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0章 我喜欢您的女儿

    回到家,俞桑婉的腿上了石膏,在房间里休息。

    ‘咚咚’,房门敲响了。

    “进来。”

    进来的是乐正生,俞桑婉笑了笑,“阿生。”

    “婉婉。”乐正生走过去,视线落在她的伤腿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俞桑婉疑惑,“有什么要说的啊?干嘛这么吞吞吐吐的?”

    “我……”乐正生在她身边坐下,支吾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男朋友,可能我的立场不够……但我喊你父亲一声师父,我们也做了这么多年朋友,你……”

    “阿生。”俞桑婉莞尔,“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乐正生深吸口气,下了很大勇气,“那个赫连肆,是不是喜欢你?”

    闻言,俞桑婉笑容僵住,她这态度其实就是默认了。

    “……”乐正生闭了闭眼,眉头皱了起来,“婉婉,你打算怎么办?”

    “我……”俞桑婉怔忪,她现在确实还没有想好。

    乐正生急了,“婉婉!你说过,你看的很清楚……他不是陆谨轩,你现在这样是动摇了吗?”

    “不是啊!”

    俞桑婉急忙否认,“没错,赫连肆是喜欢我……他也不止一次向我告白,可是我都拒绝了。阿生,你是知道的,谨轩对我来说……是永远无可取代的。”

    “可是……”

    这话没有办法让乐正生冷静,“他呢?他知难而退了吗?”

    “……”俞桑婉怔住,摇了摇头。

    “啊!”乐正生长叹口气,“我就知道!”

    他站了起来,情绪急躁,“婉婉,他和我不一样!他是高高在上,从来没有任何惧怕、做什么事也没有任何阻碍的人啊!他如果想要你……你……想过后果吗?”

    “……”

    俞桑婉默然,想到赫连肆灼灼的眼神、热情似火的吻……心下发慌。

    “你要怎么办?”乐正生俯下身子,搭住她的肩膀。

    “我……”俞桑婉愣了愣,“总之我会拒绝他的!不管他是谁,我都不会接受!”

    此时的观潮。

    傅宪林来了一趟,办完事情,正准备走。

    可是,门口却有欧冠声正在等着他。欧冠声面带微笑,礼遇相待,“傅先生,总统差属下来问问……能不能耽误您几分钟?”

    问的这样客气,傅宪林自然是没有拒绝的余地。

    傅宪林点点头,“请带路。”

    “傅先生请。”

    原本傅宪林以为要去的是赫连肆的办公室,可是欧冠声绕过了行政区,带着傅宪林一路往里……竟然是进了内院。

    停在内院玄关口,欧冠声解释道,“傅先生,总统吩咐,因为是私事,所以在内院见面比较好……他在小书房等您,傅先生请。”

    傅宪林笑着道谢,“谢谢。”

    小书房里,赫连肆已经命人沏好了茶,恭候着傅宪林。

    “傅先生。”赫连肆站在那里,态度很是恭敬。

    傅宪林受宠若惊,“总统,属下不敢当……您快坐。”

    “您客气了,这是应该的。”赫连肆伸手虚扶了他一把,“傅先生请坐,我们今天不是谈公事,这是内院……您是我的长辈,不用对我这么客气,否则我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syht

    傅宪林笑着坐下,接过赫连肆递过来的茶,“您有事请说。”

    “那好。”赫连肆不习惯拐弯抹角,直言道,“我找您来,是想谈一谈我和令千金的婚事……”

    傅宪林一惊,诧异的看着赫连肆,本能的反问道,“您说什么?”

    “呵。”赫连肆失笑,“恕我不敬,我喜欢您的女儿,想要和她结婚、共度余生。”

    他说的很缓慢,字字清晰、落地有声。

    “这……”傅宪林错愕,耳朵里嗡嗡直响,“您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您不知道,我的女儿她……”

    赫连肆微一颔首,笑容如初,“我都知道了,她结过婚,丈夫已经过世了,还有个五岁的儿子,就是那个小馒头……”

    “既然如此。”傅宪林还陷在震惊里,“那您怎么还会有这种念头?”

    他拉开椅子站了起来,朝着赫连肆微微躬身,“这件事,恕属下不能同意!”

    “嗯?”赫连肆惊愕,没想到傅宪林会是这样的反应,“为什么?您的女儿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有多不容易?难道您就不希望她有个爱人、一辈子可以依靠?”

    傅宪林低着头,眉头紧锁。

    “没错,作为父亲,我的确是这样希望。但是,作为您的下属,却不得不拒绝您……你们不可能的!”

    赫连肆没法理解,“到底为什么?”

    “这……”傅宪林顿了顿,实在难以启齿,“您还是回去问问您的家人吧!属下想,您之所以这么坚持,其实还是对我女儿的事情不了解——等您知道了她的丈夫是谁,您就不会有这个念头了!”

    说完,躬身告辞,“属下告辞。”

    “慢着!”

    赫连肆站起来,叫住他,拧眉道,“到底她的丈夫是谁?您不能告诉我?这个人有这么可怕……以至于他已经过世了,还会影响我娶他的遗孀?”

    “哎……”

    傅宪林蹙眉叹息,“不瞒您说,我的女儿可以改嫁给任何人!但独独不能是您——属下告辞!”

    赫连肆愕然,这叫什么话?什么叫任何人都行……独独他不行?他有这么差劲吗?!

    ……

    回到家里,俞桑婉和乐正生正带着小馒头在餐厅准备吃饭。

    “爸,你回来了……洗洗手,可以吃饭了。”

    傅宪林神色凝重,“桃桃……”

    “嗯?”俞桑婉抬头去看父亲,“怎么了?脸色怎么这样?”

    傅宪林摇摇头,还陷在刚才和赫连肆谈话的余韵里。

    “你猜不到,今天赫连肆找我谈了什么。”

    “……”俞桑婉怔住,看着父亲的表情,慢慢反应过来。赫连肆已经找过父亲了?看来,他是来真的!乐正生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傅宪林蹙眉,“看来,你是猜到了……他对你表示过了?”

    “……嗯。”俞桑婉点点头,表情有些尴尬,“他,比较自我,虽然我拒绝了,可是……他一味坚持自己的意思。”

    “哎……”傅宪林叹息,气氛凝重。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