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3章 找不到大少爷了

    这些年,因为父亲的缘故,俞桑婉真的很少吃苦了。

    跟着大部队一起来到贫瘠的山区,工作强度这都没有什么,但是……因为山区特定的环境条件,早起和晚上都特别冷,俞桑婉是真的有些吃不消。

    她生小馒头,本就是冒险……又因为陆谨轩的事情,积郁成疾,无论是月子、还是这些年,都没有养好。

    结束一天的工作,俞桑婉冻的手脚冰冷,她正搓着手要回去休息。

    “俞记者!”

    身后,有熟悉的男声在喊她。

    俞记者回头一看,竟然是陈柯。

    “是你啊!”

    陈柯笑着走过来,抱怨道,“是啊!上次不是说了,要多联系吗?你可不太守信用。”

    “啊!”俞桑婉笑着道歉,“对不起啊!因为一直很忙……而且……”

    说到这里,不好意思的顿住了。

    陈柯倒是明了,“哈哈……是因为和我不熟悉,没有什么可聊的,是吗?”

    俞桑婉脸一热,“抱歉,我……”

    “没关系。”陈柯摆摆手,大笑,“确实是事实,不过……你怎么在这里?不用跟在总统身边?”

    “呃……”俞桑婉微怔,该怎么说?说自己被赫连肆‘贬’了?

    她只能敷衍的笑笑,“总统要忙的事情很多,我过来就行了。”

    两个人正在说话,突然有同行的记者跑过来,气喘吁吁的,“俞记者,发生了、发生了……”

    俞桑婉皱眉,“慢慢说,什么事?”

    “哎!”那人喘过气,“我们也是刚刚听说,这些天这一片山区,总有妇女儿童失踪的事情发生。”

    “什么?”俞桑婉一惊,他们是来这里做健康宣传的,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陈柯插到,“报警了吗?”

    “嗯。”那人点点头,看着俞桑婉,“俞记者,您是总统的发言人……既然来了这里,这件事只交给当地警方,传出去会不会不太好?要不要通知观潮?”

    俞桑婉蹙眉想了想,“好,你去发一份电邮,这件事我们也要跟进。”

    “是。”

    “可恶!”

    一旁的陈柯,突然握紧拳头,狠狠骂道。

    俞桑婉抬头去看他,只见他和平素清朗、阳光大男孩儿的形象相去甚远,眸光中竟然透着深沉的……恨意?

    “你……怎么了?”

    陈柯敛眉,看着她,“难道你不觉得,这些人贩子,很可恶吗?”

    “……是。”俞桑婉语滞,她当然这么认为,只不过陈柯的反应……是不是过激了?

    陈柯冷哼,发狠到,“像这种人,就应该千刀万剐!抓住了直接枪毙!不,若是有办法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最好!”

    他整个人都在微微瑟缩,这种浓烈的恨意……弥漫着。

    俞桑婉秀眉微蹙,轻声说道,“法律自然会制裁他们……”syht

    “法律制裁?”陈柯扬眉,神色越发清冷,“这些被拐走的人,这辈子都不知道是不是能和家里人团聚!制裁?怎么制裁?他们或许都已经逍遥法外多少年了!”

    他几乎是吼着说完这些话,着实让俞桑婉吃惊。

    “陈柯,你……”俞桑婉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

    陈柯气息微喘,盯着俞桑婉好半天,才慢慢平复过来。

    他抬手扶额,抹去上面一层冷汗,“对不起,我……”

    “不用。”俞桑婉忙摇头,“你没有做需要道歉的事啊!”

    陈柯脸色还是不太好,勉强扯了扯嘴角。

    俞桑婉暗自揣测,这个陈柯……有点奇怪啊!

    ……

    一早,观潮收到了邮件。

    是欧冠声收到的,例行要向赫连肆汇报。

    “总统。”欧冠声把邮件个赫连肆看了,正色道,“这种事情一直都无法断根,当地警方已经在处理……想来是因为俞记者在,所以她不能不做些什么。”

    赫连肆看着邮件,眉头越皱越紧……妇女儿童拐卖?

    那,俞桑婉就不是妇女了?

    “她要怎么管?”

    赫连肆拧眉,突兀的问到。

    “啊?”欧冠声以为只是说一声就完事了,没想到赫连肆问的这么细致,“这个……俞记者应该有自己的安排吧!她跟着您以来,做事一向有分寸,您的形象一直都健康、正直、温暖。”

    “啧!”

    赫连肆咂嘴,懒得听这些废话,“不知道就不要跟我扯这些没用的!联系她,让她随时和观潮保持联系!”

    “……是。”

    欧冠声吃了瘪,暗自心惊,看总统这样子,是真的还惦记着俞记者啊!

    ……

    royalinfirry。

    陆妃萱今天第一次做检查,唐越泽陪着她从检查室出来,时间还早。

    “要去哪里逛逛吗?我陪你去买东西?”

    陆妃萱淡笑着摇头,“不用了,我没什么要买的。漂亮衣服、化妆品,还是珠宝首饰,用在我身上,不都是浪费吗?”

    唐越泽心疼她,“不要这么说,不想逛我们就不逛。”

    “越泽。”陆妃萱拉住他,“我好想我哥哥啊!”

    唐越泽薄唇紧抿,“要去看他吗?”

    “嗯。”陆妃萱点点头,“我们离开圣都五年了,这些年,你一直陪着我到处看医生、做手术,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来看过大哥……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

    唐越泽揽住陆妃萱,嗓子眼发硬,“不会的,大少爷……他只会心疼你。”

    “是啊。”陆妃萱笑了,“大哥最疼我的了。”

    “嗯。”

    两个人一同赶到了墓地,可是,却发生了件诡异的事情。

    陆妃萱牵着唐越泽的手,眉头越皱越紧,“越泽,还没有找到吗?是不是记错地方了?”

    唐越泽也是浓眉紧锁,他茫然的摇摇头,“不可能啊!我怎么会记错地方?当年这事,是我一手办理的……何况,大少爷的墓地并不和其他的挤在一起。”

    他指了指身前的空地,“就是这里啊!”

    五年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真的是他的记忆发生了偏差?

    陆妃萱眼睛一耷拉,眼泪掉下来,“大哥,对不起……妃萱来晚了,竟然都找不到你了!”

    “别哭。”唐越泽抱住她,“事情究竟是怎么样,不是有我吗?有我在,一定会找到大少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