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2章 揉进骨头里

    赫连肆只觉得太可笑了。

    他这个年纪,还没有过女人……谁能想到第一次动心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外甥媳妇?!

    “阿肆。”赫连霜拉住他,生怕他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来,“你别犯傻……世上女人多的是,俞桑婉没有那么好,你千万别为了个女人干出什么傻事来啊!”

    赫连肆敛眉,淡淡道,“我知道了。”

    他只能这么回答!

    不然呢?外甥虽然不在了,但外甥媳妇始终是外甥媳妇!

    赫连霜还是不放心,“阿肆,姐姐可以放心你吧?你……”

    “行了。”赫连肆虽然答应了,但心情显然不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我还有事,先走了。”

    语毕,转过身往玄关外走。

    “阿肆!”赫连霜忙叫住他,“怎么就走了?姐姐让厨房准备了你喜欢的菜,留下来吃饭。”

    “不用了。”赫连肆蹙眉摇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姐姐你自己多吃点。”

    看着赫连肆决绝的背影,赫连霜仿似失了魂……

    这么多年了,她眼看着陆谨轩变成了赫连肆,走到了权利的顶端——她的目的都达到了!她的儿子成了最优秀的人,可是,和她之间却越发生疏了。

    明明是儿子,却只能听他叫一声‘姐姐’,而且,他们别说在一起说说话了,赫连肆就连和她一起吃顿饭都很少。

    赫连霜喃喃自语,“谁来告诉我,我究竟做对了,还是错了?”

    ……

    腿伤好了些,俞桑婉销了假,回来上班。

    一早她在办公室门口等着,赫连肆在欧冠声的陪同下进来了。

    “总统。”俞桑婉忙迎上去,准备接过他的西服外套。

    赫连肆解着扣子,垂眸看了她一眼。

    俞桑婉微微垂着脑袋,新剪的齐颈短发,发尾稍稍弯曲,扫着脖子上那一段雪白的肌肤,让她看起来有几分娇俏、任杏。但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分明那样温柔。

    “……”

    赫连肆嗓子眼一阵发痒,有一种冲动——狠狠压住她!使劲摁在墙壁上,揉进骨头里!

    可是……偏生不能。

    俞桑婉接过他的西服外套,准备去休息室挂上,顺带问了一句,“您早上想喝什么?”

    赫连肆昨夜根本没睡好,淡淡道,“咖啡。”

    “是。”

    看着她转身离去,腰身那里不盈一握、职业短裙下两条腿笔直修长……真是怎么看浑身上下都是吸引他的地方!

    “你……”赫连肆突兀的开口。

    “嗯?”俞桑婉温声回头,疑惑的看着他,“属下怎么了?”

    赫连肆看着她,薄唇微张。

    其实他想问,她没有告诉他——她是他的外甥媳妇……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比如,她对他其实也有着某种特殊的感情?比如,即使知道两个人是这种关系,还是有些喜欢他?

    见他不说话,俞桑婉又问,“总统?”

    赫连肆收回心神,“没事,你去忙吧!”

    “……是。”

    终究,还是问不出口。

    赫连肆颓然跌坐在椅子里,伸手焦躁的扯着领带。算了吧?既然是外甥媳妇,还能奢望什么?他可以不在乎她是个寡妇,寡妇再婚也不伤害任何人、合情合理合法。

    但是,偏偏怎么就是……外甥媳妇!rz90

    “总统。”

    欧冠声进来了,带着一天的行程安排表。

    赫连肆打起精神,开始工作。

    今天一整天,都要在外面跑,飞去好几个城市。俞桑婉既然回来复职了,就要全程跟着。

    午餐没那么讲究,是大家在一起用的。

    赫连肆、欧冠声、俞桑婉他们这几个一桌,剩下的分成几桌。

    赫连肆沉着脸,没什么胃口,手机就响了。欧冠声接了,递给他,“总统,是大小姐。”

    闻言,赫连肆的脸色更沉、眉头也皱的更紧,接了电话,右手无奈的揉着眉心,“姐……”

    “阿肆啊!”赫连霜隔着手机,心情是焦急的,“最近能不能抽出空来?姐姐跟你说过的,秦家的千金……秦梦舒的事情,你考虑考虑?秦梦舒是大家闺秀,人真是很不错。”

    这种话,赫连肆不知道听赫连霜说过多少遍了。

    但是,每一次他都听不进去。

    那个秦梦舒,赫连肆见过,应该是不止见过一两次。但是,印象真的是很淡。一定要形容的话,那个秦梦舒就像是个千金教科书……完全的按照大家闺秀的范本培养出来的。

    不是说不好,但是,总觉得平平,不吸引人。

    见他不说话,赫连霜不肯放松,“阿肆,感情都是相处出来的……你和秦梦舒接触接触,才能发现她的好。听姐姐的没错,秦梦舒很适合你。”

    “再说吧!我在忙。”

    赫连肆没那个心情,简单敷衍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

    他这边才停,俞桑婉的手机就响了。俞桑婉拿起来一看,是赫连霜!

    “……”俞桑婉吓了一跳,慌忙走到一边去接。

    “喂,阿姨。”

    赫连霜劈头盖脸就是给她一顿骂,“俞桑婉,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过绝对不会和阿肆有什么……可是,他昨天跑过来说要娶你!我告诉你,阿肆什么都不知道,你可是清清楚楚的,闹成这样,你要负全责!”

    “阿姨。”俞桑婉咬着下唇,没有办法争辩,“我……不知道会弄成这样,对不起……”

    “哼!”赫连霜并不放过她,声音高的都要冲破俞桑婉的耳膜了,“俞桑婉,人是要讲礼义廉耻的!他是谨轩的舅舅,也就是你的舅舅,你和谨轩虽然没有举行婚礼,可是法律上你可是他的妻子!”

    “阿姨。”俞桑婉无言以对,“我已经打了申请,可是,总统还没有批……”

    “那一定是你态度不够坚决!”赫连霜咄咄逼人,“你是不是做出一副欲拒还迎的姿态来了?一边说着要调职,一边却又拼命勾引他?”

    “阿姨。”俞桑婉听不下去了,这话太难听了!“我没有……”

    正辩驳着,手机一下子腾空被人拿走了。

    俞桑婉眼睛湿湿的,抬头去看……是赫连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