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3章 为什么一模一样

    因为唐越泽的话,俞桑婉这两天上班,一直就想着怎么跟着赫连肆进一趟他的内院。

    可是,该怎么办呢?

    他们虽然是成天在一起工作,但那也只是工作……要进入内院,该用什么借口?

    眼看着一天又要过去,俞桑婉还是没有想到办法。

    晚上在前院有活动,俞桑婉知道活动结束之后、就要散了,她通常都是直接原地离开,只有欧冠声可以跟着赫连肆进内院。

    偏厅门口,俞桑婉正愁眉不展,心想着要继续这么下去,她怕是永远也进不去了。

    突然,门被推开,欧冠声手里握着手机,神色焦急,“你们早干什么去了?明天一早的资料,现在跟我说出了纰漏?你们是怎么下班的?还能出这种事?”

    抬眸间,见到了俞桑婉。

    俞桑婉还什么都没说,欧冠声就像见到救星一样拉住她。

    “俞记者,你还没走,太好了!”

    “啊?”俞桑婉一怔,“什么事啊?”

    欧冠声捂住手机,蹙眉急道,“我现在得去一趟办公室,明天一早的视察方案出了点问题……总统一会儿出来了,你帮着送他回去。”

    “啊?”俞桑婉心头扑扑直跳,没有想到进入内院的机会就这样自己送上门来了。

    但面子上还托推着,“这,我可以吗?总统喝多了的话……”

    “没有。”欧冠声摇摇头,“没事的,总统喝多了也只是醉在脑子里,身体还是清醒的。不需要你扶着走,更何况……还有亲卫保镖呢!你只是帮着照看一下,提醒他吃药就行了。”

    “噢。”俞桑婉忙点着头,“那好,我记下了。”

    “那拜托你了。”欧冠声嘱咐了两句,握着手机急急走了。

    俞桑婉攥紧手心,激动不已。

    厅门推开,赫连肆身后跟着亲卫保镖出来了,脸颊发红,确实是微醺的模样。

    “总统。”俞桑婉急忙跟上,虚扶了他一把,“您还好吗?欧秘书长有事处理,属下送您回去。”

    “你?”赫连肆眯起眼,嘴角含笑,点点头,透着几分孩子气,“好啊!”

    俞桑婉静静跟在他身旁,步步往内院方向走。一路上,都是陌生的……当年,她是从侧门进去,这些地方都没有经过,是以并不熟悉。她渐渐皱紧眉头,到底唐越泽一定要她进内院,是什么意思呢?

    “俞记者,这个方向。”

    亲卫在她身后提醒她,俞桑婉忙应了一声,看赫连肆有点找不着北了,真就扶住了他,“总统,错了方向了。”

    赫连肆垂眸,看着她的手,笑意更甚,“谢谢。”

    “属下应该的。”

    俞桑婉为了进入内院,也顾不得赫连肆滚烫的视线,扶着他往前走,终于……进入了他的内院。

    内院绿化很好,到处是郁郁葱葱的,因为赫连肆还没有回来,整个院子灯光很足,视野很清晰。俞桑婉扶着他往里走,途径一边树林,不由多看了两眼……

    这一眼,就呆住了!

    要知道,她以前对植物是没有什么研究,当然现在也是!

    可是,有种植物,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就是桃树!

    她曾经在东华的旧址上,移植过这种植物,完成了她的第一次宣传策划……

    所以,现在再看到这一片桃林,她怎么能认不出来?桃林?为什么是桃林?!

    心跳慢慢加速,俞桑婉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唐越泽说的没错,进入内院果然有发现!

    俞桑婉不敢表露出什么,脑子里回忆着唐越泽的话,包括入门处的建筑,大门的设计、转角处的古董铜座……所有的一切,都和他说的一模一样!这,代表了什么?

    她秀眉紧蹙,难道……这里就是谨轩住过的地方?

    思忖间,俞桑婉停下了脚步,犹不自知。

    “俞记者?”

    赫连肆蹙眉,温声回头去看她。沉声开口,“你怎么了?”

    “我……”俞桑婉猛地回过神,脑子里太乱了,忙掩饰到,“这桃林很漂亮。”

    “嗯,呵呵。”赫连肆应了一声,竟然笑了,“漂亮吧?”

    他抬手一指后面,“这是一片,后面还有一片……是我让人种的,我特别喜欢桃树,桃花开的时候,更漂亮。当然了,桃子更好吃,看起来毛茸茸的,可是一口咬下去……”

    他顿了顿,“你懂吗?”

    “……嗯。”

    俞桑婉怔怔的点头,眼前看着的分明是赫连肆,可是……为什么好想叫他一声谨轩?如果相貌相似,是血缘基因遗传,那么,各种习惯、脾杏呢?为什么也都一模一样?

    “啧!”

    赫连肆抬手、扶额,“头好晕。”rz90

    “我扶你。”俞桑婉疾步上前,搀扶着他,“慢点。”

    “嗯。”

    进了玄关,管家在等着,可是赫连肆却挥手让他让开。他的胳膊张开了,搭在俞桑婉肩上,俞桑婉个子小,费力的架着他往沙发上去,好容易才扶着他躺下。

    “管家,总统要吃药的,药在哪里?”

    “在的。”管家忙点头,“我去拿,您稍等。”

    “好。”

    到了这里,俞桑婉已然有些印象了——这里,这些年几乎都没有变过……还是当初的样子!那么也就是说,这是陆谨轩住过的地方!

    那为什么,现在是赫连肆住了?

    “总统?”俞桑婉轻轻唤着赫连肆。

    “嗯?”赫连肆没睁眼,懒懒的应了一声。

    “您……”俞桑婉小声问道,“您是从小一直生活在这里吗?”

    “嗯?”赫连肆睁开眼,疑惑的歪着脑袋,“是啊!我是赫连圩的儿子,自然从小生活在这里。”

    “那……”俞桑婉吞了吞口水,“从来没有换过院子?”

    赫连肆摇摇头,很肯定,“没有。”

    “那……”俞桑婉感觉越来越紧张,“是不是观潮内院的设计结构都一样?”

    “哈?”赫连肆嗤笑,“当然不是,观潮是多少年的府邸了?它不只是总统府,还是一座建筑博物馆……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每个院落的设计都不一样。”

    都不一样、不一样!

    可是,这里……明明是谨轩生活的院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