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4章 帮您解开扣子

    调职申请这件事,暂时搁浅了。

    不过,俞桑婉觉得,照赫连肆这种不冷不淡的态度,其实是不是调职关系也不大。

    这天,赫连肆工作结束的特别早。俞桑婉也难得提前下班了,出门的时候遇到欧冠声,欧冠声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和平时倒是不怎么像。

    俞桑婉走上前,笑着和他打招呼,“欧秘书长,我下班了……您这,紧张什么呢?”

    “哎。”欧冠声一看是俞桑婉,轻叹着抱怨道,“你不知道,总统今天气场不对。”

    “嗯?”俞桑婉怔忪,这一点她的感触自然不如欧冠声深切。

    欧冠声是秘书长,全程贴身照顾、跟随赫连肆的,他所有的事情欧冠声事无巨细都要过问,这期间包括了公事、还有私事,欧冠声的压力,可想而知。

    这不,欧冠声上下看了看俞桑婉,犹豫着开口,“我说,你和总统……怎么就不成呢?”

    “……”俞桑婉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哎……”欧冠声摇摇头,“我也知道,这话不该我说。不过,是看着总统可怜……”

    赫连肆可怜?俞桑婉不懂这种说法。

    欧冠声难得话多,拉着俞桑婉多说了两句,“你是不知道,我从五年前被调遣到总统身边……从来就没见他笑过——这么些年了,他的生活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国事。”

    这么听起来,确实挺孤独的。

    欧冠声继续说:“大小姐给总统安排了多少次相亲,他都没有去过……哎,这次却答应了,可是,我看的出来,他很不高兴。”

    说着,顿了顿,又去看俞桑婉。

    “俞记者,恕我直言,你是不是不喜欢总统啊?”

    “……”俞桑婉怔住,这话要她怎么说?这种豪门家事,总不好拿出来随便说的。

    欧冠声以为她默认了,更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哎,不喜欢也不能勉强。要说总统他,杏格也是孤僻了些,不讨女孩子喜欢。但他对你,是真上心了……他私下里跟我说过,他就是喜欢你,不在乎你的过去。”

    虽然这话赫连肆也跟俞桑婉说过了,但此时听欧冠声再说,她还是不免触动……

    赫连肆这样的人,竟然毫不避讳对她的情感!

    “哎……”

    欧冠声还在那里惋惜,“感情啊,不能勉强。总统答应大小姐的相亲安排了,看来是在你这事上受伤了……”

    正说着,内室的门响了一下,赫连肆出来了。

    “不说了……”欧冠声转身迎上去。

    俞桑婉却是怔住了,想起了那天听到赫连肆的那通电话。他说——姐,你说的秦梦舒……安排时间,见一见吧!

    说的,就是……相亲吗?

    门口,赫连肆出来了。他换下了制服,身上是一套休闲西服,看上去随和、轻松了不少,也比往常显得年轻。一贯梳向脑后的头发也放了几缕下来,遮盖住前额。

    看来,是刻意打扮过。

    不过,还是漏出了刻板的杏格——没有系领带,衬衣领口扣子却是扣的严严实实的。

    赫连肆走过来,看了眼俞桑婉,“还没走?”

    “这就走了。”俞桑婉忙笑笑,抬手指指他的衣领,“这里,松一松……不然,对方会觉得你刻板。”

    赫连肆微怔,“你……知道了?”

    “嗯。”俞桑婉点点头,“欧秘书长刚才说的。”

    赫连肆抬手摸了摸颈间,“你刚才说什么?”

    俞桑婉笑了,“属下说,让您把领口的扣子解开两颗……这样看起来随和些。”

    “噢。”赫连肆点点头,伸手去解,可是一时却没解开,显得笨手笨脚的。

    俞桑婉看他笨拙的像个孩子,那皱眉、抿嘴的样子竟然和小馒头有七八分神似,没多想,抬起手伸向他颈间,“属下来帮您。”

    “……”赫连肆一听,面上一热。立即听话的弯下了腰,凑到俞桑婉面前。

    俞桑婉真不矮,但是赫连肆接近一米九实在太高了。这会儿两个人这个姿态,赫连肆又忍不住调侃她,“傅宪林的女儿,家庭条件应该不错,你长身体的时候都干什么去了,这么矮?”

    “……”

    俞桑婉猛地一震,抬眸看着他。靠的这么近,甚至能看进彼此瞳孔里。

    俞桑婉看出了神,想起了陆谨轩以前总爱说她……矮到死!

    觉察出她不对劲,赫连肆扯扯嘴角,“怎么了?”

    “……没事。”俞桑婉替他解开扣子,别过了脸去。

    赫连肆敛眉,“眼睛都红了,还说没事?”

    “我……”俞桑婉索杏也不遮掩,低低说到,“我只是想起谨轩,他以前经常说您……刚才说过的话。”

    谨轩……赫连肆嗓子眼一下子被堵住了。

    他们之间隔着他的外甥陆谨轩,当真是无计可施。

    赫连肆深深看了眼她,“我走了。”rz90

    “……嗯。”俞桑婉还沉浸在悲伤里,没有回头看他。

    身后脚步声渐行渐远,俞桑婉才擦干了眼泪转过身来……

    这个赫连肆,不只是长得像谨轩,怎么会连说话、行为都像?是她的错觉吗?这两个人,除了名字不一样,究竟还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不!”俞桑婉被自己的想法吓到,赶紧告诫自己,“俞桑婉,千万不要给自己找借口,不是同一个人、就不是同一个人!什么像不像的,不过都是你的主观带入!”

    赫连肆去相亲了,这样很好、幸好……

    ……

    赫连肆坐在车上,满脑子想的都是俞桑婉。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认识她才多长时间?怎么就能像着了魔一样,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她?大约喜欢一个人,就是这种感觉吧!只可惜,他遇见她,不是时候。

    车子缓缓停下,欧冠声过来替他开门。

    “总统,到了。”

    赫连肆眉间轻蹙,一道淡淡的沟壑。

    下了车,到达约定的包厢。赫连肆远远看见坐在那里举止端庄、妆容精致的秦梦舒,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可是,他却不能走。

    那个瞬间,他突然有个念头——算了,就是秦梦舒吧!其实,若不是俞桑婉,别的女人是谁还不是一样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