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9章陆家一对龙凤胎

    最终,俞桑婉还是被赫连霜带到了她的院子里。

    “婉婉,擦擦脸,喝点水。”赫连霜此刻,完全换了副嘴脸,握住俞桑婉的手。

    “快别哭了,这件事……也是造化弄人啊!”

    俞桑婉静静的看着她,语气也是平平的,“您说吧!到底为什么这样?”

    “哎……”赫连霜叹道,眼睛已经红了,“谨轩和你说过,他有个弟弟吗?”

    俞桑婉蹙眉,又是弟弟?

    她点点头,“知道,是妃萱的双生弟弟、昱轩。”

    “双生弟弟?”赫连霜轻笑,摇摇头,“是弟弟没错,但……并不是什么双生弟弟。”

    “……”俞桑婉错愕,一时语滞。这又是怎么回事?

    赫连霜看了看她,神色有些落寞,“我和谨轩的父亲,我们感情不太好,这你也是知道的——但你知道为什么吗?”

    俞桑婉茫然,她听说过,是因为赫连霜太强势……说实话,男人确实都不喜欢女人这样。

    “呵。”赫连霜笑了,“是不是听说,是因为我太强势?”

    “……”俞桑婉不说话,只是垂下了眼帘。

    “真是可笑。”赫连霜哂笑,透着无奈,“是,我是强势,这一点我承认……可是,最重要的原因是,谨轩的父亲在外面有人——”

    “……”俞桑婉讶然,这一点她是当真从来没有想过!

    说实话,陆宇森和赫连霜比起来,要随和亲近的多。比起赫连霜,俞桑婉自然更偏向于陆宇森。

    赫连霜一脸哀怨,“我怀妃萱的时候,那个女人的孩子也在肚子里了——我们两个的孩子,是一起出生的!当我知道这件事,你要我怎么接受?当时,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俞桑婉静默,听着心惊。

    作为女人,她此刻是同情赫连霜的。不管怎么样,男人出轨、背叛家庭,都是不可原谅的。

    “事发之后,那个女人……我处理了!”

    赫连霜说着这话,双拳不自觉握紧。

    俞桑婉蹙眉,很想问问她,她是怎么处理那个女人的?可是,想了想……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问。

    “可是,孩子呢?”赫连霜眼睛有些潮湿,“那个孩子,和我的妃萱一样大……我要怎么办?陆宇森当时苦苦哀求我!我没法伤害一个孩子,只有把他带了回来……”

    往事不堪,她顿了顿,哽咽的很。

    “带回来要怎么说?没办法,只好说是妃萱的双生弟弟……这就是陆家一对龙凤胎的来历!”

    俞桑婉内心波澜,反握住赫连霜的手。“阿姨……”

    “可是!”赫连霜猛地皱眉,神色也变得凄厉,“你知道吗?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已经认了,养了这个孩子……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样样都要抢在谨轩前面!”

    回忆一一道来。

    “陆宇森口口声声说是要弥补昱轩,要给他最好的教育,小小年纪就开始攻读商科、又准备送他去军校!他以为我不知道吗?他就是想要昱轩和谨轩争!”

    每一个母亲,为自己儿子的心情……都是没有错的。

    俞桑婉看着赫连霜,突然觉得,她也是可怜人。

    “可是……”俞桑婉道,“昱轩不是丢了吗?他还能和谨轩争什么啊?”

    “放屁!”

    赫连霜仇恨满布,一时间口不择言,也顾不得什么修养了,“这么多年,陆宇森一直在找那个野种!我帮他瞒着这种丑事,结果呢?他并没有一刻放弃过!我可以给那个野种一口饭吃,但是绝对不能让他来抢谨轩的东西!”

    “……”俞桑婉无奈,“阿姨,我觉得您……”

    “婉婉!”赫连霜急切的拉住俞桑婉,她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你这么喜欢谨轩,你不想他过得好吗?他现在是总统了!没有人再能争得过他!”

    俞桑婉并不赞同,“阿姨,你问过谨轩吗?他是不是愿意您这样为他安排?坐上那个位子,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赫连霜怔住,这个问题,她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一直以来,她都是凭着自己的意愿、做每一件事。

    但这个时候,她并不知道反思,“为什么不是?帝国最尊贵的人!我的儿子,是最优秀的了!”

    “可是。”俞桑婉无奈摇头叹息,“他已经不是您的儿子了……他成了另外一个人!连一声妈妈,您都不能听他叫,您……忍心吗?”

    “……”

    赫连霜呆住,眼神也暗了下去。

    俞桑婉继续劝说,“阿姨,谨轩就是谨轩……可是您现在把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不是真正的他啊!他连自己真正的模样都不知道,成为帝国最尊贵的人又有什么用?”

    “阿姨,人的幸福不是用身份来衡量的。谨轩忘了自己,忘了妻子、忘了孩子,活成另外一个人……他不会快乐的!”

    俞桑婉说着,跪在赫连霜面前,“阿姨,婉婉求您!让谨轩回来吧!我知道您委屈,可是……您的想法不能代替谨轩的啊!上一代的恩怨,为什么要谨轩来承受?他不应该活成你想要的样子,而是应该活成他想要的样子啊!”

    赫连霜神情呆滞,脸色苍白。

    口中喃喃着,“不、不,我没有错的、我都是为了他好!”

    “阿姨……”

    “婉婉!”

    赫连霜突然也跪了下来,拉住俞桑婉,“就算是阿姨不好,但是,你不能认谨轩啊!”

    “……”俞桑婉愣住,“为什么?”

    “谨轩当了阿肆五年了!”赫连霜声泪俱下,“他已经不是谨轩了,他是阿肆啊!他以前就有人格分裂症状,你要是给他这么大的刺激……他会受不了的!”

    俞桑婉一怔,是啊……谨轩病了!

    赫连霜握住她的手在颤抖,“听我说,谨轩的精神状况一直不好,五年前她从傅家回来,治了很久才稳定的!那段时间,他就像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啊!不知道自己是谁……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吃饭、洗漱都要人照顾!”

    “……”俞桑婉惊愕,她不知道啊!

    “五年前,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