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8章我要做亲子鉴定

    俞桑婉一路往观潮赶,路上还在给赫连肆打电话,可是怎么也不通。

    “接啊!谨轩,求求你,接啊!”

    一直到进入观潮,赫连肆的电话还是没有接通。没办法,俞桑婉只能往内院里去。幸好,内院的人也都知道,她是赫连肆的发言人,并没有阻拦她,她有指纹录入,一路是畅通无阻的。

    “俞记者,今天放假,还有事啊?”

    “是。”

    俞记者敷衍着笑笑,其实已经心急如焚。

    进了内院,俞桑婉凭着记忆,往赫连肆的院子方向走。

    前面路上,有脚步声传来,急匆匆的、人数还不少。

    俞桑婉顿住,她是跑着过来的,天气又热,此刻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看着前方。一看,顿时愣住了,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是赫连霜!

    她手心一紧,立即就想要掉头。

    可是,赫连霜喝道,“你要去哪儿?”

    “……”俞桑婉稳了稳心神,“阿姨,我要见谨轩……求求您,不要拦着我,我和他已经分开五年了!小馒头还在家里等着爸爸!”

    她这么一说出来,整个嗓子都哑了,听着就心酸。

    “你!”赫连霜却是一瞪眼,厉声喝道,“你胡说什么?”

    她神色惊慌,看了看后面的下属,低吼道,“你们都退远一点!”

    “是。”

    屏退了众人,赫连霜上前靠近俞桑婉,眼神和口气都很恶劣,“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疯了吗?在这里喊什么‘谨轩’?不是已经带你去祭拜过谨轩了吗?”

    “不……”

    俞桑婉眼睛里有一点潮湿,摇着头,“阿姨,您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我?”

    “……”赫连霜一怔,“你什么意思?”

    “不然您为什么要这样处心积虑的拆散我和谨轩?”俞桑婉指着里面,“阿肆明明就是谨轩!那个墓地,分明就是空的!”

    “……”

    赫连霜惊愕,瞪大了眼睛,像是受了莫大惊吓。她一把扼住俞桑婉的胳膊,情急中,力道相当的大!

    “啊……”俞桑婉蹙眉,痛呼。

    赫连霜浑然不在意,那眼神像是和她有着深仇大恨,“你挖坟?你竟然挖了谨轩的坟?俞桑婉,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你真的以为,你是小馒头的母亲,我就不敢弄死你?”

    “我无所谓!”

    俞桑婉胳膊被她捏的生疼,但她没有被赫连霜眼底的寒霜给吓住。

    “阿姨,你这样做,才是真正的有悖伦常!阿肆根本就是谨轩!你到底为了什么,要自己的儿子叫自己‘姐姐’?你想过没有,谨轩要是知道他的人生毁在你手里,会怎么样?”

    “你胡说什么?”赫连霜还是抵死不承认,“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看你是真的疯了!阿肆怎么是谨轩?不是告诉你不是了吗?你这是在为自己的见异思迁找借口吗?”

    “哼!”俞桑婉冷笑,她是见识到赫连霜的无耻了。

    她微垂着眼帘,淡淡道,“究竟是不是,很简单就能确认!我只要拿到阿肆的头发,立即就可以和小馒头做亲子鉴定!”

    她们四目相视,谁也不肯退让!

    “你想怎么样?”

    赫连霜凶相毕露,完全不遮掩了。但是,她也明显心虚了!亲子鉴定一做,必然引起轩然大波!

    “我警告你,你什么都不要做!否则,我会做出什么来,我自己都不知道!”

    俞桑婉勾了勾唇角,哂笑到,“好啊!阿姨你要怎么样,我都等着!我只知道,我和谨轩分开五年了……他没有死,小馒头却五年没有爸爸!太残忍了!”

    说着,绕过赫连霜就要往前。

    “你回来!”

    赫连霜用力拽住她,下了死劲,恨不能将她的胳膊折断!

    “不!”俞桑婉不从,“放开我!我要去找谨轩!”

    “你疯了?告诉你,不要提这个名字!你听不懂吗?”

    赫连霜急红了眼,扬起手狠狠扇向俞桑婉,‘啪’的一声脆响,直接将俞桑婉打翻在地上。

    “……”俞桑婉捂着脸,愤恨的抬头瞪过去,“阿姨,我受了您这一巴掌,因为您是谨轩的母亲!可是,我尊敬的是您的身份,不是您这个人!孝道让我不能怎么样,可是,您阻止不了我和谨轩相认!”

    一边说,一边从地上起来,擦了擦嘴角又往前走。

    “别走!不许走!”

    赫连霜一着急,拉住俞桑婉,“来人啊!把她拿下!”

    “……”俞桑婉惊愕,不敢置信的看着团团围过来的下属,“阿姨,您这是要干什么?您想抓我?”

    “你以为我不敢吗?”赫连霜冷笑,“凡是伤害到我儿子的事情,每一样,我都会不择手段解决掉!”

    “呵呵……”俞桑婉干笑,摇着头,“您知道吗?最伤害谨轩的,就是您!”

    赫连霜皱眉,低喝道,“带走!”

    “我看你们谁敢?”俞桑婉环视一圈四周,她这么一吼,下属们竟然都不敢靠近了。

    她直直看向赫连霜,“阿姨,您以为我还是六年前和您在东华认识的那个女大学生吗?您还能随意将我揉搓?不要想了!现在的我,是傅宪林的女儿!您要是不怕谨轩失去傅宪林这员大将,大可以对我为所欲为!”

    赫连霜怔住,露出惊慌之色,是的,她不敢!

    让她更加吃惊的是,俞桑婉会用这个来威胁她!

    果然,谨轩是她的底线……

    赫连霜立即变换了态度,上前拉住俞桑婉,“孩子,有些事你不知道,这样,你跟我去内院,我们坐下来,我好好跟你说……”

    “……”俞桑婉红着眼、闭着嘴,根本不相信她。

    “婉婉啊!”赫连霜真是急了,苦苦祈求她,“你听我一次,谨轩是我的儿子啊!我这么做,自然是有迎因的……有哪个母亲愿意让儿子叫自己姐姐?我这都是为了他好啊!”

    俞桑婉一言不发,无法理解她的话。

    “婉婉,给阿姨点时间,嗯?阿姨跟你解释!”

    赫连霜苦苦哀求,“婉婉,我这是为了谨轩啊!你这样去认谨轩……他会没命的!”

    俞桑婉惊愕,蓦地看向她……这是什么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