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6章 有冤伸冤,有仇报仇

    唐越泽拿起纸巾,自然而然的替陆妃萱擦着嘴角上沾着的蛋糕。

    接着说到,“对了,大少奶奶,这些年,您和夫人……不,赫连大小姐联系多吗?”

    “……不。”俞桑婉神情一暗,摇摇头,“我和谨轩只是登记结婚,并没有得到陆家承认……后来,他……”

    他就没了。

    唐越泽蹙眉,思忖片刻。“大少奶奶,属下有种直觉,这里面肯定是有事情。”

    因为唐越泽的态度,俞桑婉也跟着紧张起来了,身子不自觉坐直,“怎么说?”

    “您看。”唐越泽分析道,“赫连大小姐的态度太奇怪了……她虽然和陆先生离婚了,可是,她是妃萱的母亲啊!妃萱的情况,您也看到了。”

    他一边说,一边握住陆妃萱的手。

    此时,陆妃萱把墨镜取了下来,一双空洞的眼睛里透着茫然、无助和恐慌,嘴角耷拉着、是寂寥的。

    唐越泽说到,“妃萱这些年,因为治疗吃了多少苦?陆先生没少操心,作为父亲都这样,母亲呢?是怎么做到不闻不问的?”

    “什么?”俞桑婉很是吃惊,不敢置信,“你是说,她对妃萱从不过问?”

    “是。”唐越泽点点头,“这些年,赫连家和陆家好像断了所有的联系……”

    俞桑婉怔住,秀眉紧锁,隐约也察觉到其中有问题了。

    “总感觉……”唐越泽猜测着,把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赫连家好像在躲着陆家一样,这种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似乎在防着什么。”

    “会是什么呢?”俞桑婉点点头,赞同他的说法,可是却是一样想不通。

    突然,脑子里一个激灵,脱口而出,“难道……是和谨轩当年出事有关!?”

    “……嗯。”唐越泽点点头,正色道,“属下也是这么想的。这么多年了,所有奇怪的事情都是从那一场灾难引起的……属下这些年,一直忙着妃萱的事情,还有陆家……”

    说到这里,不免哽住。

    “对不起,大少奶奶,属下回来晚了。”

    陆妃萱忙握住他的手,摇摇头。

    “嫂子,你不要怪越泽,是我……是我拖累了他,我身体不好,你别看我现在能活动自如了,可是头两年,我只能躺在床上。还有,我接受不了事实,有很长一段时间,精神状态不好……”

    说着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

    “我没有用,成了越泽的累赘……”

    唐越泽忙打断她,“不要这么说,照顾你……是应该的。”

    见他们这样互敬互爱,俞桑婉也颇觉的安慰,摇头笑笑,“都别自责了……相信谨轩看到你们这样,也会高兴的,他不会怪你们任何一个。”

    “嗯。”唐越泽点点头,“过去的事,没法改变了……大少奶奶,既然属下回来了,当年的事情一定不能就这样算了!大少爷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没了!”

    俞桑婉隐约有些紧张,“真的会有什么事吗?”

    “属下不确定。”唐越泽蹙眉,“如果没有,那是最好……如果真有,那就有萤伸冤、有仇报仇!”

    “……嗯。”俞桑婉郑重的点头,“要我做什么?我能帮上忙吗?”

    “大少奶奶。”唐越泽也没有犹豫,直言道,“还真就需要!您父亲是傅宪林,您有机会进入观潮,是不是?”

    “是。”俞桑婉补充道,“不用靠我父亲,我自己就能进去……我现在是观潮的职员。”

    “真的?”唐越泽有些吃惊,但神情是振奋的,“那太好了!现在暂时还不需要,属下还没有想到那一步……这样,大少奶奶,您先去见赫连霜,向她要求祭拜大少爷。”

    俞桑婉蹙眉,“这件事,我回来之后已经向她提过了,可是前一阵子她人不在圣都,这阵子……她和我有些不愉快。”

    这个不愉快,指的自然是赫连肆这件事。

    “不过。”俞桑婉打起精神,“事关谨轩,我会去找她的。”

    “好。”唐越泽郑重的看着她,“大少奶奶,您……辛苦了。”

    这样一句简单的话,承迂着多少辛酸与敬佩……只有他们才清楚。

    俞桑婉起身要告辞,唐越泽却突然叫住了她。

    “大少奶奶……”

    “嗯?”俞桑婉讶然,“还有事吗?”

    “是。”唐越泽蹙眉,没什么把握的样子,“这只是属下一个说不清感觉的想法……没有任何根据的,属下也说不清为什么,您愿意信任属下吗?”

    “当然。”俞桑婉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你是谨轩的兄弟,我自然是全权信任你的。”

    “好……”唐越泽很感激她的信任,“如果有机会,您不妨尝试进入内院。”

    “内院?”俞桑婉不解,“为什么?”

    唐越泽解释道,“您曾经进去过的,您还记得吗?”

    “……”俞桑婉微怔,隐约记起那一年,她在南极受了冻,就是被陆谨轩接回了观潮。当然,那个时候,她是身处其中,却不知道那就是观潮!俞桑婉点点头,“记得的。”

    唐越泽思绪很乱,真的就是一种直觉。

    “那您想办法再进去一次,或许会发现什么……”

    “会发现什么?”俞桑婉问。

    唐越泽摇头,“属下真说不清,所以……这事要拜托您了。”

    “好。”俞桑婉答应了,“我会想办法的。”

    “嫂子。”陆妃萱抬起头,面对着她,想要拉住她的手。

    俞桑婉会意,忙主动把手递给她。陆妃萱浅浅笑了,“嫂子,注意安全啊!我的母亲,变得我都不敢认了……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我妈不简单,你要小心。”rz90

    “嗯。”

    俞桑婉点点头,谨轩没了……他的妹妹就和她自己的妹妹是一样的。

    “好好治疗,好好照顾自己。”

    俞桑婉想了想,“对了,你们要去我家吗?小馒头长大了,个子好高……长的也和谨轩一模一样。”

    “真的?”陆妃萱雀跃的样子,很想去。

    可是,唐越泽却制止了,“大少奶奶,还是不要……我们回来的事情,暂时不要让人知道的好。”

    “……噢。”俞桑婉惶惑的点头,在这种事上,得听唐越泽的,他为人谨慎……不会错。

    “那就再等等,一家人……总会见面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