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9章 他是世上最好的

    这世上,有多少女人能够抵挡住这样的告白?这个人,的确是有这样告白的资格!

    只可惜,告白再动人,也不是俞桑婉要的。

    发型师给她换了个既年轻又庄重的发型,俞桑婉不显年纪,这么一倒腾,倒是衬得她比实际年龄还要小。

    赫连肆抿唇看着她,很是满意,“这样很好看。”

    握住她的手,出门上车,“定了餐厅,放心……没有别人,只有我们。”

    俞桑婉心惊,这是……要约会啊!

    也好,一次杏和他把话说明白,省的还留有什么余地。

    ……

    私人餐厅里,赫连肆和俞桑婉面对面而坐,赫连肆全程绅士般的体贴照顾。

    “谢谢。”俞桑婉客气礼貌的回应。

    双手从手袋里摸出那份调职申请,递到赫连肆面前。“总统,这个……给您。”

    “阿肆。”赫连肆没有去看那只信封,只淡淡说道。

    “啊?”俞桑婉一怔。

    赫连肆抿了口红酒,抬眸看她,“我说过,没有别人,你可以这么叫我。”

    “这个……”俞桑婉尴尬的扯扯嘴角,“您还是看看这个,其他的……再说吧?”

    “嗯?”赫连肆扬眉,抬手扯开了信封,打开来一看……他只瞄了一眼头上的‘调职申请’几个字,就没有淤继续看下去。手指轻轻一抬,就丢在了一边。

    “……”俞桑婉愕然,这是什么态度?

    赫连肆双手撑在胸前,摇摇头,“虽然我们的关系确实需要避险,不过……完全可以等到结婚的时候——”

    “咳咳、咳咳!”

    俞桑婉正在低头喝果汁,听到这样的话冷不防被呛着了,剧烈咳嗽起来。

    “慢点。”赫连肆微蹙了眉,抬手拍着她的背替她顺气,“要我喂吗?”sinx

    俞桑婉脸一热,忙摇头摆手,“总统,您别这样,我承受不起……”

    “怎么承受不起?”

    赫连肆勾唇,身子微微靠向她,双眸灼灼,“在地震区我说过,你救了我,我会谢你的——”

    “不……”俞桑婉刚一张嘴,就被赫连肆打断了。

    “要。”赫连肆态度坚定,“我……把我自己给你,也把这世上女人最尊贵的位子给你。”

    “……”俞桑婉惊愕,虽然是明白了他的心意,可是还是被他的直接给吓到了。

    赫连肆做这种事显然是没经验,些微赧然,“当然,我保证,我只在外面是总统……在家里,你是‘总统’……”

    心跳,噗噗的加快……纯粹因为这种气势如虹的告白方式,和对方是谁没有关系。

    “……”俞桑婉斟酌了片刻,心上说不出什么感觉,直言道,“对不起,我很感动……但是,我不能接受。”

    赫连肆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理由?”

    俞桑婉语滞,觉着再怎么也要给他点面子吧?一时沉默,没有说话。

    赫连肆猜测,“是因为身份悬殊?觉的自己配不上我?”

    “……”俞桑婉讶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赫连肆轻笑,“这个理由我不接受,要这么说……任何一个女人嫁我那都是高攀!现在什么年代?早就不讲究这些了。你不用自卑,我允许你高攀!攀吧!”

    这个人……太自恋了!俞桑婉听不下去了,乜了他一眼,“总统,您知道我父亲是谁吗?”

    “谁?”

    赫连肆问的很是不走心,“难不成身份很寒酸?没关系,你要是在意,我可以帮你解决……”

    “傅宪林。”俞桑婉冷冷报出父亲的名号。

    赫连肆一怔,那么一瞬没有反应过来,“谁?”

    “傅宪林。”俞桑婉笑容中颇有几分自得,“帝国最了不起的经济学家,就是我的父亲!我不随父亲姓,也没有刻意提及,所以……没什么人知道。”

    赫连肆很快反应过来,心情更是愉悦,“那很好,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问题?我可以立即下聘、通知内务准备婚礼——”

    “等等!”

    俞桑婉忙抬手阻止他,“总统先生,我想您真的误会了!我们之前的问题很大……算了,我还是和您明说吧!我之所以拒绝您,那是因为……我不喜欢您。”

    “……”

    赫连肆笑容僵住,因为这个答案,他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管理自己的表情了!

    他头一次喜欢一个女孩,头一次告白,竟然就被拒绝了!而且,理由还是这样打击人?

    好半天,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什么?”

    “嗯?”俞桑婉不理解,什么为什么?

    赫连肆叹息,“不喜欢我的理由,是什么?”

    “……”俞桑婉讶然失笑,“看来您真是不懂,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个要看感觉的,我对您没有感觉,不起化学反应,够明白了吗?”

    赫连肆的脸彻底黑了,他竟然被拒绝的这样彻底!

    他把那份申请拿了起来,一言不发先撕了。

    俞桑婉一怔,“总统,您……”

    赫连肆勾唇,神色渐渐恢复,“是因为那个乐正吗?我知道,他在追你……”

    “您?”俞桑婉是吃惊的,没想到赫连肆打听的这样清楚,“总统,我明白告诉您……我不喜欢您,和乐正没有关系,如果您这么不甘心,我不妨直言,我的确有喜欢的人。”

    这话,着实是一剂猛料!赫连肆口中发苦,心脏也揪痛起来。

    他蹙眉,口气很酸,“谁?”

    “他是谁我不会告诉您。”俞桑婉站了起来,拿起手袋,提到谨轩,她的情绪就要控制不住,“但是,我可以告诉您,他是这个世上我最爱的男人!也是唯一的爱人!”

    赫连肆眸光深沉,“他这么好?”

    “是!”俞桑婉握住手袋的双手在不停颤抖,“我经历过他的好,所以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喜欢上别人!”

    说完,拉开椅子多门而出。

    那一刹那,眼泪再度落下……

    “谨轩,无论过去多少年……你离开带来的伤痛,都不会减少半分!”

    门里,赫连肆慢慢攥紧双手,终于有了心动的女孩……就这样放弃?笑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