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5章 他有事瞒着你

    醒过来,是在一间逼仄的屋子里。

    陈旧、破败,连空气里都散发着一股霉味。

    “嗯……”

    俞桑婉吸入了土香,现在身上还是软绵绵的。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嘤咛,干渴的很。

    她看见中间的桌子上有水,动了动身子……发现没有被绑住手脚,大概是知道她醒来也没有力气逃出去。俞桑婉吃力的挪过去,抬起手想要够上面的杯子。

    “别喝!”

    身后,一个声音阻止了她。

    俞桑婉错愕,缓缓回头去看。因为光线的原因,并不看得太清楚……但这个声音,俞桑婉却觉得是那么熟悉!

    渐渐适应了这里昏暗的光线,俞桑婉疑惑的问到,“你……是谁?也是被抓来的?这水为什么不能喝?”

    “……是。”

    那人点点头,“水里加了药的,你喝了之后,会一直没有力气……”

    这个声音!俞桑婉心头一凛,惊愕道,“你是……”

    心跳陡然加快,一个早就被她遗忘了多年的人……突然一下子就闯进记忆里!会是她吗?

    俞桑婉艰难的移动,凑近了……借着昏暗的光线,看清楚了——真的是她?!

    “……”俞桑婉唇瓣微张,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

    那一年,傅宪林亲手把宫鸿鸣和她一起送进了监狱……多少年了,父女俩从来只字不提这个女人!

    俞桑婉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见到她!这个给了她另一半生命、占据了她生母头衔,却一直在伤害她的女人!

    上下唇贴合在一起,那一声‘妈……’,却怎么也喊不出口。

    这么多年了,涂珊妮的脸孔在她脑海里都要模糊了!

    她比以前消瘦了很多,但底子还真是好……即使上了年纪,又受了这么年苦,还是风韵犹存的样子。

    在这一点上,俞桑婉是完全遗传了母亲的。

    俞桑婉猛地别过脸,她不想看见这个人!她怕自己说出什么出格的话、或者作出出格的事情,但是这个人偏偏是自己的生母!母亲可以不顾血浓于水,她却不能大逆不道!

    涂珊妮一见她,眼泪就掉下来了。

    “桃桃……”

    俞桑婉闭着眼,牙关紧咬。为什么?还要再见到她?

    “桃桃,你过得不好吗?”涂珊妮其实早就想问了,“你不是跟着你父亲吗?傅宪林那么厉害的人,怎么会让你落到这里来?这些年,他是怎么照顾你……”

    “闭嘴啊!”

    俞桑婉气愤难平,厉声吼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轮得到你批评爸爸吗?他比你不知道要好多少倍!爸爸是真的疼我!”

    “……”涂珊妮捂着胸口,痛苦的摇头,潸然泪下,“桃桃,妈妈也是真的疼你……当年,妈妈是不得已,妈妈没有想过要害你啊!妈妈真的是为了你……”

    “住口啊!”

    俞桑婉听不下去,多少年的积怨一下子喷薄而出!

    “你还说不是害我?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离开,不会就那么和谨轩分开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我们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就没了父亲!这些全都是你害的!”

    “啊……”

    涂珊妮泪眼滂沱,“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会弄成这样……”

    “不是故意?”俞桑婉冷笑,叹息道,“真是万能的解释啊!你知不知道,你一句不是故意,我的小家……彻底毁了!?”

    涂珊妮哭的要透不过来气,一个劲的摇头,“对不起、对不起,妈妈受到惩罚了……我在监狱待了这么多年,出来什么都没有了,连生活都困难!”

    俞桑婉不想再理会她,这样的母亲,即使对她有过那么一点疼惜、或者是悔意,也只是在她自己安然无恙的情况下,一旦自己和女儿同时有难……这个女人想到的首先会是自己!

    这样的人,真的配当母亲吗?

    “桃桃。”

    涂珊妮擦擦眼泪,想要去拉俞桑婉,却被她躲开了。

    她尴尬的收回手,“桃桃,他们到点会来送饭……我乘机引开他们,你只管跑,听到了吗?”

    “……”俞桑婉狐疑的看她一眼,什么也不想说。

    见女儿这样,知道她明显是不信。

    涂珊妮急着想要解释,“桃桃,妈妈当年是错了……不过,我现在还是这么说——这么多年,你有没有见过一条桃心型项链?那是我手工制作的,项坠可以……”

    “别问了!”

    俞桑婉不耐烦的打断她,“我什么都不会跟你说,我不相信你了!”syht

    “桃桃!”

    涂珊妮神色尴尬,却还是硬撑着,“你信不信我没关系……但那条桃心项链里面,一定是藏着秘密的!那条项链应该在你爸爸手里了,难道你从来没见过?”

    “见没见过又怎么样?”

    俞桑婉冷冷的反问。

    “他有事瞒着你啊!”涂珊妮蹙眉,“这条项链,原本该是你的。”

    “哼。”俞桑婉丝毫不为所动,“你这一招叫什么?挑拨离间?爸爸有什么瞒着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真的疼我,对我好!至于什么项链,我不感兴趣!”

    “桃桃……”

    涂珊妮还想要说什么,门外有动静。

    “不说了,有人来了,记住我说的话,找到机会你就跑!”

    门上链条锁‘哗啦啦’的响着,门锁开开,送饭的人进来了。

    短暂的时间里,涂珊妮突然取下头上的金属发卡,一下子将裤腿割开了道口子,然后用力用手一撕,‘嘶啦’一声,整条裤子被撕开,就像开了高叉的旗袍,瞬时露出里面雪白的大腿肌肤。

    俞桑婉怔忪,她这是要干什么?难道……

    涂珊妮笑着上前,对着送饭的男人,“麻烦你了。”

    中年男人看了她一眼,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饿了吧?快吃吧!”

    “哎。”涂珊妮坐下,又看看男人笑道,“你也坐啊!”

    这明显的撩拨,男人经不起,往凳子上一坐,视线落在她的裤子上,笑容越发猥琐。

    涂珊妮有意无意的将那条裂缝扒的更开……

    俞桑婉看在眼里,眉头紧锁,心一点点往下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