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3章 灭了心头这把火

    俞桑婉怔怔的看着他,“总……”

    赫连肆却没有理会她,只握着手机,听着里面姐姐赫连霜刻薄的话语,眉头越皱越紧。

    终于出声了,“姐,是我招惹的她……你有任何不满意,直接冲我来,我喜欢谁这件事,不是谁来勾引我就有用的!这一点,相信你比任何都清楚。”

    没有错,如果赫连肆这么容易被谁勾引……那么这五年来,他绝对不会还是单身。

    要知道,这些年赫连霜明里暗里可没少往他身边安排女人……

    赫连霜语滞,心虚的很,“阿肆,姐姐这不是着急吗?你们千万不能把持不住,犯点什么错啊……”

    “哼。”赫连肆冷笑,眉宇间全是俾睨一切的气势,“我如果真的想做点什么,这世上也不会有人敢说我是‘犯错’,什么是对错?我说它是对的,它就是对的。”

    “……”赫连霜怔住,“阿肆,你要干什么啊?”

    “没什么。”赫连肆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但是姐,你要继续为难她,我就不敢保证了。”

    说完,果断挂了手机,不给赫连霜再开口的机会。

    他一转身,把手机递给俞桑婉,“给。”

    “谢谢。”俞桑婉接过手机,眼角还有些红。

    赫连肆蹙眉,迟疑着问到,“你和我外甥……家里不同意的?”

    “嗯?”俞桑婉怔住,“您……知道了?”

    “……嗯。”赫连肆闷闷的点头,嘴角带着一丝苦笑,“都说外甥像舅舅,没想到这一次,是我像了他。”

    一句话说的,俞桑婉无言以对,只能低下头。

    “我……”赫连肆皱着眉,问到,“你,不后悔吗?一个人,不辛苦吗?”

    “……”俞桑婉依旧沉默着,许久,才摇了摇头。不后悔、很辛苦,但是……从不后悔。

    赫连肆垂眸轻叹,转身离开了。

    吃完饭,就要上飞机。

    午休就是在飞机上,两个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赫连肆靠在沙发椅上假寐,依稀看到俞桑婉在揉着伤腿。她腿刚好,今天这样奔波,想必还是会有些影响。

    一个女人,一个姿色上乘,又聪明、又努力的女人,怎么能不吸引人?

    赫连肆逼着自己收回视线,可是却久久无法入睡。再回头去看她,俞桑婉已经歪着脑袋抱着靠枕睡着了。身上的毯子斜斜拖拽在地上,根本没盖好。rz90

    “嘁。”

    赫连肆轻笑,真是个孩子啊!

    现在也依旧年轻……想一想五六年前,她和他的外甥在一起,可不就是个孩子吗?

    不受控制的,赫连肆站了起来,走过去轻轻捡起毯子,小心翼翼的替她盖好。

    “嗯。”俞桑婉嘟着嘴,发出一声嘤咛。瓷白的脸孔,正好对着赫连肆。

    赫连肆一怔……她这个样子,就好像在对他撒娇。

    赫连肆喉结滚了滚,不由自主的低下头,薄唇慢慢靠近她的。她睡的很香,如果他吻上去,她大概也不会察觉吧?

    赫连肆慢慢贴近,却在距离一公分的距离蓦地的顿住了……他这是在做什么?!这个人,是他的外甥媳妇,按理要叫他一声舅舅的女人啊!

    “……”

    赫连肆一惊,猛地站直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心中沟壑久久无法填平……

    胸膛里好像有一把火,自从遇到俞桑婉开始就在燃烧!到了现在,已经无法阻挡其越来越旺的趋势!

    该怎么办?想个什么办法才能灭了心头这把火!?

    晚上七点,回到观潮。

    赫连肆眉头紧锁,吩咐欧冠声,“给大小姐打电话。”

    “是。”

    刚才在路上,赫连肆做了个决定……如果对俞桑婉的这把火不能灭,只怕只能烧到别人身上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也是这样**强烈的人。

    “总统。”欧冠声拨通的电话,把手机递给赫连肆。

    赫连肆接过,对着手机里淡淡说道,“姐,你说的秦梦舒……安排时间,见一见吧!”

    “真的吗?”赫连霜猝不及防,却是喜不自禁,“好、好……姐姐这就安排。”

    跟在赫连肆身后,俞桑婉也隐约听到了这个名字……秦梦舒?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倒是好像在哪里听过。

    ……

    俞桑婉回到家里,进了玄关就觉得客厅里挺热闹的。

    管家正好走过来,俞桑婉问到,“家里有客人吗?”

    “是。”管家笑着说,“秦家的大公子来访,和先生谈的还挺合得来的,和乐正先生似乎是旧识,约着要喝酒呢。”

    俞桑婉笑笑,又问到,“小馒头呢?”

    管家指指楼上,“小少爷在楼上玩具房里玩。”

    “好。”俞桑婉点点头,走到客厅里去。

    沙发上,傅宪林、乐正生,还有一位年轻男子正相谈甚欢。

    俞桑婉笑着走过去,“爸,阿生,有客人啊?”

    那位年轻男子原来是背对着俞桑婉的,听了这话站了起来,转过身,颀高的身子立在那里,很有风度的朝她伸出手,俊朗的五官磊落大方,“你好,你就是傅先生的千金吧?我是秦少驹。”

    秦少驹……

    俞桑婉脸上的笑容有几分生涩,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秦少驹一怔,也是有些惊讶。这个女孩……不就是当年那个陆谨轩带回观潮的女孩儿?

    “是你?”

    俞桑婉怔忪,笑笑,“你好,秦先生。”

    她只点了点头,却没有去握秦少驹的手。

    秦少驹一挑眉,倒是并不在意,收回手、揉了揉鼻子,“没想到啊,你就是傅先生的沧海遗珠。”

    傅宪林和乐正生这才插话,“你们认识啊?”

    俞桑婉笑着摇头,“以前有过一面之缘,并不算认识。”

    秦少驹耸耸肩,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看来,那一面之缘,我给傅小姐留下的印象并不好。”

    俞桑婉扯扯嘴角,没有接话。

    傅宪林见状,忙朝乐正生使了使眼色,乐正生忙道,“秦公子,酒席准备好了,请入席吧!”

    “是啊!”傅宪林随之站起来,招呼着,“来来,边喝边谈。”

    俞桑婉蹙眉,跟在最后,“爸,阿生,我上楼陪小馒头,一会儿下来吃饭。”

    众人都是一怔,看来她是很不喜欢这个秦少驹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