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4章乖啊!阿肆

    管家走了过来,“俞记者,总统的药……”

    “噢。”

    俞桑婉回过神,忙接过管家手上的托盘,药和水都在里面了。

    “总统,吃药了。”

    俞桑婉放下托盘,想要扶赫连肆起来。赫连肆微醺状态,慢慢睁开眼,慵懒的看着她。口中竟然喃喃,“婉婉……”

    “……”俞桑婉一怔,错愕不已。他这个样子,和谨轩有什么区别?

    脑子里一些想法在乱窜,她有种冲动,想要看一看赫连肆脖子上!上一次,她其实已经有接触的机会了……但是,好像没有什么?会不会是她没有看仔细?

    也许,他的脖子上会挂着一段红绳?

    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总统。”

    俞桑婉慢慢靠近赫连肆,抬起手靠近他颈间,“我帮你把领带松一松?”

    “嗯。”赫连肆垂了垂眼帘,低声应了。

    俞桑婉吞了吞口水,双手颤颤巍巍的靠近他颈间。终于,触及了领带,左右轻轻扯动、松了些,“总统,把扣子解开一些,好吗?”

    “嗯?”赫连肆扬眉,透着几分孩子气,“为什么?”

    看着他这和小馒头差不多的神情,俞桑婉决心更坚定了,开口哄他,“乖啊!阿肆……”

    这声称呼,让赫连肆浑身一震。他的眸底,因此而清醒了几分。薄唇抿了抿,“好。”

    俞桑婉有些迫不及待,解开一粒扣子、继续第二颗,可是还是看不见……她有些急了,继续往下解。

    突然,双手被一股大力禁锢住。尚不及反应,俞桑婉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人已经被赫连肆压在了身下!

    赫连肆此刻哪里还有半分醉意?他深邃的双眸,灼灼的注视着她……喷洒出来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酒香,像是能把她烧着!

    薄唇轻启,“你在干什么?”

    “我……”俞桑婉惊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想看看你。”

    “想看看我?”赫连肆挑眉,显然是会错了意,质问道,“你不是不要我吗?为什么现在想要看看我?”

    “我……”俞桑婉支吾着,该怎么解释啊?

    沉默片刻,赫连肆笑了,握住她的手,放回原来的位置。低下头来,在她耳畔轻轻吐气,“别紧张、别害怕……我给你看,你想要看我,我怎么会拒绝?本来,我就是要给你看的,上次……为什么要拒绝我?”

    俞桑婉愣住,记起上次他们在山区被困,她差点就看到他的身体了!

    赫连肆继续道,“是不是后悔了?告诉我,你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是不是?”

    “……”俞桑婉沉默,为什么对话变成了这样?

    赫连肆以为她害羞,主动先说,“我承认,我还是忘不了你!尽管知道你是我的外甥媳妇,可是……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对你,就是纯粹的男人对女人!我想要你!”

    “……”俞桑婉始终沉默,脊背上阵阵电流划过,那种刺激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婉婉。”赫连肆这样柔情的呼唤着她,“只要你肯,我就敢娶!去他么的外甥媳妇,我不在乎!嗯?你呢?”

    “我……”俞桑婉指尖在他喉间轻轻划过,引发他阵阵颤栗。

    “呃!”

    赫连肆低吼一声,朝着她微张的粉唇狠狠吻了下去!

    “唔——”俞桑婉浑身僵硬,既不反抗也不回应,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正常思考。

    “秦小姐,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来了?”

    外面响起管家的声音,管家的声音有点大,显然是刻意的。赫连肆内院的人,不可能连这点眼色都没有。

    俞桑婉首先听见了,猛地一把推开赫连肆。

    “……”赫连肆气息微喘,错愕的看着她,“为什么推开我?”

    “总统……”俞桑婉想要解释,有人来了……

    “阿肆!”赫连肆却执拗起来了,直直看着她,“你刚才叫我阿肆,我听见了!听得很清楚!”

    俞桑婉蹙眉,嘴巴动了动,还没说话,秦梦舒已经进来了。

    “阿肆。”秦梦舒娇俏的喊着赫连肆,施施然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坐下。“你回来了,我知道你今晚会喝酒,所以我没回去,特意过来照顾你的。”

    赫连肆的视线还落在俞桑婉身上,空气里有股暧昧的气息在蔓延……

    秦梦舒注意到了俞桑婉,女人的直觉总是惊人的。她立即对俞桑婉产生了敌意,蹙眉问到,“你是谁?怎么还不走?”

    “是。”俞桑婉匆忙站了起来,束手在身前,态度无比恭敬,“属下是总统的内阁发言人,欧秘书长有事,所以属下送总统回来。”

    “是吗?”秦梦舒挑眉,敌意丝毫未减,“送到了还不走?”

    “这……”俞桑婉看看桌上的托盘,“总统还没有吃药。”

    “这种事,我来就行了。”秦梦舒很不高兴了,努力克制着,“你走吧!”

    “是,属下告退。”俞桑婉低着头,往后退。

    赫连肆看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心潮澎湃。

    刚才那一吻……他确定,俞桑婉心里是有他的!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拒绝他?就因为该死的伦常吗?他可以输在没有感情上,但是不能输在这些世俗观念上。

    ——如果,他们是两情相悦!

    “慢着。”

    赫连肆叫住了她,俞桑婉惊愕的抬头,“总统,您还有吩咐?”

    “太晚了,你一个人走不安全。”他作势要起来,想乘着送她的工夫问个清楚明白。

    可是,胳膊却被秦梦舒紧紧挽住,“是啊!太晚了,一个女孩子的确是不安全……阿肆,让管家备车,送她回去吧?好不好?”

    赫连肆眉头紧锁,这显然不是他要的。

    俞桑婉却干涩的笑着,“好,那这样,属下就有劳管家了。时间不早了,总统、秦小姐,早点休息,属下告退。”

    说完,果断转过身。

    如果再不走,她真的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都还没有弄清楚,可是……秦梦舒的眼神能冻死她,而赫连肆的眼神又能熔化了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