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2章 果然如此

    俞桑婉跟着赫连肆往里走,两人走了一阵子,却还没有找到。

    “……”俞桑婉左顾右盼,生怕看漏了。

    前面,赫连肆也停下了脚步。蹙眉道,“这是怎么回事?应该在这里……没有?”

    “什么?”俞桑婉不明白,仰头看着他。

    赫连肆摇摇头,指指面前的位置,“按照辈分,陆谨轩应该是在这里……”

    “这里?”

    俞桑婉一个个墓碑,仔细看过去,惊愕道,“没有啊!”

    “唔。”赫连肆沉吟,“我也觉得奇怪,怎么会没有?”

    肩上,小馒头抬起了头,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到,“妈妈,爸爸呢?”

    “爸爸他……”俞桑婉都不知道怎么告诉孩子,小馒头虽然嘴上说着不喜欢父亲,可那都是孩子气的口是心非罢了。

    小馒头眼睛圆溜溜的,理解力还不能和大人一样,见妈妈这样,难过的哭了起来,“是不是又看不到爸爸了?哇哇……是不是奶奶又骗人了!每次都骗我们是不是?”

    俞桑婉心疼孩子,自己也觉得委屈,只把孩子抱过来,靠在一起掉眼泪。

    “小馒头不哭……”

    “呜呜……”小馒头哭得越发止不住了,“每次都是这样!奶奶为什么不让我们见爸爸?”

    赫连肆见他们母子哭得这样伤心,苍白无力的解释着,“是我没有打听清楚,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姐姐确实告诉我、谨轩在赫连家墓地。”

    “不关您的事……”

    俞桑婉忍不住眼泪,“除了五年前那一次,我没有祭拜过谨轩,我也不知道,阿姨她这是为什么?”

    赫连肆走上前,犹豫了许久,终于把手搭在了她肩上,“别哭了,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让你祭拜谨轩。或许,是因为谨轩姓陆、不姓赫连,所以这当中有什么差池。”

    俞桑婉哽咽着点头,可是怀里的小馒头却绷不住了。

    哇哇大哭起来,“哇哇……最讨厌爸爸了!他那么早就走了!留下我和妈妈,总是被人欺负!妈妈,我们走吧!每次见爸爸都见不着……再也不要受欺负了!爸爸坏!小馒头不要爸爸了!”

    “小馒头,不要这么说,不怪爸爸的。”

    俞桑婉替儿子擦着眼泪,心里是一万个抱歉,儿子只是想在父亲墓前祭拜一下,她怎么都满足不了呢?rz90

    从墓地离开,母子俩都沉默了,神色哀伤的靠着车窗,呆呆的看着车窗外。

    赫连肆手指在方向盘上敲击着,想要说点什么。

    “我们就在前面路口下车。”俞桑婉却开口了,没有和他交谈的意思。

    赫连肆只好停车,“这里?”

    “嗯。”俞桑婉抱着小馒头下车,“今天谢谢您了。”

    “这里……”赫连肆看了看四周,“离傅家还远,我送你们到傅家路口吧?”

    “不用了。”俞桑婉摇摇头,抿嘴笑笑,“小馒头喜欢附近一家甜品,我带他去吃一点……您先回去吧!”

    赫连肆看着她红红的眼角,还有手上牵着的、耷拉着脑袋小馒头,心里也憋闷的难受,“对不起,什么都没有帮到你。不过你放心,我会查清楚的,等我消息。”

    “嗯。”俞桑婉哽咽着,强自笑着,“谢谢您,小馒头,和叔叔再见……”

    小馒头蔫蔫儿的,“叔叔再见。”

    “再见。”

    赫连肆缓缓摇上车窗,视线里看着他们母子俩,很奇怪的感觉……心上怎么一阵阵的揪着疼?!他有种强烈的冲动,就是把他们母子抱进怀里,给他们温暖。

    只是,最终……

    只能发动车子,离开。

    ……

    俞桑婉带着小馒头去了那家甜品店,唐越泽和陆妃萱也在。

    他们是事先约好的,只是唐越泽和陆妃萱没有想到,俞桑婉会来的这么早。

    “大少奶奶。”唐越泽忙站起来迎接,“怎么来的这么早?”

    俞桑婉笑笑,先把小馒头抱起来放在椅子上,“点东西给孩子吃,我们慢慢说……小馒头,叫小姑、小姑父……”

    小馒头乖巧的点头,奶声奶气的叫着,“姑姑、姑父。”

    唐越泽和陆妃萱脸都红了,唐越泽没说什么,倒是陆妃萱小声否认到,“还不是、不是小姑父的……”

    唐越泽扯了扯嘴角,不好说什么。

    俞桑婉大概猜到他们之间是怎么会事,笑道,“还不是?那不迟早是吗?”

    这次,陆妃萱没有淤说什么,而是伸手递给小馒头,“小馒头,我是小姑姑,是爸爸的妹妹噢!来小姑姑这里坐,好不好?”

    小馒头看向妈妈,俞桑婉点点头,“是。”

    “姑姑。”小馒头一下子跳下凳子,爬到了陆妃萱身上。

    俞桑婉嘱咐道,“小馒头,小姑姑生病了,眼睛看不见,所以,你要好好照顾小姑姑噢?”

    “……嗯。”小馒头特别绅士的点点头,“好,放心吧!小姑姑,小馒头喂你吃蛋糕好不好?”

    “好呀。”

    姑侄俩倒是亲密,到底是有血缘关系的,三言两语就熟悉了,也没有什么隔阂。

    “大少奶奶。”唐越泽这才问到,“今天是怎么回事?您……祭拜大少爷了?”

    “哎……”俞桑婉叹着气,摇摇头,“去了,但是,根本没有见到谨轩的墓碑。”

    “果然是这样!”唐越泽蹙眉,来了这么一句。

    俞桑婉一惊,“果然?为什么这么说?”

    “属下也说不清楚……”唐越泽满脑子都是想法,答案几乎已经呼之欲出,可是就是不清晰、不明白,“大少奶奶,我看您也别纠结着去祭拜大少爷了!想办法,进入内院,最好是……赫连肆的院子。”

    “啊?”

    俞桑婉惊愕,“为什么啊?”

    “答案,也许就在赫连肆的院子里。”

    唐越泽一脸凝重,“有些事,属下不好说,也说不清,属下想,所有一切,都不如您亲眼看见更为实际。属下问一句,您还记得当年大少爷院子的情况吗?”

    “嗯……”

    俞桑婉有些犹豫,“可能不是太清楚了。”

    “没关系,属下可以向您描述一遍,属下比您生活的时间长,记得更清楚。”

    “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