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7章春心萌动、浑身燥热

    因为乐正生赶了回来,隔天,还是他送的俞桑婉。

    集合是在观潮,乐正生作为家属,替她拎着箱子。

    “自己一个人小心点……虽然是去避暑,可是也不要太贪凉了。”乐正生帮她把行李箱搬上车,嘴里还絮絮叨叨的嘱咐着,“还有,那里蚊虫恐怕多,药水都给你备好了,记得提前用,不要等咬了才到处找药。”

    “知道了,妈!”

    俞桑婉咧着嘴,对着乐正笑。

    “小丫头!”

    乐正生一记栗子下来,很是配合她,“你就不能听话点,少让你妈操点心?”

    “啊?”俞桑婉一愣,被他这一本正经的样子都乐了,“哈哈哈……”

    不远处,赫连肆正带着欧冠声过来,自然是看见了这一幕。

    赫连肆不动声色,眸光却是沉了下去。

    欧冠声经过,催了俞桑婉一下,“俞记者,准备上车了,你跟我们在前面的车上,知道的哇?”

    “嗯,我就过来。”

    俞桑婉朝乐正生招招手,“我走了!你回去吧!”

    “等一下。”乐正生拉住她的手,“怎么忘杏这么大?包不要了?”

    “啊!”俞桑婉一愣,看看还挂在乐正生脖子上的小坤包,忙踮脚拿了下来,笑着吐吐舌头,“看我这记杏,你以后不要总这样,什么都为我做了……我才这样的。”

    乐正生敲敲她的额头,“行,还是我错了。”

    “嘻嘻。”

    “快去吧!”

    “嗯。”俞桑婉点着头,转身跑上了车。

    前面的这辆车上,只有赫连肆带着欧冠声,还有两名亲卫,最后一个位子是留给俞桑婉的。只是,当俞桑婉一脚踏上去,赫连肆的脸色却不太好。确切的说,是阴沉的厉害。

    “哼。”赫连肆几不可闻的冷哼,她总算是知道来了?

    一边嘴上说着守着陆谨轩,结果呢?和那个乐正生,分明是不清不楚!

    还有,那天她对他……恐怕也只是撩一撩!她对他,压根也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吧?他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就会为了这种女人动心?而且还弄得现在这样?

    只要她一句话,他立即带她去避暑!

    可是,他看见了什么?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打情骂俏!

    赫连肆不知道,他这是醋坛子打翻了!他只是觉得,自己像个白痴一样。

    车厢里的气氛不对,俞桑婉缩着脖子,在最后一个位子上坐下。结果,这个位子还是里赫连肆最近的——当然了,他原本特意留给她的!

    坐下去的时候,身上衣裙的带子不小心飘到了赫连肆身上。

    “啧!”赫连肆不悦的蹙眉。

    察觉出他不高兴了,俞桑婉慌忙道歉,“总统对不起,属下不小心……”

    “不小心?”赫连肆扬声,根本是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俞记者,有些事不小心没事……但是,有些事不小心,那就是不可以原谅!”

    ——比如,她分明是撩了他!撩的他春心萌动、浑身燥热,可是临了,她却不负责任了!

    俞桑婉愣住,因为委屈,嘴巴微微嘟起。她就不明白了,她只是飘带不小心飘到他身上了……怎么就不可原谅了?至于吗?这么凶!

    但他是领导啊,俞桑婉只能点头,“是,属下知道了。”

    “知道了?”赫连肆勾唇,冷哼,“你知道个屁!”

    此话一出,车厢里的人一并都愣住了——总统大人竟然爆粗口!

    俞桑婉更是百口莫辩,她做什么了?他这样啊?

    见气氛不对,欧冠声慌忙打岔,“总统,可以出发了吗?都准备好了,人员也到齐了。”

    “出发。”赫连肆忍着气,几乎是咬牙切齿。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总统大人不高兴了……而且,还是因为俞记者。

    欧冠声忙吩咐,“开车!”

    车子开始启动,却听一声娇斥,“等一下!”

    车子重新停下,有人在拍打着车门,亲卫去开门,车门口进来个人……竟然是秦梦舒!

    秦梦舒往里看了一眼,视线扫过俞桑婉、分明透着得意,最后落在赫连肆身上,却又是巧笑嫣然了,“阿肆,你今天要去royaluntai,怎么不告诉我?”

    她说着,人已经过来了。

    赫连肆蹙眉,“我只是半工作杏质,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闷,所以没说。”

    “不会。”秦梦舒笑着摇头,“和你在一起做什么都不会觉得闷的。”

    说着,四处看了看,“阿肆,我坐哪里啊?”

    赫连肆乜了眼一旁的俞桑婉,秦梦舒也看着她——只有她的位子是紧挨着赫连肆的。

    这是要她起来吗?俞桑婉想,这也没有什么,作势就要起来。

    可是,赫连肆的嘴却毒的很,“俞记者,你还坐着?不知道主动让位吗?”

    “呃……”俞桑婉正在起来的动作不由僵了僵,面对着其他人很是尴尬,“是,属下这就起来。”

    秦梦舒朝着她勾了勾唇,看来,即使是颇有几分姿色的下属,也还是下属而已——而她,对于赫连肆而言,终究是不一样的。不得不说,赫连肆的这个的举动,很给她面子。

    车上已经没有别的位子了,俞桑婉自然要下车。

    “冠声!”

    赫连肆见她头也不回的就要下车,心里更觉得窝火!她这就要走了?他说了让她走吗?车上还有欧冠声,还有亲卫……怎么也轮不到她走。

    “是。”欧冠声匆忙去拦俞桑婉,可是俞桑婉已经下了车。

    “俞记者。”欧冠声劝到,“总统的意思,是让你坐到亲卫的位子上去。”

    俞桑婉摇摇头,“不用了,让来让去多麻烦呀!我坐后面的车是一样的,那我走了。”

    “哎……”欧冠声没能拦住人,悻悻的回去。

    赫连肆皱眉看着他,他只能无奈的摇头,无声的指指后面的车。

    “……”赫连肆拳头一握,忍不住腹诽。年纪不大,脾气不小!她让他那么生气,他就一点都不能惹她吗?她就看不出来,他不高兴了吗?

    小丫头就是麻烦!说撩就撩,现在也是……生气了,说走就走!

    他要是降服不了她,只觉得做人都没意思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