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5章 总要一起面对

    秦梦舒也急了,甚至有点不顾忌形象。

    “阿肆被你害成这样,我还管得了这么多吗?”

    “我害的?”俞桑婉惊愕,满含讥诮的瞪着秦梦舒,“秦小姐,你真的喜欢阿肆吗?或者,我应该这么问,你喜欢过一个人吗?”

    “……”秦梦舒脸色冷下来,“你什么意思?”

    俞桑婉哂笑着摇头,“秦小姐,我知道阿肆现在的局面很不好,但是……我和他不存在谁害谁!我和他,是彼此相互有情!”

    “你……”秦梦舒没有想到俞桑婉会这么说,她原先还以为,俞桑婉是会替赫连肆考虑的。

    这么一来,气的脸色发白,指着俞桑婉控诉道,“你真是没有廉耻心!和自己丈夫的舅舅,你怎么好意思的?就不怕以后下去没有脸面面对你的丈夫吗?”

    “嘁。”俞桑婉哂笑,摇头,“那就不用秦小姐你操心了!这里不欢迎你,请你马上走!”

    “这么说……”秦梦舒没有走,依旧不依不饶,“三天后的答记者会,你真的会去?”

    “哼。”俞桑婉勾唇笑了,样子淡淡的,“我去和不去,那都是我的事,用不着告诉你吧?秦小姐,请你马上走!”

    “……”秦梦舒咬牙,一跺脚,嘴里念叨着,“不行,绝对不能让你抢走阿肆,不能让你毁了他!”

    ……sriq

    被秦梦舒这么一闹,俞桑婉反而没有迎先那么犹豫了。她能够想象,此刻的赫连肆一个人面对了多少压力……他都愿意不顾这些阻力承认她,她又有什么理由退缩?

    那些非议,总要一起面对!

    另一面,秦梦舒直接去了观潮。

    她去找了赫连霜,见到人就开始哭诉,“大姐,您得管一管啊!不能让阿肆真的和那个俞桑婉成了啊!”

    赫连霜也知道了这件事,也很发愁。“哎……”

    “大姐。”秦梦舒急着说,“我不是为了我自己啊!阿肆如果真的不喜欢我,他大可以在众多名媛千金里挑选合心意的……可是,要娶自己的外甥媳妇,算是怎么回事啊?”

    赫连霜忙拍拍她的手,“你不要这么着急,以我对俞桑婉的了解,她不会来的……到时候,还是阿肆一个人。阿肆等不来人,那个答记者会,又有什么意义?”

    “她不会来?”

    秦梦舒惊愕,直摇头,“不!大姐,您错了!今天我去找过俞桑婉的了,她可不是这么说的!她的态度很坚决,她还说她和阿肆彼此相爱,让我不要多管闲事!看样子,是要和阿肆并肩站到底啊!”

    “什么?”

    赫连霜一惊,她的确没有想到这一点。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真的就完了!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耳边,秦梦舒还在聒噪个没完,“大姐,没有多少时间了,您一定要想办法啊!”

    赫连霜眉头紧锁,“不要急、不要慌,我想办法、一定想办法……”

    ……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赫连肆晚上特意打来电话,“婉婉,明天不要忘了。”

    “嗯。”俞桑婉握着手机,郑重的应了,“我知道的。”

    “那,你好好休息……”赫连肆温声说到,“不要怕,你不是一个人。”

    “嗯,好。”

    挂上电话,俞桑婉一抬头,看到父亲傅宪林站在门口。她心头一跳,“爸。”

    “嗯。”傅宪林点点头,“你做决定了?明天真的要去?”

    “嗯。”俞桑婉舔了舔干燥的唇瓣,“爸,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的……我只想我们一家人团聚。”

    许久,傅宪林叹息着,嘴角挂着一抹苦笑,“好,既然你想好了,爸爸也就不说什么了。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嗯。”俞桑婉很感激父亲,“爸,谢谢你……一直这么理解、支持我。明天,你也会去吗?”

    傅宪林想了想,“一早我和阿生有点事,来得及的话,自然会赶过去。”

    “好,那爸你早点休息。”

    “嗯,你也是。”

    这一夜,俞桑婉压根没有休息好,只要想想第二天要面对的一切,哪里还有睡意?

    很早,她就醒了。答记者会是在下午一点,俞桑婉洗了澡,画了个淡妆,还和往常一样照顾小馒头,送去了学校。

    等待的时间特别难熬,中午的时候,家里只有她自己。俞桑婉也没有什么胃口,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准备动身了。

    出门的时候,接到父亲的电话。

    “喂,爸,你忙好……”俞桑婉刚一开口,就被傅宪林急切的打断了。

    “桃桃!”傅宪林口气焦急,“我现在还在忙,刚才让阿生先赶回去了……但是他路上出了点事!医院给我打电话了!我现在抽不开身,你能过去看看吗?”

    “啊?”俞桑婉连连点头,“在哪家医院啊?我马上过去!”

    “好,我把地址发给你!”

    挂了电话,俞桑婉打车,匆匆赶去了医院。

    到的时候,急诊室里一片混乱。俞桑婉急急拉住一位护士,“请问,刚才有个乐正先生……”

    护士也很忙,指了指楼上,“他的姓很特别,我记得……被送到楼上手术室了!你快去吧!”

    “噢,好,谢谢!”俞桑婉一听,更是担心不已,急忙上了楼。

    刚一到,手术室的门就开开了。医生拿着病历本喊道,“乐正生、乐正生的家属在哪里?”

    “我、我是!”俞桑婉慌忙跑上前,“医生,乐正生怎么样了?”

    “他是伤势不重,不过在清创缝合过程中,发现他血很难止住……现在需要输血!”医生急道,“你是他什么人?我现在要给他输血,也要下病危通知,需要家属签字……”

    “我签!”俞桑婉忙接过笔,“我是他朋友。”

    “朋友?”医生挑眉,拦住他,“那不行!这个必须要直系家属签字!他没有妻子、或者父母吗?”

    妻子……自然是没有的。

    俞桑婉一皱眉,“那,我现在联系他父亲!”

    医生有些着急了,“快着点吧!患者的血很难止住……”

    “好!”俞桑婉急急掏出手机,给乐正鹏打电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