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8章 ZERO编号

    俞桑婉被疼痛折磨,无力的靠在赫连肆怀里。

    “女人都像你这样吗?”赫连肆皱眉,心疼的问到。

    “唔……”俞桑婉微微眯着眼,没有什么力气,“不一定,我以前没有这么厉害……生了孩子、没有养好。”

    赫连肆想起,她的孩子……是遗腹子。

    “他那么好吗?”赫连肆口气有点酸,虽然跟个已经去世的人吃醋真的很没有风度。

    “嗯?”俞桑婉没明白他的意思,冷汗直冒,“什么?”

    赫连肆继续说,“好到你愿意一个人生下孩子、独自养大……”

    俞桑婉怔忪,“你……知道了?”

    赫连肆微一颔首,“对不起,我误会你……故意撒谎骗我。”

    俞桑婉摇摇头,“没关系、不要紧的。”

    赫连肆敛眉,“你还没回答我,那种情况下,为什么要生下孩子?”

    那种情况?俞桑婉勾勾嘴角,“你指的,是我没了丈夫?”

    “嗯。”赫连肆点头。

    俞桑婉眨眨眼,眼眶湿润了,他哪里知道,她所承受的不止这些……当初她没了丈夫,自己的生命也在经受着死亡的考验!可是,后悔吗?当然不,小馒头那么可爱,简直是谨轩的缩小版。

    俞桑婉浅笑,“孩子要生的……不然,时间一长,还有谁会记得他来过这个世界?孩子在,人们见到孩子都会说……啊,这就是他的孩子啊!”

    明明是听着她对别人的深情,赫连肆鼻子却有点酸。

    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真是个傻瓜。”

    “嗯……”俞桑婉疼的没有力气说话了。

    ……

    天空微微亮,俞桑婉是被呛醒的。

    “咳咳……”俞桑婉捂着嘴巴,轻咳着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赫连肆怀里,他却在点着草。

    “醒了?”赫连肆低头看看她,“是被烟呛着了吗?对不起啊!我看你脸色不好,天亮了……我们得快点想办法离开。”

    “嗯。”俞桑婉轻轻推推他,“你放开我吧!”

    “不冷了吗?”赫连肆贪恋怀里的人,舍不得松开,“我担心你冷。”

    “没关系,现在好多了。”俞桑婉从他怀里出来,掩饰着尴尬,“你在做什么?要我帮忙吗?”

    “不用。”赫连肆怀里空了,难免失落,指指手里的草,“这些半干的草,烧不起来、却能起烟……欧冠声肯定不会走远,一定在这一片转悠,他看到烟,自然会回来这边。”

    俞桑婉颇为认真的看了他一眼,大有愚赏的意思。

    “你……还会这些?”

    赫连肆挑眉,“这很复杂吗?多简单的自救啊!”

    “呃……是。”俞桑婉笑笑,“不过我没想到,我以为你应该是那种……”

    说到这里顿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嘁。”赫连肆笑了,“不说我也知道,以为我是养在观潮的公子哥,除了耍官腔、什么都不会,连生活都不能自理,是不是?”

    “呃……”俞桑婉尴尬的笑笑,她确实是这么想的。

    赫连肆也不恼,“没关系,是你,我允许你随便想……反正,你总会慢慢了解我的。”

    他一边说,一边去解衬衣扣子,“对了,我可是帝**校毕业,主修政治、军事,还编过号的,我给你看看……”

    “啊?”俞桑婉惊愕,慌忙回过头去,“你不要这样!!快不要继续了!”

    赫连肆一怔,笑了,“怎么了?你没见过男人光膀子吗?”

    “你别开玩笑行吗?”俞桑婉急了,他们现在这关系,实在是不能继续暧昧下去了。

    赫连肆扯开衬衣领子,左边肩膀上赫然有枚纹身……完整的英文字母:zero!那就是他的编号,超越榜首,各项全能达标,因为他身份特殊,不可能正式编号,于是就有了zero这个特殊编号!

    观潮系统中心的人都知道,zero这个编号代表着什么。

    此刻,赫连肆瞄了眼肩膀上的纹身,“你真的不看?”

    “你真的不要这样!”俞桑婉抗拒着,不肯回头。

    “哎,好吧!”赫连肆叹息着,颇为惋惜,把衬衣拉上了。见俞桑婉还背着身子,蹙眉道,“我穿上了,你不用躲了。”

    俞桑婉这才坐好,脸上微微发烫。

    只是那么短暂的回避,以至于她并没有看到属于她的丈夫陆谨轩的zero纹身……

    “嘁。”赫连肆忍不住笑了,“你这么容易害羞?那你可要快点适应啊,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也不喜欢慢慢来,我已经认定了你……回去之后,我会正式办理我们的事……”

    “等一下!”

    俞桑婉匆忙打断他。

    昨晚事发突然,后来她有疼的厉害,都没来得及问,“总统,您要正式办理我们的什么事啊?”

    “结婚。”

    赫连肆看着她,笃定的说出这两个字。

    “啊!”俞桑婉吓了一跳。

    赫连肆一边扇着烟,一边看着她解释,“你是丧偶,我是未婚……和以前我认为的情况不一样,我们在一起是合理合法的!”

    “……”俞桑婉惊愕,“可是……”

    “没有可是。”赫连肆强势的打断她,“你只要到我身边来就好……你的孩子我也一并接受。”

    “不是!”俞桑婉急了,“哪里有这样的?不是!你知道我是寡妇你还……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赫连肆眉头紧锁,他是真的不明白,“总统娶寡妇……这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民意不会有任何问题,重要的是,我喜欢你!”

    “那……”俞桑婉急的不行,想要说,你喜欢我、也得我喜欢你才行啊!

    可是,赫连肆蓦地站了起来,抬头看着上空,嘴角勾起。“来了!挺快。”

    俞桑婉抬头去看,直升机在上空盘旋,慢慢降落。

    赫连肆已然走了过来,俯身将她抱起来,“来。”

    “总统……”俞桑婉急的很,“我想我们之间……”

    “总统!”

    直升机下来了,欧冠声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狂奔过来,“您没事儿吧?这让您风餐露宿了一宿,属下罪过可大了!”

    “哼。”赫连肆淡笑,没空废话,“先走吧!”

    “啊!”欧冠声一惊一乍的,“俞记者,你流血了!”

    赫连肆猛回头,瞪了他一眼,“闭嘴!”

    欧冠声:“……”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