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2章 娶个寡妇

    赫连肆最近气压很低,这一点,没有人比欧冠声的感触更深。syht

    俞桑婉的调职申请报告还没有批下来,她照旧日常工作。但是赫连肆从没有正眼看过她,越是这样,情绪越不好。

    “哎,俞记者,不怪我说你啊!这结婚了就结婚了,孩子都那么大了……让总统误会,真不好,我在他身边这多年,他还是头一次对女孩动心,能不恼羞成怒吗?”

    欧冠声着急啊!他原本以为千年铁树开花了,观潮怕是要办喜事了……可是这事情闹的。

    “呵。”

    俞桑婉淡笑,并不在意,“我去做事了。”

    “哎……”欧冠声无奈,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欧秘书长。”

    一旁,有人悄声叫着欧冠声。

    “嗯?”欧冠声乜了她一眼,“有事?”

    那人并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只是以为欧冠声在为难俞桑婉,叹息着摇头,“您别对俞记者太苛刻了,俞记者是可怜人……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真不容易啊!”

    “等会儿!”欧冠声蹙眉,“怎么是一个人?怎么就不容易?她丈夫呢?”

    “您不知道啊?”那人一怔,很吃惊的样子,“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俞记者丈夫……五年多前就过世了,不在了,哎……她的孩子,是遗腹子。”

    欧冠声:“……”

    已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内室里,俞桑婉面对着赫连肆。

    赫连肆低着头,语气森冷,“有个贫困山区罕见病支援宣传的活动,你代表过去一下吧!”

    “……”俞桑婉微怔,点了点头,“好。”

    没关系,只要能不留在他身边,怎么样都行。

    桌上声讯系统响起,“总统,属下能进来了吗?”

    “进。”赫连肆蹙眉,只说了一个字。

    欧冠声推门进来,看到赫连肆还在和俞桑婉说话。

    “时间紧急,你尽快出发……都安排好了,你简单收拾一下,其他人都在等着。”

    “好。”俞桑婉躬身,往后退了出去。

    欧冠声有些急了,她才一走,立即上前问着赫连肆,“总统……您这是,把俞记者调离了?”

    “……”赫连肆蹙眉,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是舍不得……但是,人都已经结婚了,儿子都那么大了!他能怎么样?成天放在眼皮子底下,他看着心里又痒!

    夺人妻儿?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

    “你闲得很啊?”赫连肆嘲讽道,“欧秘书长?”

    “不是……”欧冠声真是着急,“属下是不懂你们之间的纠葛,可是撒谎这事,您是冤枉俞记者了……她,确实是单身!”

    “……”赫连肆挑眉,什么意思?

    “哎!”欧冠声叹道,“俞记者真命苦……听说她的丈夫五年多之前就没了!当时,她还有有于身……孩子是遗腹子!”

    “!?”

    赫连肆眼波流转,掩饰不住的震惊与讶异。原来事实竟然是这样……他没有想到,怎么会想得到呢?

    该是多刻骨铭心的感情,才会让一个女孩子在丈夫亡故的情况下,坚持生下遗腹子……独自抚养其长大?

    欧冠声说完,又叹道,“哎……虽然事实是清楚了,但您和她还真不成了,您总不能娶个寡妇,还带着个孩子……”

    赫连肆手指抵住唇瓣,眯眼反问了一句,“为什么?怎么就不能?”

    “……”欧冠声惊愕,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总统,您这是……什么意思?”

    “出去做事!”赫连肆不想再回答这个问题,直朝他挥了挥手。

    “是。”

    只剩下了赫连肆自己,他才能冷静的想一想他和俞桑婉之间的问题。不得不承认,她是寡妇……这个现实,比起她已经嫁人有丈夫还是要好了很多。毕竟,她现在的确是单身。

    可是,他能娶她吗?

    问题不在于赫连家能不能够接受,现在的赫连家已经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赫连圩早已经退居二线,五年时间……他不至于还是个傀儡。

    但现实问题依旧存在,比如……在俞桑婉心里,她的丈夫还有多少分量?又比如,她还有个儿子,那个儿子,又是否能接受他成为继父?

    想着这些问题,赫连肆不自觉拨通了桌上的内线,“俞记者,你进来一下……”

    可是,那一头回答他的却不是俞桑婉本人,“总统,俞记者刚才出发了。”

    “……”

    赫连肆微怔,是啊!他怎么忘了……是他亲口说,让她走的。

    真是,他都特么干了些什么?

    ……

    结束一天的行程,赫连肆从行政楼门口出去,却看到警卫拦着个小东西。

    那个小东西肉呼呼的一团,不正是俞桑婉的儿子?

    一想到这点,赫连肆竟然紧张起来。心跳和呼吸都不由自主的加快……那种心情怎么说呢?生怕孩子会不喜欢他。俞桑婉没了丈夫,那么全副心神应该都在这个儿子身上了。

    小馒头是跟着傅宪林来的,乘着傅宪林不注意,又偷偷溜了。

    此刻正泪眼汪汪的仰脸乞求着警卫,“叔叔,就让我见一见总统叔叔吧!”

    警卫哭笑不得,深知能进入观潮的,一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又不好太苛责,“小少爷,总统很忙的……”

    “呜呜。”小馒头哭了,奶声奶气的声音,软糯的像是要化掉,“可是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他!”

    “你要告诉他什么?”

    赫连肆款步走过来,站在小馒头面前。

    “总……”

    赫连肆一记眼刀扫过去,警卫们立时识趣的闭上了嘴。

    “叔叔!”小馒头还记得赫连肆,上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哭得更厉害了,“你带我去见总统叔叔,小馒头要求求他……不要总是让我妈妈去那么辛苦、那么危险的地方。”

    小东西嘤嘤哭诉,“上一次是地震的地方,这一次是山沟沟……呜呜,我妈妈好可怜!她身体不好,吃不了苦的。”

    赫连肆面色僵硬,看来……他好像犯了个大错!这还没有开始笼络小家伙呢,就已经让他‘记恨’上了,怎么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