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4章身体不想要了吗

    一大早,俞桑婉就进了赫连肆的休息室。

    以前,这里是她不愿意进的地方,能避免就避免,但是现在……看这里的一切,都那么亲切。

    她把早点摆好,正中间是昨晚就开始熬的汤。

    随后,她给赫连肆发了条信息。

    ——到了就进休息室,有好吃的。

    这个时候,赫连肆刚好踏进行政楼,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他立即掏出来看,读到这条信息,嘴角随即扬起——这有了爱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回信息太麻烦,他直接加快了步伐。

    进办公室之前,直接阻止了欧冠声,“你不用进来,去忙吧!”

    “呃……是。”

    赫连肆迫不及待,但是推开休息室门时,动作却又是小心翼翼,生怕惊动了里面的人。

    俞桑婉果然没有察觉,腰身突然就被人圈住了。肩膀上,一股重力压下来。赫连肆埋首在她颈窝里,“什么?好香啊!”

    俞桑婉笑着拉他坐下,“你总是不吃早餐,就喝杯茶,这样不好……这是我做的,以后每天都会监督你,还这么年轻,身体就不想要了吗?”

    “呵呵。”赫连肆坏笑着,“这么在意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好不好,你不知道吗?要我帮你回忆回忆?”

    “你……”俞桑婉脸一热,直直盯着他,还真是过去和现在完全没有区别啊!谁说他正经来着?

    “好好吃东西。”俞桑婉嘴巴一嘟,不跟他计较,反正都习惯了。

    “先喝汤……熬了很久的。”

    赫连肆不动,张着嘴,“你喂我。”

    真是……跟孩子一样。可是怎么办?俞桑婉还就愿意宠着他。只好拿起勺子,盛了一勺汤送到他嘴边。

    “啊……”

    赫连肆刚把嘴巴张开,休息室的门就被猛地撞开了。

    伴随着欧冠声急促的声音,“大小姐,您不能这样啊!总统他……”

    可是,有什么用?

    赫连霜已经进来了,看到这画面,恼火不已、气血上涌,直直走向俞桑婉。

    赫连肆一皱眉,立即站了起来,将俞桑婉护在身后,“姐,你怎么来了?”

    “阿肆,你让开。”赫连霜不看他,只盯着俞桑婉,口气相当严厉,“俞桑婉,你要是还认我是谨轩的母亲,就不要躲在阿肆身后!”

    一听这话,俞桑婉压抑的情绪已经爆棚!

    她一把推开赫连肆,直直迎着赫连霜的目光,“阿姨,您有什么指教?”

    “指教?”赫连霜冷笑,“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不是一向很能装吗?谨轩走了以后,你是怎么说的?会把我当成母亲一样来孝顺,这就是你孝顺的态度?”

    听她口口声声提谨轩,俞桑婉心如刀割!

    赫连霜指着赫连肆和俞桑婉,“你们,这是有悖伦常的,知道吗?你们这么做,怎么对得起谨轩?”

    赫连肆早已听不下去,“姐,你一定要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吗?谨轩早就过世了……”

    “你闭嘴!”

    赫连霜横了他一眼,质问俞桑婉,“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要霸着阿肆?”

    什么叫霸着?他本来就是她的谨轩啊!

    俞桑婉知道,此刻她说什么也没有用,索杏心一横,点了点头,“是!”

    她这样肯定的态度,让赫连肆松了口气,也吃了颗定心丸。他下意识的去握住她的手,深情的看着她,“婉婉。”

    见他们这样四目凝视,赫连霜气的浑身打哆嗦,“你们……在我眼皮子底下,竟敢、竟敢……”

    气急了,找不到合适的措辞,赫连霜竟然扬起手来,将桌上的保温瓶一手给打翻了!

    那里面装着的,是滚烫的浓汤!

    俞桑婉是最清楚不过的,她眼珠子一瞪,赶忙拉开赫连肆,“阿肆!小心啊!烫!”

    “嘶——啊……”

    赫连肆被拉开了,可是俞桑婉自己的胳膊却是被汤汁严严实实泼洒着了。汤汁太烫,立时将肌肤烫的火红,疼得她胳膊直颤抖,忍不住痛呼出声!

    “婉婉!”赫连肆心疼的不行,又因为她护着自己感动的不得了,“傻瓜,烫着我能怎么样?我是个男人,总比你抗的住!”

    赫连霜看的两眼发直,他们这是……心心相印,分不开了?不行,不能这样!

    “啊!”赫连霜突然捂住心口,面容痛苦,身子往后倒。

    “大小姐!”欧冠声吓了一跳,慌忙扶住她。

    赫连肆一惊,“姐!”

    他回头看了眼俞桑婉,“婉婉……”

    俞桑婉手上虽然疼,可是赫连霜毕竟是谨轩的母亲啊!她推了推赫连肆,“我没事,你快去!”

    “……嗯。”

    赫连肆过去,将赫连霜打横抱起,冲着欧冠声喊道,“快去叫医生!门开开,回内院!”

    “是!”

    闹哄哄的场面,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俞桑婉一个人待在休息室里,心下一片凄凉——怎么会这样?她到底是哪里让赫连霜不满意?赫连霜就这么见不得她和谨轩在一起?

    桌上的饭菜,分明还冒着热气,但……似乎已经凉了。

    赫连肆去了内院,这一整天都没有回来,看来,赫连霜的情况不太好。

    俞桑婉等到了下班时间,自己离开了观潮,看看手机,始终没有勇气拨通他的号码。

    回到家里,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情绪低落,也没有开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啪’的一声,灯亮了。俞桑婉蓦地闭上眼,不太适应。

    乐正生走了过来,盯着她看了半天,视线落在她的右边胳膊上——烫伤的地方已经起了水泡!

    “你……”

    乐正生讶异之后,什么也没有问,只转身去取了药箱来。

    他打开药箱,蹲在她面前,拉过她的胳膊。一一替她水泡挑开,然后消毒、上药……一切都那么小心翼翼。

    俞桑婉终于回过神,看着乐正生,“阿生,你……什么都不问我吗?”

    “不。”乐正生摇摇头,“我说过,我不会逼你。无论在哪方面都一样,我就在这里,一直等着你,你有任何需要,一转身就能看见我。”

    俞桑婉眼圈一红,千言万语、如鲠在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