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5章 算了,将就吧

    “总统。”

    秦梦舒见赫连肆进来,忙微笑着站了起来,双手束在身前,盈盈笑着、不卑不亢。

    赫连肆微一颔首,“坐吧。”

    “是。”秦梦舒分寸把握的很好,并没有因为相亲的事情拿乔。

    加上她相貌、学识都还过得去,客观的说,赫连肆实在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一杯茶的工夫,赫连肆下了决心。

    “梦舒,我可以这叫你吗?”赫连肆浅浅抿了口咖啡,声音低沉、略微沙哑,好听的能让耳朵怀孕。

    秦梦舒握着杯子的手,当即不自觉的轻颤了一下,怔怔的点头,“当然。”

    “好。”赫连肆点点头,“你可以叫我阿肆,我家里人是这样称呼我的,既然我们是相亲的关系……就不要左一个总统、右一个总统的了。”

    “……”

    饶是秦梦舒经过标准化名媛培训,在听到这一番话之后,也愣住了。

    来相亲之前,家里人就对她耳提面命……赫连肆这个人冷冰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缺陷,上任五年身边从未有过女人。这回相亲,也是被赫连霜逼紧了。

    家里人只让她好好守本分,不要出差错就行。

    至于能不能被赫连肆看上,无论是秦梦舒还是家里人,那都是没有抱什么希望的。

    可是,秦梦舒没有想到……她这就直接可以叫他‘阿肆’了?

    “我……”秦梦舒掩饰不住喜悦,“好,阿肆。”

    “嗯。”

    赫连肆听了,微微挑眉。阿肆这个名字,他第一次让人叫……是对俞桑婉,只是,她不喊,现在……只好换人了。

    他这样心不甘情不愿,但愿,他能慢慢习惯。

    ……

    提前下班的俞桑婉没有直接回家,她难得早下班,自然要去接小馒头。

    经过商业家一家甜品店,俞桑婉去买了些糕点,她记得小馒头说过,每次家里阿姨去接他,都要带些零食,要和小朋友们一起分享的。

    “请问,您需要什么?”

    店员在问着她,俞桑婉笑着,“我先看看……”

    突然,身后有什么撞了上来。

    “啊……”

    俞桑婉吓了一跳,忙转过身,见身后那人要摔倒的样子,忙伸手拉了一把,“小心!对不起啊!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陆妃萱戴着墨镜、口罩,头发披散开,一时间俞桑婉根本没认出她来。

    陆妃萱只是急了,伸手在空中胡乱摸索着,嘴巴里叫着,“越泽、越泽……”

    越泽?sgn9

    俞桑婉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越泽……这个名字,她有多少年没有听过了?是重名吗?俞桑婉抑制不住激动,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女孩,尝试着开口,“妃萱?”

    陆妃萱猛的怔住,身子一动不动。

    “你……是谁?”

    “妃萱……”俞桑婉蓦地捂住嘴巴,多少年没见过面的嫂子和小姑子,这样突兀的重逢,怎么能不激动?

    陆妃萱慢慢动了动手,也猜到了,拉住俞桑婉,“是……婉婉姐姐吗?”

    “……嗯。”俞桑婉哽咽着点头,“是,妃萱你……”

    陆妃萱抬手摸摸墨镜,还有口罩,解释道,“我的眼睛……看不见,脸,毁容了。”

    俞桑婉记起,五年前那一场灾难,谨轩没了……当时陆妃萱的情况也很不好,后来被陆宇森带走了,离开了圣都,这些年他们也没有什么联系。一个女孩子,经历了这些,辛酸可想而知。

    “你一个人吗?”俞桑婉扶着她,“去那边坐吧!”

    “不是……”陆妃萱刚要解释。

    “妃萱!”一道清朗的男声响起,两人齐齐回头,只见唐越泽一身西服从洗手间的方向过来。

    俞桑婉眼眶一下子湿了,多少记忆汹涌而来!

    那么多年前,她不会忘记……是唐越泽带着人,抓了她送到陆谨轩面前!那时候看起来流氓、粗鲁的行径,到了今天,却成了宝贵的回忆,他们竟然是挚友了。

    “越泽。”

    俞桑婉嘴巴动了动,眼泪沁出眼角。

    “……”唐越泽早已呆住,他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俞桑婉,他微微躬身,恭敬的样子一如当初,“大少奶奶。”

    “嗯。”俞桑婉吸了吸鼻子,这样一声称呼,好久没有人喊过了,已经太陌生了。

    “越泽。”陆妃萱伸手,唐越泽立即握住她,“嫂子既然在,我们好好说话吧!”

    “好。”唐越泽看了眼俞桑婉,“大少奶奶,方便吗?”

    “当然。”俞桑婉点点头,“等我一会儿,我打个电话。”

    她转身去打了个电话,还是让阿姨去接小馒头。

    三个人坐下,虽然近在咫尺,却有种沧海天涯的感觉。

    陆妃萱看不见,她面前摆着糕点,唐越泽便端起来,拿着勺子细心的喂她。

    俞桑婉一直看着,眼里有欣慰、也有羡慕。陆妃萱是很可怜,但至少她还在……唐越泽还能照顾她。而谨轩,是已经不在了,她再没有照顾他的机会……

    “大少奶奶。”

    唐越泽抽空看向俞桑婉,郑重说到,“属下本来准备要去找您的,既然遇见了,那就更好……属下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

    “什么?”

    唐越泽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大少爷的墓地,被迁走了。”

    “……”俞桑婉怔忪,倒是并不吃惊,“这件事我知道,有一阵子了……当年我离开圣都跟随我父亲去西部不久。”

    “为什么?”唐越泽蹙眉,表示不解。

    “嗯?”俞桑婉讶然,这个问题她倒是没有细想过,“当时,阿姨说……这是家里长辈的决定,是谨轩的外祖父拍板的。”

    唐越泽眉头越皱越紧,“还是不对,大少爷是陆家的人……为什么这件事由赫连家来决定?还有,墓地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说迁移就迁移?属下一直在陆家,从未听陆先生说起过这件事。”

    “嗯。”陆妃萱跟着点头,“这些年,陆家的事情,都是越泽在打点,大哥迁坟这么重要的事,没理由越泽会不知道的。”

    俞桑婉听他们这么说,也生了疑惑,“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