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1章阿肆,你想要吗

    一出去,秦梦舒还在。

    “阿肆。”秦梦舒委委屈屈的凑过来。

    赫连肆下意识的看一眼俞桑婉,蹙眉道,“梦舒,我已经把话和你说明白了,你要是想在这里继续玩,自然是没有问题。可是,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吗?”

    听了这话,秦梦舒都要哭了。

    “阿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们一直不是好好的吗?是不是我突然跑过来,你不高兴了?”

    秦梦舒泫然欲泣的样子,颇有几分惹人怜惜。

    俞桑婉低着头,可是赫连肆还是看到了她嘟起的嘴巴。小丫头吃醋了,他的心情居然不错!

    “梦舒,我说了是我的问题。”赫连肆低低说到,“我看这样,还是我让人送你回去吧!本来我也是来工作的,不是来玩的。”

    “你要送我走?”秦梦舒慌了,“你果然是生气我自作主张跟过来?那好,我现在就走,你不要生气……我现在就走!”

    说完,转身就走,连这一晚上她都不等了。

    “哎……”

    赫连肆词穷,女人啊,真是头疼!话都说的那么明白,为什么还要自己揣测?

    看着她的背影,赫连肆扬声,“冠声。”

    “是。”

    赫连肆吩咐,“派人送秦小姐回去。”

    “是。”

    欧冠声走开了,只剩下赫连肆和俞桑婉。赫连肆淡淡道,“上前两步。”

    “嘻……”俞桑婉嘴角一勾,上前和他并排站着。

    赫连肆胳膊一垂,握住她的手。

    “干什么呀?”俞桑婉朝他挤眼睛。

    “没什么。”赫连肆竟然有几分不好意思,咳了两声,“怕你生气,看……人我已经送走了,你不要嘟嘴了。我真的谁都没有,也不会三心二意,相信我。”

    俞桑婉眼睛弯成月牙,“嗯。”

    晚上的活动,一直持续到很晚。

    赫连肆喝了点酒,照例是欧冠声要送他回去。

    可是,赫连肆乜了他一眼,“冠声,你去准备一下明天的事。”

    “是。”欧冠声点点头,“属下送您回房就……”

    “啧!”赫连肆咂嘴,“让你现在就去!”

    这口气不对,他忙补充道,“你也辛苦了,不用送我。”

    “可是,属下得伺候您吃药、还有……”

    “不用你。”赫连肆不耐烦了,有时候觉得欧冠声真是蠢!“我身边没有别人了?”

    俞桑婉低着头,忍着笑,“欧秘书长,我来吧!你去忙。”

    “……”欧冠声讶然,这是又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啊?

    秦小姐突然走了,现在又这样?总统和俞记者,又好了?

    “呃……是。”

    欧冠声一反应过来,又灵光的很,手一挥,“你们,都走!”

    赫连肆这回满意了,看向俞桑婉。

    安静的过道上,只有他们两个。赫连肆退后两步,牵住俞桑婉的手,“走了,回房。”

    “嘁……”俞桑婉鄙夷的朝他一笑,还是任由他去了。

    房门才一开开,赫连肆就迫不及待的将人抱了起来,用脚将门一勾、猛地带上。

    “啊!”俞桑婉猝不及防,被他抵在门板上。心跳陡然加速,“干什么呀?”

    赫连肆埋首在她颈窝里,“婉婉,给我吧?我要憋出病来了!”

    “你……”俞桑婉脸一热,嗔到,“放开,不要这样……太快了,我们不是才……你这样像是色中饿鬼,我不喜欢,也很没有安全感。”

    “还快?”赫连肆眼神一暗,“我要是对你没那个心思,才会让你没有安全感吧?那不是男人干的事!”

    俞桑婉嘟着嘴,“总之我现在不要,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赫连肆顿住,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慢慢将她放松了些,轻轻吻着她,“对不起,是我着急了……你放心,我会把家里的人事搞定,我一定会正大光明的娶你。”

    俞桑婉点头,心上湿润润的,“嗯。”

    她往里指了指,“你不是要吃药吗?我们进去。”

    “好。”赫连肆听话的跟着她进去。

    俞桑婉蹲下来,从箱子里拿出他的药盒,疑惑道,“你总是吃药……吃的什么药啊?”

    她把药瓶都摆在桌子上,想要看一看。可是,那些药瓶上并没有标签。

    赫连肆明白她的意思,解释道,“不用看,这是自制的药……我有间歇杏头疼,就是一些寻常的药,自制的、副作用小一些。”

    俞桑婉突然想起来,谨轩有失眠症,他以前是靠着她才能睡着的,那么这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头疼?”俞桑婉你试探着问到,“那,你会失眠吗?”

    “嗯?”赫连肆轻笑,“还真有,不过……”

    他抬手一指桌上的香薰,“我一直用这个,香薰也是自制的,每天晚上点一点,倒是没有什么大影响。”

    “……”俞桑婉按耐住狂跳的心房,起身去点香薰,“我来点。”

    赫连肆没有拦着她,在他看来,他们已经是自己人了。

    再次点着这个东西,俞桑婉止不住又要落泪,忙抬起头、生生将眼泪逼回去——谨轩啊!这些年,靠着当年她割下来的那块组织研发的香薰,一直这样生活着!

    香薰点好,赫连肆已经过来,将她拦腰抱住。

    俞桑婉身子一僵,赫连肆忙到,“别紧张,我不做……就是想抱抱你。”

    “阿肆。”俞桑婉转过身子来,仰望着他,粉唇动了动,“你想要?”

    赫连肆一怔,诚实道,“是。”

    “那……”俞桑婉点点头,“就做吧!”

    虽然现在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他就是谨轩啊!她怎么忍心拒绝他?

    赫连肆瞳仁一缩,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真的?我……我没听错吗?”

    俞桑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扯着他的领带,“先洗澡,我最讨厌酒味了!你闻闻你自己,臭死了!”

    ‘啪’的一声,突然,房间里灯全灭了!

    俞桑婉下意识的往赫连肆怀里一钻,“怎么了?”

    赫连肆轻笑,“停电了,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公家的东西,毛病多。”

    “那、那……”俞桑婉支吾着,“我回去了。”

    “不许走!”赫连肆抱住她不放,“刚刚答应我的,反悔?”

    “不是,看不见吗?”

    赫连肆咬着她的嘴巴,“看不见……影响做?不许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