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5章错了、错了啊

    赫连霜病倒,刚好又赶上公众休息日,俞桑婉没见到赫连肆,心里一直忐忑不安。

    手机响的时候,还以为是赫连肆,看都没看就接了。

    “阿肆!”

    可是,里面却传来赫连霜冰冷疏离的声音,“是我。”

    “……”俞桑婉怔住,粉唇微颤,“阿姨。”

    “我们见一面吧!”赫连霜淡淡道。

    俞桑婉咬住下唇,“好。”

    她们确实应该见一面,有很多话都应该摊开来说了。

    “我去观潮?”

    “不用,我们在外面见面。”

    挂了电话,俞桑婉眉头紧皱,为什么要在外面见面?她心里不踏实,总感觉会有事。

    ……

    准备好,按照约定的地点,俞桑婉去见了赫连霜。

    赫连霜坐在车上,冷冰冰的睨了她一眼,“上车。”

    “是,阿姨。”

    上了车,赫连霜立即吩咐司机开车。俞桑婉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只静静的坐着不说话。车子一直往僻静的地方开,最后,停在一处幽静的山林。这里看起来很安静,像是私产。

    赫连霜淡淡道,“下车吧。”

    俞桑婉跟着下了车,环视四周,“阿姨,这里是?”

    “你不是一直要见谨轩吗?我现在带你来了。”

    赫连霜睨了她一眼,嘴角挂着抹意味深长的笑。

    俞桑婉当即一怔,见谨轩?赫连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分明谨轩就活的好好的!赫连肆现在一定就在观潮啊!

    “来吧!”

    赫连霜径直往前走了,俞桑婉皱眉只好跟上。

    山林里,有座幽静的小别墅。很安静也很干净,显然是常年有人打理的。

    “大小姐。”

    一进门,立即有管家上来应门。

    “嗯,准备好了吗?”

    “是。都准备好了,和往年一样。”

    俞桑婉越发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赫连霜往里走,带着她进了一处院子。这院子尤其的绿树如茵,但是……却又有种说不上来的荒凉与寂寥。

    再往里走,空气里弥散着一股香火的味道,还有什么燃烧的气息……

    俞桑婉一惊,抬头一看,眼前赫然有座墓碑!

    “哎……”赫连霜叹道,“你一直拜托我,我都没有让你来,你以为,我是故意刁难你吗?孩子,我是真的没有空啊!现在,谨轩就在这里,你和他好好说说话吧!”

    “……不!”

    俞桑婉不敢置信,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竟然真的是谨轩的墓碑?不,这不是真的!赫连肆明明就是谨轩啊!这个墓碑又是怎么回事?

    “不、不……”俞桑婉惊愕的捂住嘴巴,抗拒的摇着头。

    “孩子。”

    赫连霜的口吻,突然变得很柔和。

    “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惦记着谨轩的……对你来说,阿肆不过是个替代品吧?是,他是和谨轩很像,可是再像,他也是舅舅、不是谨轩啊!你这样选择阿肆,对谨轩、对阿肆,都是不公平的!”

    “不、不是……”

    俞桑婉已是泣不成声,“不是这样的,阿肆就是谨轩!”

    “啊?”赫连霜讶然,“你怎么会这么想?你这孩子,病的真不轻啊!”

    “不是,我没有病!”俞桑婉泪眼朦胧,“我见过阿肆肩膀上的纹身,zero……和谨轩的一模一样,还有……”

    “你这孩子!”

    赫连霜没有听完,就将她打断了,不敢置信的摇着头,“就这样,你就认定阿肆是谨轩?真是荒唐!他们甥舅俩一起长大,有多少习惯和教育都是一起的!就这些细节相似,你就判断他们是一个人?”

    “……”俞桑婉怔住,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你啊!”赫连霜叹道,“原来你竟然是这么想的!那我可以告诉你,你想错了!”

    “我……”

    赫连霜指着墓碑,言辞振振,“如果像你认为的,阿肆就是谨轩,那我这是干什么?我这是在咒自己的儿子吗?我是谨轩的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的儿子?”

    俞桑婉哑口无言,心下一片空白。

    “哎……”赫连霜连连叹道,“孩子,你想错了啊!你错把阿肆当成谨轩,竟然做下这种糊涂事……好好陪着谨轩,和他说说话吧!”

    身后脚步声远了,赫连霜已经走开,把她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俞桑婉盯着墓碑,眼睛生疼,泪水成串流下。她抬起手,轻抚着墓碑,指尖颤抖的厉害。

    “谨轩、谨轩……”

    尽管她极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可是……怎么争得过眼前的墓碑?

    压抑了许久,终于,俞桑婉仰天闭上眼,嘶吼道,“谨轩!”

    对不起、对不起,怎么办?婉婉对不起你!

    这一夜,俞桑婉都守在墓碑前,没有离开。

    ……

    天亮,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俞桑婉魂不守舍,回了家。

    “婉婉。”乐正生从楼上下来,见到她疾步上来,“怎么了这是?”

    俞桑婉似乎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说话,整个人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径直往楼上走,进了房间,把自己扔进了床里。

    乐正生不放心,赶紧追过去,“婉婉,出了什么事?”

    俞桑婉好半天没有反应,最终拉过被子,将自己兜头盖住,呜咽着,“错了、错了啊!怎么办,谨轩、谨轩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乐正生再没有勇气掀开被子。因为他知道,有关于陆谨轩的一切,都是他比不过的。

    地毯上,躺着俞桑婉的手机,已经打了静音。

    难怪,一整晚她的手机都没有人听。

    乐正生伸手要去捡起来,屏幕上闪烁起一通来电。是——赫连肆!

    乐正生蹙眉,感觉有些古怪。他没有接,等着通话自动结束。

    屏幕刚熄灭,又进来一通。这一次,竟然是个久违的名字,乐正生眉毛挑了挑——是唐越泽!

    他不禁往床上看了一眼,最近婉婉这样奇怪,难道和唐越泽有关?要知道,因为陆谨轩的离世,唐越泽也消失了五年……现在他突然出现,婉婉就不对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

    悄无声息的,乐正生划开手机,记下了唐越泽的号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