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2章 两情相悦、彼此相爱

    从royaluntai回去,赫连肆的车上,就只有他和俞桑婉两个人了。

    俞桑婉靠在他怀里,车子一摇一晃的,她张嘴打着哈欠,“啊……”

    赫连肆看着她笑,满眼都是宠溺。低头亲亲她的额头,“困了就睡,路上还长。”

    “嗯。”俞桑婉选了个舒适的姿势,趴在赫连肆腿上,“那我睡了。”

    赫连肆扯过毯子,轻柔的替她盖上。自己则打开笔电,他还有事情要忙。

    快到圣都地境的时候,俞桑婉才醒过来。嘴巴里有点干,迷迷糊糊的嘟囔着,“水……”

    赫连肆长臂一伸,从冰箱里取出水来,拧开盖子喂她。俞桑婉也不客气,被照顾的很舒服、理所当然的样子。

    “呵呵。”赫连肆看着她笑。

    “笑什么?”俞桑婉乜了他一眼,“是觉着我恃宠而骄吗?”

    “那拜托你,继续恃宠而骄吧!”赫连肆忍俊不禁,“这水好喝吗?”

    “嗯?”俞桑婉不明白,“就是水啊!”

    “我尝尝。”赫连肆扣住她的下颌,吻了上去。一阵缱绻,意犹未尽,最后松开她,还一蹦正经的总结,“嗯,果然就是水。”

    俞桑婉嘴角抽抽,这什么人啊!

    车子从观潮后门进去,停在草坪上。赫连肆先下去,俞桑婉紧紧跟在他身后。sriq

    岂料,赫连肆的脚步还没有站稳,前面赫连霜就带着人冲了过来,边上,还跟着很委屈的秦梦舒。

    “……”赫连肆蹙眉,沉吟。低头看了看身侧的人,低声问道,“婉婉,怕吗?如果遇到阻碍,会轻易放弃,离开我吗?”

    俞桑婉仰望着他,想起很多年前,谨轩也是这样问她……越发心酸。

    她咬着牙,攥紧手心,摇头,“不会。”

    “好。”赫连肆勾唇,“那所有的一切,都不足为惧。”

    赫连霜气势汹汹,满脸写着不高兴,上来劈头就问,“阿肆,你是怎么回事?梦舒过去陪你,你不说好好照顾她,还让她受了委屈,一个人回来了?”

    赫连肆蹙眉,“我不是去玩,我是去工作,怎么有时间照顾她?”

    赫连霜一愣,被堵住了。

    赫连肆又说,“还有,她不是一个回来的,我派了人送她回来,礼数方面,我并没有失礼!”

    他这样子,已经是疾言厉色了。

    秦梦舒见情况不对,忙拉住赫连霜,“大姐,你不要怪阿肆,是我不好……阿肆很累了,我们还是让他回去休息吧!”

    “秦小姐。”赫连肆薄唇紧抿,称呼已经变了,“我不知道我还要怎么跟你说,难道那天我说的话,还不够明白?”

    “不是,我……”秦梦舒支吾着,她不是不明白,是不甘心啊!

    赫连霜突然看向赫连肆身后的俞桑婉,又看看赫连肆,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但愿,事情不要是她想的那样!

    “阿肆,这些家事,我们还是回去说!”

    说完,带着秦梦舒往内院走。

    赫连肆微一颔首,回头看看俞桑婉,动了动嘴型,“放心,回家……等我。”

    “嗯。”俞桑婉点点头,朝着他挤出个笑容。

    她知道这条路很难走,不然她不会和他错过五年……但是,即使再怎么艰难,她都不能放弃!那是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他们是一家人,凭什么要被人拆散!

    ……

    内院里,赫连霜忍着怒火。

    “阿肆,你说,为什么和梦舒说那些话?女孩子脆弱,会误会的。”

    赫连肆眉眼一抬,“不是误会,我的意思就是那样……我和秦梦舒不适合,我不想继续交往下去。”

    “什么?”赫连霜没绷住,“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这太不负责任了!”

    “哼。”赫连肆勾唇,不以为然,“我对她做了什么?何来什么不负责任一说?我一直是以礼相待的,秦小姐,难道不是吗?”

    “是……”秦梦舒怯怯的应了一声,期盼的看着赫连霜。

    赫连霜摇摇头,“阿肆,话不是这么说……”

    “那怎么说?”赫连肆蹙眉,打断她,压根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我们并没有定下婚约,说好的是交往!我虽然是总统,但也是个普通的男人,这世上并不是每对交往的男女一定要走到结婚这一步吧?何况,我并没有做任何需要负责的事情!”

    他字字掷地有声,竟叫人无可反驳。

    秦梦舒脸上挂不住,捂住脸,哭着跑了,“对不起,是我想多了!”

    “哎,梦舒!”

    赫连霜没能拦住人,此刻只有他们俩,她才直接问道,“阿肆,你自己说……为什么突然拒绝了梦舒?”

    “我有喜欢的人。”赫连肆丝毫不遮掩,眸光和言辞都极为犀利,“相信你知道是谁!”

    “你……”赫连霜心下一空,脚步生生往后退了两步,错愕不已,“你真的又和那个俞桑婉在一起了?”

    “是。”赫连肆点头,“我们要结婚的。”

    “阿肆啊!”赫连霜忙去拉住他,苦劝到,“不行啊!你难道忘了,她是你的外甥媳妇啊!”

    “那又怎么样?”赫连肆反问,“我原来放弃,只是因为她不同意……我喜欢她,所以尊重她的感受。但只要她点头了,我就没什么可怕的!法律也不反对我们在一起!”

    赫连霜惊愕不已,“她……同意了?”

    “是。”赫连肆勾唇,想到俞桑婉心情颇有几分愉悦,“我们两情相悦、彼此相爱!”

    “不要脸!”

    赫连霜脱口而出,咬牙骂道。

    “姐。”赫连肆蹙眉,口气很是不悦,“请你不要这样说她……她是个女人,她还这么年轻,谨轩已经过世这么久,让她这么守着,太残忍了!”

    见他这样,是铁了心了。

    “阿肆啊!”赫连霜急得不行,“你听姐姐说,你们不可以啊!你知不知道人言可畏啊?”

    “哼。”赫连肆丝毫不在意,“这种东西,你觉得我会在意?”

    他微一颔首,看着失神的姐姐,“姐,你好好休息,我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

    看着赫连肆拂袖离去,赫连霜重重跌坐在沙发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