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0章你算她的什么人

    从赫连霜口中,俞桑婉大概了解了五年前陆谨轩经历的事情。

    俞桑婉久久无法平静,睫毛轻颤,“您是说,他去找我……他去找我了!”

    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那天我离开,他去找我了!”

    “是。”赫连霜拉住她,“谨轩是被我父亲带回来的……带回来之后,情况很不好。他昏睡了很久,醒过来就像个婴儿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你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心血,才让他成为今天这样!”

    “可是……”

    俞桑婉虽然没有亲眼看见,可是只要想到那个画面——

    向来意气奋发、无所不能的谨轩,变成个脑袋空空的人,她就……心疼啊!

    她哭着朝赫连霜大喊,“那您为什么把他变成了赫连肆?他是谨轩啊!”

    “婉婉……”赫连霜也直掉眼泪,“我只想给谨轩最好的,就算是现在我后悔了,也晚了啊!如果你要跟他相认,就必须承担他回到五年前那一场病!”

    俞桑婉怔住,她怎么做得到呢?

    赫连霜注意着她的神色,接着说,“婉婉,你那么爱谨轩,真的忍心吗?万一谨轩他……”

    “啊!”

    俞桑婉痛苦的抱住脑袋,摇晃着,“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我只是想要丈夫,想要给我的孩子一个爸爸!为什么这么难?”

    “对不起、婉婉,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清明!”赫连霜眼泪簌簌往下掉。

    俞桑婉闭上眼,对于她有几分真心忏悔完全不想去深究!现在摆在她面前的事实,已经让她进退两难!

    她抬起手,拿开赫连霜的胳膊。

    赫连霜一怔,“婉婉,你要走?”

    “……”俞桑婉不说话,转过身径直往外走。

    “婉婉!”赫连霜惊得拉住她不放,“你不要去啊!会伤害了谨轩的!”

    “阿姨……”俞桑婉背对着她,重重的闭了闭眼,“虽然我很同情您的遭遇,但是……您真的太自私了!”

    说完,挣脱赫连霜慢慢往外走。

    赫连霜怔住,呆呆的看着她,却没有淤拦她。她知道,俞桑婉妥协了……

    “哼。”赫连霜勾唇,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

    赫连霜猜的不错,出来后,俞桑婉的确没有淤去找赫连肆。

    她现在脑子太乱了,需要冷静冷静。

    可是,再怎么冷静,心还是痛的!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傅宪林和小馒头都已经歇下。进了玄关,乐正生却还在等着她。

    “婉婉。”乐正生从里面迎出来,一眼就察觉到她不对劲。“怎么了?”

    俞桑婉垂眸,什么也不说。

    乐正生看她这样就是知道情况不好,“没有和赫连肆把话说明白吗?你们……没有和好吗?”

    “……”俞桑婉压抑着情绪,但还是逸出一声,“呃……”

    “说话啊!到底怎么了?”乐正生真是着急了,搭住她的肩膀,“赫连肆欺负你了?还是赫连霜欺负你了?”

    “不……”俞桑婉绝望至极,“不能说!谨轩会崩溃的,谨轩一直病着……”

    乐正生愣住,低头看着她,听着她咿咿呀呀、呜咽着说那些原因。这要他能怎么能帮忙?可以做的,他都做了。

    他只能叹息着,将俞桑婉轻轻拥入怀里。他甚至连句安慰的话,都不知道怎么给她。

    “真的,就这么放弃了吗?”

    俞桑婉靠在他肩上,失神的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谨轩不能有事的。”

    比起失去他,她更加不想看见他出事啊!

    ……

    隔天,赫连肆到的比较早。事实上,他一个晚上,基本也没怎么睡。

    昨天,因为俞桑婉的态度,他确实是生气了。硬着心肠冷了她一个晚上。可是,一早看到手里那么多未接来电,所有憋着的气就都全消了。这么看来,小丫头心里还是不愿意分的!

    真是,还真是小孩子。

    这么一想,他又觉得是自己错了。

    他一个大男人,比她大那么多,跟个小孩子计较什么?反正,以后也是要宠一辈子的。

    于是,起早了——想要早点见到她。不知道,她今天会不会给他准备早餐?

    欧冠声跟在赫连肆后面,看赫连肆的眼神一直往边上瞄,不由说到,“总统,您今早喝什么?属下去给您准备。”

    “不用。”赫连肆摇头,“等她来吧!”

    欧冠声微怔,解释道,“俞记者吗?她今天请假了。”

    “什么?”赫连肆蹙眉,“我为什么不知道?”

    “这个……”欧冠声吞了吞口水,“俞记者打电话给属下,说是身体不舒服,属下心想那就休息吧……”

    “胡闹!”赫连肆气不打一处来,“你算她什么?你就准假了?我才是她的上司!”

    这一通骂的,欧冠声直接没了声音。他是秘书长,准个假还是有权利的吧?看总统这样,是不是又和俞记者吵架了啊?真是要命,上司谈个恋爱,他为什么要跟着遭罪啊!

    “那……”欧冠声也是傻了,“现在要俞记者回来吗?”

    “你傻啊?”赫连肆气急败坏,“她都不舒服了,你还让她来?你这么歹毒?”

    说完,疾步往里走了。

    欧冠声一脸颓败,越发肯定了——吵架了,一定是吵架了!

    进到里面,赫连肆是坐立不安。欧冠声在那里和他说一天的流程,他也完全听不进去。

    手上把玩着手机,终于还是点开了。

    ——婉婉,昨晚我休息的早,没有看到你的电话……你不舒服吗?哪里不舒服?

    信息发出去,半天没有回应。

    赫连肆急了,也不理会喋喋不休的欧冠声,拨通了俞桑婉的号码。可是,这一次……是俞桑婉的手机关机了!

    “……”赫连肆一下蹦了起来,“关机了!”

    欧冠声愣住,嘴角直抽抽,总统一惊一乍的,好吓人。

    赫连肆没有可商量的人,只能看向他,“女孩关机,是什么意思?”

    “这……”欧冠声一脸苦相,“就是不想理人呗……”

    赫连肆急了,握紧手机,婉婉生气了!也是,他不接她的电话,她可不是要生气吗?他睨了欧冠声一眼,粗声问到,“怎么办?”

    “呃……”欧冠声斗胆,挤出一个字,“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