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6章 不要这么叫我

    乐正鹏匆匆赶来,气喘的厉害。

    “阿生呢?”

    俞桑婉忙上前,“乐正叔叔,阿生在里面,现在先签字吧?”

    “哎,好!”乐正鹏握着笔签字。

    俞桑婉看着他,这五年后的再见面,只觉得他苍老了很多。这些过去了,唯一的儿子又不在身边……

    手术室外面安静下来,乐正鹏和俞桑婉都有些尴尬。

    接触到乐正鹏的目光,俞桑婉讪讪道,“乐正叔叔……”

    “哎。”乐正鹏叹息,“你……和阿生不能在一起吗?”

    俞桑婉怔住,因为当年的事情,乐正鹏对她很是不喜……此刻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想而知,乐正鹏为了儿子,已经一再妥协。

    “叔叔……”俞桑婉惭愧不已。

    “哎。”乐正鹏却打断了她,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意思,“你不要急着回答我,我也知道,如果能够在一起,你们早就在一起了……但是,我还是想替我儿子说几句话——”

    他顿了顿,言辞充满了恳求。

    “给阿生一次机会吧!他,是个可怜的孩子。”

    俞桑婉咬着下唇,久久无法回应……

    手术室的门推开了。手术本身并不复杂,关键的就是乐正生的血止不住,这会儿推出来,他还在输血。

    乐正鹏和俞桑婉齐齐迎了上去,乐正鹏没好意思靠近,俞桑婉站在前面,握住乐正生的手,“阿生,怎么样了?医生都给你下病危了,吓死我了!”

    “没事。”乐正生苍白的脸上挤出个笑容,“你也知道的,我不能流血……那是老毛病,就是看着凶险,输上血就没事了。”

    蓦地,他皱了皱眉,疑惑道,“婉婉啊,你怎么在这里啊?这个时间,你不应该在这里啊!”

    “啊?”俞桑婉一怔,这会儿也才反应过来。

    ——她原本是要去观潮的!

    因为乐正生的事情,她一心担心他,竟然忘了!

    乐正生松开她的手,催促道,“快走吧!现在去,记者会应该还在进行!”

    “可是……”俞桑婉还是犹豫,乐正生现在这样,她就这么走掉好吗?

    乐正生知道她想什么,勾唇笑了笑,“不用担心,我现在不是好得很吗?输血了,没事了。快去吧!既然做了决定,就不要退缩……”

    见儿子这样傻,乐正鹏在一旁没忍住,低吼道,“阿生!你长长脑子,也替自己想想!”

    “爸。”乐正生笑了,“您别上火,小心血压啊!”

    接着又催促俞桑婉,“快走吧!你要是因为我失去他……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俞桑婉眼眶热了,泪水含在眼眶里,哽咽道,“那……阿生,我走了!回来再看你。”

    “好……”

    乐正生松开她,笑着看她转身离去,渐渐跑远。

    “蠢货!”乐正鹏气的直骂,“你说你图什么?你离家出走五年……为的就是这个结果?”

    乐正生很平静,看着父亲,“爸,等我出院,我就跟你回家……你,还认我这个儿子吗?”

    “……”乐正鹏愣住,呆了半天,许久才叹道,“哎……回家,回家好。”

    ……

    观潮。

    原先定的答记者会,已经延迟了。

    赫连肆不时抬起腕表看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但是俞桑婉还没有到。不仅如此,打她的手机还不接。

    此刻,赫连肆气压很低。他不知道俞桑婉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还不来?今天,她又到底来不来?

    前面,门被推开。赫连霜带着人进来了,秦梦舒不起眼的站在她身后,一副恭顺的样子,但视线却一直往赫连肆身上瞟。

    “……”赫连肆蹙眉,口气不悦,“姐,你们来干什么?”

    “阿肆。”赫连霜摇摇头,往安静的记者厅看了一眼,“还要等吗?到现在,她还没来,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赫连肆眉间一道淡淡的沟壑,“她会来的,一定是有事耽误了。”

    “阿肆啊!”赫连霜急了,过来拉住赫连肆,“姐姐本来不忍心告诉你!但是你太傻了!事到如今,姐姐就告诉你……你知道俞桑婉为什么喜欢你吗?”

    赫连肆一挑眉,喜欢一个人……还有什么具体的原因?

    能够说出来的,那都不是理由!

    “哎。”赫连霜眼波流转,叹道,“因为你,和谨轩……很像!”

    “……”赫连肆一怔,瞳仁皱缩,“什么意思?”

    赫连霜摇着头,“你不记得谨轩的样子了?这也难怪……我可以给你看看。”

    她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了几下,举到赫连霜面前,“看看吧!这是谁?”

    赫连肆盯着手机上的照片,那么一瞬,觉得太荒唐了,“这不是……我?”

    “不。”赫连霜摇头,残忍的否决了,“这是谨轩,你们确实很像……都说外甥像舅舅,但是像到你们这种程度的……并不多见!”

    “……”

    赫连肆薄唇微张,眼角含着一丝讥诮,“姐姐,你开玩笑吧?”

    赫连霜脸上没有一丝破绽,郑重的看着赫连肆,“你觉得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

    “……”赫连肆默然,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他确实是被这个事实给打击到了!

    如果,他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外甥的替代品……那他就太可笑了!sriq

    赫连肆眉眼低垂,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再次拨通了俞桑婉的号码。

    这一次,她倒是很快接了。

    “喂,阿肆?”俞桑婉的声音,明显带着喘息。

    赫连肆皱眉,“为什么还没来?为什么电话一直打不通?”

    “我……”俞桑婉忙解释道,“我刚才在医院,没有信号,所以没接到。”

    “医院?”赫连肆勾唇,追问,“你为什么会在医院?”

    “是这样的,乐正生他出了点事,我必须赶过去……”

    “俞桑婉!”赫连肆一听,立即粗暴的打断了她。因为她的这个理由,胸口变的很憋闷!

    他质问道,“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还是对你来说,这个日子并不重要?对你来说,我究竟算什么?”

    俞桑婉怔住,“阿肆……”

    “不要这么叫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