哂笑,“因为什么?”

    “……”俞桑婉语滞。

    赫连肆干笑,笑声里透着决绝,“因为外甥像舅舅?”

    说出这句话,他同样不好受!他可以接受她的过去,但接受不了她对他的感情里有着其他的原因!

    “唔……”俞桑婉捂住嘴巴,惊讶不已,“你……你怎么知……”

    他怎么知道的?赫连霜那么小心的人……不是一直都避免让赫连肆接触到一切有关谨轩的信息吗?

    但是,她没有意识到,这话彻底断了赫连肆的念想!

    赫连肆失望了闭了闭眼,脸色都透着几分苍白。一时间,他仿佛万分疲惫,良久,才叹息道,“果然,是这样。”

    “阿肆!”俞桑婉急了,“不是,你听我解释。”

    “不用了。”赫连肆轻笑着,“你连辞职信都递交了,答记者会我空等你几个小时……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sriq

    “我……”

    顿了顿,赫连肆又说到,“俞桑婉,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能玩弄我!”

    说完,果断切断了通话!

    “阿肆、阿肆!”

    俞桑婉对着手机里高声喊着,可惜……那一端的赫连肆再也听不到她的呼喊了。

    怎么办?阿肆生气了!谨轩生气了!

    俞桑婉站了起来,往观潮门口走。她的辞呈应该还没有批,现在她的指纹应该还是可以用的!既然他开完会了,她可以去找他了!她要把这件事解释清楚!

    一转身,俞桑婉挪动着伤脚。

    手机却在手里震动起来,俞桑婉拿起来一看,是乐正鹏打来的。

    “喂,乐正叔叔。”

    里面传来乐正鹏焦急的声音,“婉婉,你在哪里啊?你的事情忙完了没有?如果忙完了,麻烦你过来看一看阿生,好不好?”

    俞桑婉心头一跳,“乐正叔叔,您别着急,发生什么事了?”

    “阿生他……进深切治疗部了!”

    只这一句话,就足够俞桑婉放下一切了!

    她拔腿要走,可是又顿了顿,往回看了一眼……观潮里,谨轩就在里面!

    可是,她现在不得不赶去医院!乐正生对她而言,是最好的朋友。即使没有男女之情,他也数次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对她伸出过援手。在这个时候,她不能只顾自己。

    想到这里,她硬下心肠,决定走到路边去叫车。

    一辆黑色宾利停在她面前,俞桑婉看了一眼就慌忙跑了过去。

    她径直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去,“爸,你忙完了,正好……我们一起去医院吧!”

    车里的人,赫然是傅宪林。傅宪林见到俞桑婉,讶然道,“桃桃,你怎么在这里?”

    “爸,先开车……路上说,阿生情况不太好!”

    “好。”

    傅宪林吩咐司机开车,凝神看着女儿,眉头紧锁、始终没有松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