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6章婉婉,你这样担心我

    通知一下来,俞桑婉不免吃惊。

    她看着欧冠声,再次确认,“欧秘书长,我也去吗?”

    “嘿!”欧冠声好笑,“你是总统的发言人,你说你要不要一起去?”

    “可是……”俞桑婉小声辩驳,“这不是非官方吗?又不是正式场合,我以为没有我的份。”

    “放心吧!有你,回去准备准备,要待个几天的。”

    “好!”俞桑婉笑着点头,太好了……三天,一定要找到机会啊!

    ……

    在家里收拾东西,乐正生在门口看着她。

    “这算是福利了?”乐正生笑着。

    “嗯。”俞桑婉点点头,“royaluntai,我原来只是听说过,没想到真能去。”

    她垫着脚,想要去够柜子顶上的箱子。可是,个子还是矮了点,够不着。想了想,去拿边上的矮脚凳。

    “哎……”乐正生叹息着,走过去、长臂一伸,轻轻松松替她拿下来,“给,个子矮、真是麻烦。”

    “嘻嘻,谢谢。”

    俞桑婉接过箱子、打开,把行李一样一样往里放。

    乐正生抱着胳膊在一边看着,“这次师父有工作,不然本来我也可以跟着去蹭一下福利……可惜,我和师父得忙了。你自己去,小馒头我会照顾好,你放心。”

    “嗯。”俞桑婉点点头,没怎么在意。

    乐正生想了想又问到,“听说,赫连肆和秦梦舒交往了?”

    “……”俞桑婉手上一顿,愣愣的点头,“嗯。”

    她抬起头,问,“对了,秦梦舒怎么样?你应该以前就认识的噢?”

    “嗯,认识。”乐正生瘪嘴,想了想了,“怎么说呢?就那么回事吧!也不是太熟,就知道是个标准的大家闺秀。”

    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怎么这么问?你在意吗?”

    “呃?”俞桑婉一愣,很快掩饰了,“不是你先问起的吗?我为什么要在意她啊?”

    乐正生想想,的确是自己先提起的。“后天走吗?”

    “嗯。”

    乐正生叹道,“我不能送你了,我明天要回一趟家……”

    回家?俞桑婉讶然,乐正都回来多久了,一直没有听他提起过回家的事。他不提,她也没有问,其实想想……确实是她忽略了。

    俞桑婉扯扯嘴角,“应该的,你很多年没回去了,该回去看看你爸爸。”

    “嗯。”乐正生点点头,“听朋友说,我爸这几天身体不舒服。”

    “……”俞桑婉心头一跳,看乐正生神色不太好,“阿生,你……别难过。”

    乐正生笑笑,“我没有,明天……我可能不回来,后天出发,自己小心点。”

    “好。”

    乐正生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早点休息,我回房了。”

    “嗯。”

    看着乐正生的背影,俞桑婉的心情沉重了起来……

    第二天,俞桑婉从观潮回来,进门就见到了管家。

    管家神色有些紧张,“大小姐,你回来了……去看看乐正先生吧!”

    “阿生?”俞桑婉讶然,“他不是回家了吗?”

    “对,可是早就回来了……现在在楼上,医生已经来了。”

    “什么?”俞桑婉听得心惊,怎么回了趟家,连医生都请了?

    心里着急,疾步上楼,敲响乐正的房门。

    “阿生,我是婉婉。”

    “进来。”

    推门进去,只看见乐正光着膀子坐在沙发上,他背上道道瘀痕,医生正在替他处理。

    “阿生!”俞桑婉是真的着急了,冲了过去,拉住他的手,蹙眉问到,“怎么弄成这样?不是回家吗?”

    “是啊!”乐正生笑着,“老爷子看见我,气的病都好了,从床上跳起来打我……呵呵。”

    “……”俞桑婉愕然。

    看着乐正生笑,她只想哭。虽然不在场,可是却能想象当时的画面!乐正鹏那个人,杏格有多豪爽,就有多火爆。

    俞桑婉看着乐正生的背,瘀紫的厉害。她眼眶顿时就红了,拉着他仔细查看,“除了这些瘀痕,还有吗?有没有打破的地方?流血了吗?你不能流血的!”

    “嘻嘻。”

    见她这样紧张,乐正生很高兴,笑着朝医生挥挥手。

    医生会意,点点头出去了。

    医生才一走,乐正生就抱住了俞桑婉,下颌抵着她的头顶。

    俞桑婉一怔,身子僵住,“阿生。”

    “婉婉。”乐正生轻叹,“你担心我,我有多高兴,你知道吗?”

    “……”俞桑婉默然,很是惭愧。她知道乐正要的是什么,但她的这种关心,远远达不到他要的那种标准!

    乐正生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我爸老了,他是真的老了。跳起来打我,力道也不如以前了……要是以前,我现在肯定是头破血流了。现在他打了我,还把自己给气的病更重了,想想我真是不孝。”

    俞桑婉哽咽,这些都是因为她。

    “婉婉。”乐正生说,“我爸就剩下我一个儿子了……头发都白了!”

    他低下头,脸颊埋进俞桑婉颈窝里,无声的湿了眼眶。

    俞桑婉抬起手,轻轻抱住他,一下下拍着他的肩膀。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还能为他做什么。

    五年前,乐正为了她义无反顾的和父亲决裂,奔赴西部……这么多年了,父子关系持续僵化,她才是那个祸根!

    ……

    从乐正生房里出来,俞桑婉心情沉重。

    管家上来,轻声叫着她,“大小姐,电话……乐正府上打来的。”

    “嗯?”俞桑婉一听,立即跑去接了。

    “喂?”电话那头,果然传来乐正鹏低沉的嗓音。

    乐正生说的没错,五年了……对年轻人来说,只是成长,可是对上了年纪的人来说,衰老是那么让人无奈。

    俞桑婉湿了眼眶,“乐正叔叔。”

    “哎……”乐正鹏叹道,并没有像五年前那样破口大骂了,“阿生怎么样?我当时生气,下手没有轻重,他……流血了吗?”

    “没。”俞桑婉哽咽,“有些瘀伤,上了药……现在休息了。”

    “嗯。”乐正鹏停顿了几秒,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那,拜托你好好照顾他……我,挂了。”

    电话里传来轻微的‘咔哒’声,俞桑婉呆呆的,抬手捂住了眼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