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5章 她这样在他面前撒娇

    从赫连肆这里初步打探之后,俞桑婉立即和唐越泽汇合了。

    “怎么样?大少奶奶。”

    俞桑婉点点头,神情急切,“确实像你说的那样……内院有古怪!包括赫连肆。”

    “赫连肆?”唐越泽挑眉,试探着问到,“大少奶奶,能不能告诉属下,您这种觉得赫连肆古怪的感觉,指的是什么?”

    “这……”

    俞桑婉还是很小心的,她也知道兹事体大,左右看了看。

    唐越泽提醒她,“大少奶奶放心,属下的人守着,很安全。”

    “嗯。”俞桑婉点点头,“内院我去了,那里就是你说的……谨轩当年住的院子。可是,赫连肆说,他从小在那里长大,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有种荒唐的想法,觉得赫连肆和……”

    说到这里,顿住了。

    唐越泽会心的勾唇,替她说了出来。

    “是不是觉得,赫连肆就是大少爷?”

    “……”俞桑婉惊愕,瞪着唐越泽,“你为什么这么说?”

    “大少奶奶。”唐越泽微一颔首,压低了声音,“其实,属下之前就有这种感觉,只是……那是属下一个人的想法,属下让您进入内院,就是想看看是不是属下的臆测!”

    俞桑婉蹙眉,“可是,紧凭这些,不足以说明赫连肆就是谨轩啊!谨轩当年可是下葬了……如果是,是不是太荒唐了!?”

    “哼!”

    唐越泽扯着嘴角,笑的丝毫没有温度。

    “大少奶奶,您太单纯了。像赫连家这样的高门大户,内里究竟是什么样,只怕连他们的自己人都未必清楚!”

    俞桑婉身子微微瑟缩,她还是无法想象。

    唐越泽接着说道,“大少奶奶,属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当年大少爷,确实是赫连圩属意的总统继承人选!”

    “啊!”俞桑婉惊愕,捂住嘴巴,但还是惊叫出声。她瞪大了双眼,“怎么会这样?”sq2n

    “大少奶奶。”唐越泽细细解释道,“属下跟随大少爷多少年了?属下可是从小和大少爷一起长大的!他的事情,没有人比属下更清楚!可以说,连陆宇森不知道的,属下都知道!”

    俞桑婉怔怔的点头,这一点她是相信的。

    唐越泽道:“您还记得吗?大少爷和您在东华相遇的时候,一直行事低调神秘。”

    “嗯。”俞桑婉重重的点头,“记得,当然记得的。”

    “其实……那就是为了将来继任做准备,陆家长子将来是要继承总统之位的,怎么能到处露面?”

    俞桑婉嘴巴里干的很,这个消息太让她震撼了。她紧张的拿起桌上的水杯,仰起头来、一饮而尽,心情还是难以平复。“可是,谨轩说过,他的舅舅和他真的很像……”

    “……是。”唐越泽点点头,“这一点,也是属下疑惑的地方。赫连肆这个人,比起大少爷来,还要更加神秘……所以,属下并不是百分百肯定。”

    俞桑婉心头一空,“还是不能肯定的啊?”

    “大少奶奶。”唐越泽定定的看着她,“不要放弃……我们的猜测是不是真的,现在只有你才能查出真相!赫连霜现在是连女儿都不管了,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俞桑婉想起赫连肆看她的眼神,还有他的吻……其实还是犹豫的。

    “可是,如果他不是……”

    唐越泽并不知道赫连肆喜欢俞桑婉这一层,直言道,“如果不是,我们再从赫连霜身上下工夫,不管怎么样,当年的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大少奶奶,您……觉得呢?”

    “当然。”

    俞桑婉脱口而出,她是谨轩的妻子,有什么不能为谨轩做的?

    “但是,如果赫连肆是谨轩,他为什么不认我?”

    “这个。”唐越泽犹豫了,“大少奶奶,这件事属下同样不能确定,很复杂……我们以后再说。”

    俞桑婉怔忪,为什么会这样?感觉眼前一团乱麻……

    ……

    和唐越泽分开,俞桑婉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样才能确认赫连肆是不是陆谨轩。

    陆谨轩身上,其实还有很明显的特征的……当年,她送他的核桃哨子!啊!还有……俞桑婉想起,她胸口的zero纹身,那是当年谨轩亲手替她纹上去的!

    谨轩的肩上,有一模一样的原版。

    可是,这些……都要在很亲密的状态下才能看见啊!

    亲密……俞桑婉皱眉。如果是,她无法想象自己会怎么样。可是,如果不是,她招惹了赫连肆,收场就会很难看了。

    但决心已定,不能退缩了!

    第二天一早,俞桑婉早早来到观潮。

    天气很热,同事们都在议论着该怎么消暑。

    赫连肆到的时候,俞桑婉送上的是她从家里拿来的冰镇绿豆汤。放在骨瓷碗里盛好了,放在他面前。

    “总统,您尝尝……消暑的。”想了想,她又加了一句,“属下自己做的。”

    “嗯。”赫连肆抬眸,看了她一眼。

    炎热的季节,她更是消瘦了几分,越发显得人伶俐。

    见他不说话,俞桑婉没话找话说,“对了,马上是三天连休的公假……总统有地方去吗?这么热的天,是不是要找个地方,避避暑?”

    赫连肆抬眸看她,这丫头……今天的话变得这么多?这一阵子,她不是除了工作,都不愿意和他说话吗?

    他眯了眯眼,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这丫头,并不是对他没有想法的。喜欢?应该是有那么一点的吧?

    俞桑婉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嘴巴不停,“早上来的时候,他们都在外面讨论呢!属下就是随口问问……您消暑的地方,一定特别高大上啊!山庄、别苑之类的。”

    赫连肆还是沉默,俞桑婉也不好意思一个人聒噪了。

    摸了摸脖子,“那个,属下出去做事了。”

    看她出去,赫连肆才开始思考。小丫头叽叽喳喳说了那么多,是想向他表达什么?

    其实,欧冠声前两天递上来个case,是召集部级以上官员山庄会议、顺带消暑的活动,不过……他还没有批。

    小丫头想要去避暑吗?那就满足她好了。正好,上次的事情,他还没有问清楚!她这样在他面前撒娇,是不是间接证明了什么?

    这么想着,赫连肆不禁勾唇,摁下了内线,“冠声,你进来一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